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42章:千古第一书法威力,妖孽啊
    白衣老头走了,杜变依旧没有离开梦境。

    因为他要对《兰亭集序》做出一定的修改,比如第一句永和九年,岁在癸丑。这就一定要改成这个世界的年号和时间,还有里面出现的人物,也要做出一定的修改,不过修改的幅度并不大,只要用这个世界的年号和人物替代便可。

    之所以一开始不修改,是因为要学习里面每一个字的神韵和味道,只有掌握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有这个底气去稍作修改。

    为了以防万一,他又在梦境中临摹了其他一些人的作品,比如他最最喜欢的米芾,还有张旭的狂草,甚至还有弘一大师的魏碑。

    当然,只是深入浅出地临摹学习了几遍,水平是绝对比不上他临摹的《兰亭序》。

    但是因为在梦境中他的脑域相当于现实的十倍,所以临摹这些大家的进度也非常之快。很快就能够临摹其形,至于其神还比较远。

    ……

    杜变一直沉浸在梦境之中,忽然被一阵轻呼声吵醒。变睁开眼睛,外面已然天亮。

    “小主人,该起身了,距离比试开始只有不到半个时辰了。”外面的小太监紧张而又恭敬道。

    杜变起床,发现李文虺已经站在他的门外,紧张地踱步,如果不是时间紧迫,他是绝对不会让人喊醒杜变的。

    他赶紧起床洗漱,和李文虺一起吃早饭。

    “如何?”李文虺问道。

    杜变道:“十拿九稳。”

    李文虺喜之。

    ……

    第三日的书法比试,正式开始!

    依旧是每一个学院派出五名代表参赛,当然阉党学院仅仅只有杜变一人,加起来十一人参加书法比试。

    十一人,站在十一张桌子面前。桌子上摆着最好的笔墨纸砚,还有专门的磨墨的。

    此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杜变的身上,这个小太监过去两天的表现实在是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球,完全猝不及防啊,就这么赢了两场。

    今日,且看他能不能再创造奇迹?能不能赢得广西第一才子崔孚这个死对头。崔孚这个广西第一才子,可是真正的书画双绝,大约相当于宁羽的琴艺水准。

    一个小太监已经为杜变磨好了墨,杜变拿起毛笔,闭上眼睛开始回味在梦境中的感觉。

    然后,将现实中的一切抛之脑后,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再一次眼睛,杜变已经进入了忘我境界,眼中只有手中的笔。

    蘸饱了笔,杜变直接挥毫泼墨,开始在上好的宣纸上撰写千古第一书法《兰亭集序》。

    他仅仅写了几个字,张阳明等人几乎就倒吸一口凉气,猛地从座位上站起。

    而欧阳潭和祝无涯脸色瞬间苍白,互相对视一眼。

    前太子少傅桂东央和广西巡抚骆炆更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们都是书法的精英,当然一下子就看出了杜变所撰写《兰亭集序》的惊人之处。

    又是一个千古名篇啊,又是一个千年不遇的艺术杰作啊。

    甚至这幅书法作品比前两天的那个《广陵散》还要杀伤力更大。

    崔孚的书法造诣是很高,但也只是学习先贤的。而杜变这幅作品的书法风格,完全是没有见过的,虽然功底稍显稚嫩,但已经开始开创派系了。

    诚然,因为被杜变修改过几处地方,但这篇文章依旧是上上佳品。但最关键的字,美到直接印入人的脑海之内,几乎无法拔出了。

    每一个字,都感觉有一种惊鸿一瞥,惊艳无伦的感觉。

    最最关键的是,这幅书法作品没有模仿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先贤啊。乍一见到,简直让人屏息。在文人士大夫眼中,这简直就是一个绝世佳人,尽管还有些稚嫩,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那也是绝世佳人,和那些靠化妆打扮出来的庸脂俗粉比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

    只要眼睛不瞎,任何一个士大夫都不会将它遗落。而如果将它遗落了,要么是眼睛瞎了,要么是居心叵测。

    总之,杜变的这幅作品完全是不可战胜的啊。

    牛逼就牛逼再从未见过,并非模仿。

    这个杜变,真他妈的是一个妖孽啊!

    沉浸在自我世界的杜变,酣畅淋漓,一气呵成,把《兰亭集序》的四百多个字全部写完,满满的一卷宣纸。

    写完之后,杜变站在桌子面前欣赏,都忍不住骄傲。

    尽管这是临摹的,但水准确实极高,比在梦境系统最成功的那一股还要好,和真迹的相似度已经超过了99%了,要说不足也仅仅只是神韵和功底,这是需要时间历练的。

    然而,就这个水准已经足够秒杀全场了。

    崔孚作为广西省第一才子,原本书法水平是极高的,写出来的字也极其惊艳。但是他学习的是五百年前的书法大家颜驳,简称颜体。

    或许他是写得非常非常好,但是颜体在这个世界已经被学习得太久了。如果没有杜变这幅《兰亭集序》的出现,崔孚的书法作品还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然而有了杜变这幅杀手集的作品,不仅是崔孚,连同其他所有人的作品都显得黯淡无光。

    杜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站着另外一个中国几千年历史文明。

    崔孚作为广西第一才子,而且十七八岁就中举,还是广西解元,他当然是年少得志,在进行自己书法作品创作的时候内心是傲慢的,是充满了表演欲的,是洋洋自得的。他没有把任何人当成对手,他觉得自己是今天的绝对主角,其他人都是陪衬。

    至于杜变?

    老实说崔孚完全没有在书法上和他一较高下的意思,太跌分了。

    我崔孚的对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你们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才是书法,这才是才子!

    “尽管我背后没有长眼睛,但是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在看我,都在内心惊呼。”

    “所有年轻男人都在妒忌我,所有女子都在爱慕我,所有的年长者都在欣赏我,恨我为何不是他们的子弟。”这些都是崔孚内心的最真实独白。

    写完之后,崔孚用最完美的姿态,将毛笔放下,然后等待着所有人的掌声和夸奖。

    然而……

    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所有的目光都不在他的身上,所有的目光都在杜变的身上,准确说是在他的作品上。

    崔孚傲慢的目光朝着杜变的《兰亭集序》瞄了一眼,然后瞬间头皮发麻,背后一凉。

    “我艹……,杜变我艹你娘!”

    崔孚的书法造诣很高,一眼就看出杜变《兰亭集序》惊人的艺术成就。关键这是一幅全新的书法作品,没有学习任何人没有师从任何人,这是一个全新派系的书法。

    这幅《兰亭集序》比之前杜变演奏的那曲《广陵散》还要震撼,还要充满杀伤力。

    这是一个杀手级的作品,几乎是谁碰谁死啊!

    崔孚在任何时候都是主角的,而在此时,竟然活生生沦为了陪衬。

    然而此时更觉得难受的便是唐严,他为了逼迫李文虺妥协,不惜在最后一天退出比赛,本想将李文虺逼上绝路让张若竹上位。

    然而没有想到,就算没有他唐炎,杜变竟然表现的更加惊艳。

    为什么啊?凭什么啊?

    这杜变不是一直倒数第一吗?为何会有如此可怕的才华?

    ……

    接下来,打分的时刻到了。

    欧阳潭毫不掩饰,目光直刺刺地望着桂东央和骆炆,尽管他的地位不如这二者。但党派利益为重,这个时候就不要怪他咄咄逼人了。昨夜桂东央和骆炆都已经答应徇私舞弊让崔孚在书法大赛上获胜,那此时就必须站出来颠倒黑白。

    前太子少傅桂东央,广西巡抚骆炆二人谁也不愿意先开口。

    如果是不相上下,甚至哪怕杜变稍稍出色一点点,他们都可以指出破绽,强行压低杜变的分数。

    然而,杜变拿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开宗立派的书法经典作品,是注定要青史留名的。尽管还稍显稚嫩,还需要时光的打磨,但那也是要青史留名的。

    今天谁否定了这个《兰亭序》,谁就会在历史上留下臭名。

    他骆炆不愿意,桂东央更加不愿意啊。

    哪里来的小太监啊?太妖孽了啊,这是要害死人啊!

    ……

    注:大佬们,推荐票,来砸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