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41章:围棋夺冠,书法核弹
    在场的几个大佬真的再一次惊了,昨天杜变在琴艺上赢了宁羽还可以说是运气。但今天在棋艺上赢了了,那可是真正的实力了。

    本以为阉党学院派杜变一个人出战是一种另类的投降和抗议,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那么牛叉啊。

    欧阳潭和祝无涯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如果让杜变赢了今天的比赛,那局面就有些危险了。

    “放心,没有人是张弈几的对手,杜变也不会是。”旁边的副山长道。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安心下来。

    没错,张弈几在棋艺上真的是不败的,不仅仅在广西行省,乃至在整个南方都没有一人是张弈几对手。

    足足几年了,张弈几未尝一败。

    而且张弈几这种可怕的棋艺几乎是天生的,而不是靠后天之努力。不管多么艰难的棋局,张弈几都迎刃而解。

    如果说书画造诣是需要时间的积累,那围棋完全是靠天赋了。古往今来的棋王,棋圣,有多少都是二三十岁的?数不胜数!

    甚至绝大多数年轻的棋王棋圣都是不败的,直到年纪大了精力不济,方才尝到失败的滋味。

    而张弈几,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才,不败的天才!

    ……

    今日的最终决赛开始了。

    谁也没有想到的杜变竟然杀到了决赛,坐在了天生国手张弈几的对面。

    所有人几乎屏住呼吸,看着二人对弈。

    果然,二人杀得难分难解。

    但是,吓人的一幕又再一次出现了。杜变依旧不需要任何思考,每一次都直接落子,依旧是秒下棋。

    不过张弈几完全不会受到他的影响,步步为营,该怎么下就怎么下。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五个小时过去了……

    欧阳潭和祝无涯身体开始一点点冰冷,因为局面对张弈几越来越不利了,而这个杜变依旧不需要任何思考,直接落子。

    今天的棋局果然也昨天晚上预演的那样,没有一步差错的。

    六个小时后,张弈几手中的棋子久久不能落下,走一步看几步,他发现不管怎么下都是输了,没有希望了。

    “唉,我输了。”张弈几叹息一声,弃子认输。

    全场先是一片司机,然后一阵哗然,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震惊之色。

    这应该是一个伟大时刻吧,许多年不败的少年棋王,竟然被终结了!

    这个时候大家是不是应该表现得严肃一些,在见证这个时刻啊?可是杜变这么不严肃的样子,好像让人很难严肃啊。

    但是接下来张弈几的举动出乎了杜变的意料,他站起身后,朝着杜变鞠躬道:“多谢杜兄,让我输了这一局,让我重新找到了博弈的快乐。”

    杜变赶紧收起了所有的玩世不恭,朝着张弈几弯腰道:“多谢张兄,谢谢!”

    ……

    三大学府大比试的第二天结束,杜变代表阉党学院,再一次大获全胜!

    杜变还没有下场,立刻被一群阉党武士抬起来,拼命第往空中抛。

    真是太高兴了!

    这些阉党武士每一次都护送队伍来参加三大学府大比试,每一次都输得灰头土脸,每一次都被人讥笑得无法抬头。

    而这一次终于赢了,尽管距离最后的胜利还有距离,但已经足够让他们扬眉吐气。

    ……

    南海道场的密室内!

    “明日杜变,如论如何都不能赢了。”欧阳潭斩钉截铁道:“李文虺不能上位,这是我们两派的共识。”

    除了祝无涯和欧阳潭之外,密室内还有另外两个人,广西巡抚骆炆,前太子少傅桂东央。

    “两位大人德高望重,名声胜过了生命,所以明日之书法比试当然是要公正。”欧阳潭道:“但是比起个人的名誉,我觉得党派的利益更加重要。如果张若竹入主东厂执掌阉党,那么双方还会有默契,甚至谋取共同利益。如果让李文虺这个冷面杀神上位了,今后大家的日子都不要过了,此人就是陛下的一条恶犬,冷酷无情,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唉……”骆炆点了点头,道:“我心中有数了。“

    前太子少傅欧阳潭叹息道:“早知道我不该来的,看来是要晚节不保了。”

    欧阳潭道:“也不尽然,崔孚在书法和国画的水准是极高的。这杜变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全才,琴艺和棋艺如此了得,书法和绘画上的造诣,就很难讲了。”

    祝无涯道:“虽然崔孚贤侄十拿九稳,但要确保万无一失。所以就拜托两位大人了。”

    接下来,祝无涯和欧阳潭深深拜了下去。

    “好吧,我们都知道该怎么做了。”桂东央道:“明日,这位杜变如论如何都赢不了了。”

    ……

    而与此同时,李文虺也和张阳明进行密谈。

    此时的李文虺已经从振奋变得紧张了,因为之前完全没有赢的希望,而此时竟然距离胜利如此之近,让他怎么能不紧张万分。

    “首先,我对杜变是不满的。”张阳明愤道:“他棋艺水准如此之高,为何昨日和我对弈却假装输掉?他这是不信任我的为人。”

    李文虺赶紧拜下道:“他还是一个孩子,请阳明公务必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张阳明道:“当然,尽管我不喜欢他这样。但是明日我依旧会秉持公正,如果有人试图徇私舞弊,我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李文虺再一次深深拜下道:“多谢阳明公。”

    ……

    此时的杜变,来不及进行庆祝,早早就睡下了,迫不及待第进入了梦境!

    明日的书法比赛会非常之艰难,杜变的书法造诣肯定是不如崔孚这个广西第一才子的。

    所以他想要赢,必须和《广陵散》一样,砸出一个千年不遇的绝世名作,直接把人给震到,让人忘记他的书法造诣不如崔孚的事实,直接用作品秒杀。

    那么中国几年前的文化中,究竟哪一副书法作品最为震撼?称之为举世第一呢?

    当然是书圣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在书法界这完全是核弹级的作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而最最关键的是,这个世界没有晋朝,没有王羲之,没有《兰亭集序》。杜变把这个书法圣品砸出来,只怕杀伤力比《广陵散》还要惊人啊,谁要是敢否了《兰亭集序》,那么他大概会成为文人集团中的笑柄。

    所以书法的比赛虽然很难,但反而是最稳的一个。

    接下来杜变只需要拼命第临摹《兰亭集序》,利用他十倍的脑域开发,临摹一千遍,一万遍,最终达到和原版真迹99.9%的相似度,就绝对稳赢了。

    而且只要在书法上赢了,最后一天的绘画都不用比了。而绘画比赛对于杜变来说,应该是最最没有把握的了。

    不管是郑板桥的竹子,还是齐白石的虾,都很难稳赢。

    中国古代历史绘画作品中的杀手级作品应该是《清明上河图》,但这幅作品实在太难太难了,一夜梦境杜变是学不下来的,更不可能99%的临摹,这毕竟不是书法。

    而且最关键的是,就算杜变临摹下来又有什么用?

    清明上河图描绘的是宋朝的汴梁,而在这个世界并不存在这个城市。一旦不存在,那么这幅画的杀伤力就减弱了许多了。

    所以,明日的书法一定要赢,而这个《兰亭集序》也一定能够秒杀全场。

    果然,在梦境中出现了《兰亭集序》的真迹,那个白衣老头又一次出现了,只不过他的面孔再一次发生了变化,竟然仿佛变成了王羲之的样子。

    梦境中,在白衣老头的指点之下,杜变一遍又一遍第临摹《兰亭集序》。

    十遍,一百遍,二百遍……

    杜变发现,哪怕仅仅只是临摹也很难啊,想要达到90%的相似度很简单,但超过95%以上的时候,就非常之艰难了。

    画皮难画骨啊。

    学会《兰亭集序》的外形很容易,但想要学会它的神,就太难了。

    换成普通人,根本就学不会。幸好杜变在梦境中脑域被开发了十倍,而且有白衣老头这个仿佛是王羲之的真身亲自讲解。

    每一次讲解,杜变都安静下来,足足领悟很久,再重新动笔临摹。

    在梦境中,时间过去了一天又一天,一天有一天。

    杜变临摹了五百遍,八百遍,一千遍。

    领悟了十次,二十次,三十次……

    他临摹出来的《兰亭序》逼真度越高越搞。

    95%,96%……

    最终,达到了99%!

    “可以了,足够了,在没有真迹的对比下,你临摹的《兰亭序》看上去已经毫无破绽,已经能够战胜你的任何对手了。”白衣老头道,然后他直接消失不见。

    ……

    注:杜变装逼指数达到99%,继续爆,继续爆,推荐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