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40章:围棋比试,大发神威
    接下来,白衣老头和第一个对手对弈。

    此时作为旁观者,杜变采发现明日的第一个对手竟然是雌儿,又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妹子。不过这个妹子皮肤雪白,却又浓眉大眼的,显得英姿勃发,偏偏长得又很美。

    这样的女人杜变在现代地球睡过两个。优点是深情热烈,缺点是性格直一根筋,而且睡了之后甩不脱。偏偏感情观世界观都很单纯,甚至会出现明明二十几岁了,打扮性感,上床之后发现是处女这种事情,就问你惊悚不惊悚?

    不知道这妹子是谁?

    当然这些念头在杜变脑子里面只是一闪而过,他还是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对弈的棋局上,记住双方下的每一步棋。

    这个女扮男装的妹子刚才赢杜变不费吹灰之力,但是遇到了这个白衣老头,真的只有被屠杀的份,水平差距实在太大太大了。

    仅仅半个多小时后,白衣老头大获全胜。

    “记住,明天就这么下,一步也不要出差错,你必胜无疑。”白衣老头道。

    “是。”杜变道。

    接下来要面对的是第二轮对手,正好是漓江书院的宁羽,他的棋艺虽然不像琴艺那么高,但也绝对非常之出色了,遇到杜变这样的对手,一个打十个都没有问题。

    不过,梦境中的这个白衣老头棋艺实在太牛逼了,完全把宁羽杀得面如土色,仅仅45分钟就就大获全胜,宁羽弃子认输。

    最后遇到的对手,便是这次三大学府中棋艺最高的张弈几,从他十七岁之后就未尝一败,真正的天才。

    他和白衣老头,真是算得上顶尖对决了,两人在棋盘上杀得天昏地暗,险象环生。

    最终,白衣老头还是要强上一阶,经过三个小时的对决后,张弈几弃子认输。

    “好了,这就是你明日的棋局,给我死死记住了。”白衣老头道:“接下来,我来扮演你明天要遇到的对手,会跟刚才的下棋步骤一模一样,我们进行模拟。”

    “是。”杜变道。

    接下来,杜变扮演自己,白衣老头扮演明日会遇到的对手,开始模拟明天的围棋比赛。

    一遍,两遍,三遍……

    足足十几遍后,杜变把每一步都记得清清楚楚,毫无差错了。

    “老师,万一明天这些对手不这样走怎么办?万一出现差错了?”杜变问道。

    白衣老头道:“不会有差错,因为这是棋局,每一个人走的每一步棋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偶然。”

    “是!”杜变。

    ……

    次日,三大学府大比武的第二场比试开始!

    总共七个人参加围棋博弈,首先进行抽签,其中会有一个人轮空。如果抽到轮空签之人,就可以不用比赛进入第二轮。

    不过杜变没有这个运气,这个轮空签被张弈几抽中。

    而杜变抽中的对手果然和昨天晚上梦境中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今天现实中见到显得更为真实。

    杜变自己看自己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果然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妹子。尽管胸口扎得很紧,但还是鼓了出来,而且她几乎和杜变一样高。

    这妹子眼睛大,鼻子高,真正浓眉大眼,挺直鼻梁,精致嘴唇。一张美丽的脸蛋显得英姿勃发,端是诱人得狠。

    不知道为何,这个女扮男装的雌儿对杜变充满了莫名的敌意。

    “昨日你胜之不武,你只是走了狗屎运见到了一个绝妙的琴谱而已,论琴艺你不但比不上宁羽,连萧别离师兄你也比不了。”接着她目光变得冰寒道:“你一个卑贱的小太监,竟敢非礼崔娉婷姐姐,要不是在南海道场内,我早就一剑杀了你了。”

    杜变问道:“你和崔孚什么关系?”

    “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这女子脸蛋微微一红冷道:“棋艺没有投机取巧,没有运气,完全依靠实力。不需要崔郎,不需要宁羽师兄,更不需要张弈几师兄。这一局棋半个时辰之内我若不能赢你,便……”

    杜变道:“我就在你脸上写一个丑字,如何?如果我输了,你也在我脸上写一个大大的丑字,为你的崔娉婷姐姐报仇,讨好你的崔孚如何?”

    杜变已经知道这女子是谁了,祝玉双。南海道场山长祝无涯的女儿,被捧为南海道场第一美女,难怪这么骄纵。

    而且听她的口气,祝氏和崔氏这两个文武家族打算进行联姻。崔孚作为广西行省第一才子,这祝玉双已经心中暗许,所以对情郎的敌人尤其痛恨厌恶。

    “好,一言为定。”祝玉双冷笑道:“我拜的是天下名师,学棋十几年了,若半个时辰内不能赢你这样的货色,以后再也无脸下棋了。”

    然后,两人开始下棋。

    全场许多人的目光都盯着杜变和祝玉双的棋局,李文虺,唐严,祝无涯,欧阳潭,还有崔孚。

    只不过经过昨天晚上和张阳明的对弈之后,李文虺心中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昨日杜变的棋艺水准实在是太差了,完全是非常业余。

    此时,一个人快速跑到祝无涯身边低语了一句:“杜变是京城杜氏家族的棋子,从小喜欢自娱自乐把弄乐器,尤其擅长古琴,喜欢小动物,但是棋艺水准一塌糊涂。”

    祝无涯点了点头,和欧阳潭道:“放心,不会有什么差错。”

    然而……

    等到杜变和祝玉双开始对弈的时候,祝无涯和欧阳潭脸色都变了。

    因为杜变几乎不用思考,每一步棋下得飞快,而且咄咄逼人,仅仅一刻钟后就占据了优势。

    一开始祝玉双这个女人还优越感十足,连拿着棋子的手势都显得傲慢无比。但没过多久,脸色苍白,神情震惊。

    半个多小时后,祝玉双已经苦苦支撑。

    一个小时后,祝玉双弃子认输,大败!

    杜变笑道:“祝小姐,我们的赌约还算数吗?”

    祝玉双盯着杜变的面孔,猛地站起身离开,一分钟也没有停留,至于想要在她脸上写丑字?完全是做梦了。

    然而几分钟之后,祝玉双重新回来了,一脸寒意站在杜变的面前,只见到她漂亮的脸上用毛笔写了一个大大的丑字,她竟然自己动手了。

    “愿赌服输,不过我的脸不是你这个阉党能够触碰的。”祝玉双道,然后又傲娇地离开。

    全场一阵错愕,不知道祝玉双演的是哪一出?而南海道场的男学员望向杜变的目光充满敌意,这个混蛋竟然敢让他们的女神出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杜变心中也好一阵错愕:“真是好耿直的妹子啊,好多年不见了。”

    这种妹子真心不能招惹,睡了绝对甩不脱。不过如果把她睡了,给崔孚戴上一顶绿帽子,还不是美滋滋?

    当然很快杜变就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了,这种耿直妹子你睡了她又不负责的话,她会跟你玩命的。

    ……

    欧阳潭低声道:“怎么回事?为何要让玉双上,她的棋艺明明很一般。”

    祝无涯脸色尤其难看,道:“是我宠坏了,她硬说要给崔娉婷出气,而且对自己的棋艺非常自负。平常大家都让着她,使得她觉得自己的棋艺已经非常高了,所以兴致勃勃出战。”

    接着,祝无涯道:“因为有张弈几这个国手在,玉双的输赢并不重要。”

    欧阳潭点了点头,杜变赢了祝玉双虽然是一个小惊吓,但是也无碍大局,毕竟是祝玉双的棋艺太差。

    很快,另外两场对弈也结束了。

    宁羽和另外一人,都轻取了对手获得胜利。

    接下来开始第二轮抽签,杜变果然抽中了宁羽。

    “结束了。”漓江书院的副山长道:“这个杜变没有资格和张弈几对弈了,他绝对不是宁羽的对手。”

    祝无涯和欧阳潭都点了点头,宁羽出身名门,他的棋艺虽然不如琴艺,但水准也极度之高。刚才看杜变和祝玉双下棋,虽然赢得利落,但可以看得出很莽撞,水平是不高的,根本不是宁羽的对手。

    甚至可以说,以杜变的围棋水平连和宁羽对弈的资格都没有,水平天差地别。

    现在唯一的悬念就是杜变究竟会输得多惨!

    宁羽坐下来之后没有半句废话,直接落子。他是从内心深处瞧不上杜变的,哪怕昨天杜变在琴艺上赢了,但那完全是运气好,捡到了一个千年不遇的名曲古谱,真正论琴艺杜变还差得远。

    然而,很快让所有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杜变的落子依旧很快,每一步都仿佛不需要任何思考,完全是秒落子。

    一开始宁羽不愿意在场面上输给杜变,也跟着秒下。但是渐渐地他就支撑不住了,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

    然而杜变,依旧是秒下,一秒钟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而且还一幅等得不耐烦的样子,最后甚至躺在地上发呆,实在是嚣张跋扈之极,完全不将宁羽放在眼里,就仿佛和三岁小孩在下棋一般。

    杜变能不秒下吗?因为他早就背得烂熟了,而且对手下的每一步棋果然都和昨夜梦境中一模一样,想要不赢都难啊。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两个半小时……

    宁羽脸色越来越红,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左支右绌,越来越难以应对,太阳穴上的青筋都暴起了。

    最终他发现自己走投无路了,必须要承认一件事情,他又一次败给杜变,这个被称为废物的小太监。

    “我输了!”宁羽一脸屈辱地弃子认输,头也不回第离开了。

    所有人完全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杜变竟然杀到了决赛局?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竟然要和不败棋王张弈几对弈?

    ……

    注:我杜变,装逼已经完全停不下来了!快,快给我打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