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39章:旗开得胜,惊爆眼球
    终于……

    终于再一次听到了陌生的神曲了,终于不用天天听李玉年先生的《江月》了,虽然很好听,但是听了五百年了,中国的士大夫耳朵也听腻了。

    杜变继续演奏千古第一装逼神曲《广陵散》。

    听到一分钟的时候,张阳明觉得这是几十年不遇的绝妙之曲。听到两分钟的时候,张阳明觉得这是百年不遇的名曲,听到三分钟的时候,张阳明觉得这是千年不遇的名曲。

    而快要听完的时候,张阳明已经泪流满面。

    因为在这首曲子中,他听到了自己一生的境遇。那种对现实的痛苦和无奈,想要逃避又无处可逃的悲哀。那种避世易,却又躲避不了心灵之寂寞。

    而其他三个评审,虽然在学术水准不如张阳明,但清一色都是大儒。所以听到这曲子之后,顿时感觉到这完全是为他们而作的。

    《江月》虽好,但太通俗了。他们这些顶级的士大夫,要的就是曲高和寡,要的就是阳春白雪,要的就是寂寞,要的就是九天云外,要的就是绝大多数人听不懂。

    而在场的其他观众,一开始还在交头接耳,因为他们没有觉得有多么好听。但是见到张阳明,桂东央等大师如此激动,便也安静了下来。

    我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五分钟后,杜变弹奏完毕,要进行打分了。

    ……

    四个评审大师静静无言,仿佛非常为难。

    凤梧侯柳无欢道:“还是我先来吧,我是一个吃喝的闲人,就算说错了什么也不要紧。”

    柳无欢虽然是个侯爷,但也是一个富贵闲人没有什么权力的,不像是镇南公爵是帝国在西南的擎天玉柱。

    “首先,这位杜变先生的琴艺水准是不如宁羽的。”柳无欢道:“但也已经非常之出色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要给他99分,就这样。”

    众人咂舌,杜变的分数竟然和宁羽一样。

    接下来是广西巡抚骆炆,他足足想了一会儿,道:“我也必须申明,杜变的琴艺和宁羽有差距。但是他的曲子是从未听过的,而且境界比起《江月》要高出很多,大概千年之内很难再出现第二首了。这是一个很……伟大的时刻,我给99分。”

    前太子少傅桂东央道:“99分,很快这首曲子会成为文化瑰宝的。”

    张阳明为难了,道:“三位把难题交给了我,那我就来解决这个难题吧,99.5分。原因很简单,这个曲子不能输,如果输掉的话,我们会沦为历史笑柄。”

    最终,杜变的平均得分以0.1分左右优势超过了宁羽,成为了琴艺的第一!

    全场发出了完全不敢置信的惊呼,杜变的这首曲子有那么好吗?完全听不出来啊,也没有觉得多好听啊。

    然而,四个评审可都是超级大人物,是不可能被收买的,所以这个分数绝对是公正的。

    在场大多数观众不由觉得自卑,看来还是自己境界太低啊,欣赏不了这么牛逼的曲子。

    而四个大人物见到在场所有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心中别提有多么爽了。

    这样神曲岂是你们这等俗人能懂的?如果你们都懂了,那我们还怎么装逼啊?

    而此时杜变心中只有一个声音:“赢了!这千古第一装逼神曲还真是牛啊,哪怕自己的演奏水平比宁羽差不少,但还是赢了他,哈哈哈哈哈!”

    然后,杜变决定以后再也不弹奏这《广陵散》了,因为他自己也觉得不好听啊。

    而此时最最不敢置信,最最狂喜的当然就是李文虺了,他对这次大比试真的完全不抱希望的啊,谁知道杜变竟然给了他这么巨大的惊喜,竟然首战得胜。

    莫非这个孩子真的是上天派下来给他的,给阉党的,给整个大宁王朝的天才?

    而此时,阉党学院的那四个书生太监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这曲子又那么好吗?没听出来啊?凭什么赢宁羽啊?

    但是他们是不敢质疑的,因为宁羽自己都没有站出来。

    此时漓江书院的宁羽心中只有几个字:“日了狗了!”

    他是真正的琴艺大家,当然知道这曲子对士大夫杀伤力有多大,甚至他自己也非常渴望立刻弹奏这首曲目。

    遇到这样千年不遇的神曲,只要杜变的演奏水平还不错就赢定了啊。

    非战之罪啊!

    张阳明忽然问道:“杜变,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广陵散。”杜变道。

    “好名字。”张阳明拍桌子道:“这样的绝世名曲你能够让他重见天日,而不是掩埋在古谱废墟之中,你真是立下了大功了,仅仅因为这首曲子,未来历史上会留下你的名字的。”

    没有人认为这曲子是杜变写的,要他敢说是自己写的,保证会被人揍死。

    接下来张阳明宣布,三大学府大比武的第一天比试结束,广西阉党学院获胜一局。

    ……

    返回住处之后,一直以来几乎滴酒不沾的李文虺,足足喝得一大壶烈酒,然后兴致勃勃第在庭院中舞剑,实在是太高兴了啊!

    而另外一间室内,两位大佬静静不语,漓江书院的山长欧阳潭和南海道场山长祝无涯。

    这次的三大学府大比武,真的完全说得上十拿九稳的。尤其当李文虺将那四个精心培养了四五年的书生太监也开革出比赛之后,阉党学院更是连一点点翻身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但没有想到杀出一个杜变,竟然赢了第一天的比试。

    “不会出现意外差错吧。”祝无涯道。

    欧阳潭道:“应该不会,毕竟这杜变今日之所以能赢完全是机运,恰巧捡到了一本绝妙的琴谱,其实论琴艺他差宁羽许多。”

    祝无涯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明日的围棋就没有运气一说了。不要说张弈几,随便跳出来的一个好手都能够赢他。”

    欧阳潭道:“这次大比试可绝对不能有半分差错,否则你我都很难承担责任。”

    祝无涯点了点头。

    因为这一场大比试可不仅仅关系到1500亩的学田,也不仅仅是阉党的尊严,而是李文虺的前途。

    李文虺武功高,手段狠辣,强硬无比。关键是他没有什么私欲,一心为公,一心忠诚于帝国和皇帝。所以不管是文官集团还是武将集团都不希望他上位,那样阉党会变得更难斗。

    李文虺绝对不能上位,必须借着这次机会把他赶下去,这是上峰下的死命令。

    ……

    杜变陪李文虺吃饭,张阳明前来拜访。

    “本已绝望之局,没有想到竟然出现了一丝生机。”张阳明兴致勃勃道:“来,杜变让我试试你的棋艺,看明日有没有可能赢。”

    杜变朝李文虺望去。

    “去吧。”李文虺道。

    然后,杜变和张阳明开始对弈!

    仅仅不到一个小时后,杜变就输了,而且输得落花流水,从头输到尾。

    “唉……”张阳明非常失落,他已经知道杜变的棋艺水准了,算得上是业余了。不要说比不上张弈几这个妖孽,连任何一个参加比试的学员都比不过,明日比赛绝对的倒数第一。

    “哈哈哈哈……”李文虺豪迈大笑道:“无妨,今日能够赢得一局已经是意外大喜,我怎敢奢望更多?杜变明日你尽可放开手脚,虽败犹荣。”

    杜变点头道:“是山长,那我回去休息了。”

    “去吧。”李文虺道。

    杜变告辞,他迫不及待第要回去睡觉了。

    因为他的围棋水准确实很渣,需要在梦境中好好练习,这应该算是真正的临时抱佛脚了。

    ……

    杜变躺下睡着之后,立刻进入了全新的梦境。

    不过,梦到的不是一个老头来教他下棋。而是梦到他和别人在对弈,细看之下,正是明天棋艺大比试要遇到的对手。

    按照赛制,明日的围棋比试,每一个学院可以派出三人应战,进行的是淘汰制。

    经过三轮的角逐之后,最终的两个获胜者进行决赛,谁赢了就是第一名。

    果然,仅仅不到一个小时,杜变就输给了第一个对手,而且完全是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而且对方实力已经算几个对手中最弱的一个了。

    输掉之后,那个白衣老头又出现了,将杜变骂得个狗血淋头,然后一步一步指点杜变,应该怎么赢眼前的这第一个对手。

    不过围棋这东西实在是太难了,就算在梦境中的临时抱佛脚也没有多大用处,很难一下子提高水平。

    于是,白衣老头放弃正常手段指点杜变,道:“我来和你的对手对弈,你给我细细盯住并且记住每一步,明天就按照我下的步骤来,拼命死记硬背,明天稳赢。”

    杜变道:“明天他们一定会根据梦境中的演示这么下棋吗?”

    白衣老头道:“一定会,每一个棋手的套路基本上是固定的。你只需将我们的棋局记下来,背下每一步落子就可以赢。”

    靠,这牛逼大发了。

    ……

    注:来来来,推荐票不要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