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36章:南海道场,最高裁判者
    车厢中,一片尴尬的寂静。

    “等到大比试的时候,你一句话也不要说,不管是琴棋书画,你一样都不要参与,不要给我们学院丢人知道吗?”一个书生太监打破了寂静。

    杜变如同白痴一样看着他,道:“我是山长的人,你确定要和我这样说话?”

    这话一出,对方脸色顿时一变。

    之前杜变曾经舍命为山长挡箭,但接下来山长也没有表示任何亲热的举动,所有人都觉得杜变的命运不会被改变,但今天山长竟然让他顶替了唐严,可见杜变所言不虚啊。

    顿时,这个教训杜变的书生太监就要露出谄媚的笑容,起身给杜变鞠躬行礼。变脸这种事情对于阉党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要脸就别做太监。

    然而,他却被为首的书生太监给拉住了,道:“我们读书人心中有争气,体内有骨气,怎么可以趋炎附势?”

    这话说得义正言辞,但刚才面对李文虺怎么半句话都不敢说了呢?

    其实是这位书生太监心机深,没有了唐严这次三大学府的大比试肯定是要输了。而一旦输了,李文虺的前途也就没有了,不但东厂万户的职位保不住,甚至连学院山长也做不了了,这对于阉党来说完全是丧权辱党,上一任山长就是因为输了大比武割了1500亩学田被罚去守陵墓了。

    所以他们觉得李文虺就要过气了,需要抱另外一条大腿了,那就是唐严,这才是真正的金光大道。

    “没有了唐严,我们是输定了,学院剩下的4000亩学田也保不住了。”为首的书生太监道:“我实在无法理解山长为何要这样,不如到了南宁之后我们去跪求山长收回成命,继续让唐严解元带领着我们去和漓江书院,南海道场战斗。”

    不得不说,这些人为了投机胆子真是大啊,为了巴结唐严竟然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

    ……

    南宁府距离桂林大约900里,一路风尘仆仆,整整三天之后才赶到了南宁府。

    南宁府虽然不是省城所在地,但不管是城市规模还是繁华程度,都丝毫不亚于桂林府。因为广西有很多土司势力,之前也多次爆发叛乱,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两广总督府的驻地都在南宁,一直到几十年前才迁去了广州府。

    南海道场在南宁城西,是一个占地上万亩的超级大庄园,里面马场,兵营,武器工厂等等一应俱全。说是道场,但实际上是古代一个偏向于武学的职业军校。

    广西民风彪悍,所以南海道场培养出来的弟子一直都非常出色,为帝国军团输出了几分之一的人才,风头完全盖过了周围行省的武院,甚至许多外省的将门都把子弟送到南海道场。

    南海道场完全是整个广西行省的骄傲,是一个谁也不能惹的巨大势力。

    快到天黑时分,李文虺一行人才赶到南海道场的大门口,前来迎接的是南海道场的副山长朱彪。

    “抱歉了李文虺大人,我们将主去迎接漓江书院的欧阳山长了,就由我来迎接您,希望您不要嫌弃我们怠慢了。”朱彪皮笑肉不笑道。

    他曾经是北方军团的一名副总兵,在一场战事中伤了后背,所以退到了南海道场做了副山长。而他口中的将主就是南海道场山长祝无涯,曾经的广西总兵官,在镇压土司叛乱立下了赫赫战功,资格非常老,地位非常高。

    此时祝无涯去迎接漓江书院的山长欧阳潭,而不来迎接李文虺,显然是带有轻视之意。不过这也非常正常,文官和武将集团虽然也有矛盾,但是在对阉党势力上双方是有共同利益的。

    就这些年,漓江书院和南海道场合伙坑了阉党学院多少田地了?整整六千亩,价值二十万两银子。

    “嗯,带路吧。”李文虺淡淡道。

    南海道场副山长朱彪道:“卑职已经准备了酒宴,为李大人洗尘,请随同我来。”

    李文虺道:“不用,带我们去住处。”

    “也好。”朱彪顺坡下驴,根本没有多少要真心请宴的意思。

    一行人来到了南海道场的一个院落中安定了下来,这片院子足足几十亩大上百间房子,安排几百人绰绰有余了。

    而唐严虽然不是广西阉党学院的人,但毕竟也是阉党的成员,所以也住了下来。

    住下来之后,几个小太监立刻为李文虺准备饭食。

    李文虺沐浴更衣后,正舒舒服服地泡脚,一名东厂武士进来道:“大人,张阳明先生求见。”

    顿时李文虺立刻起身,甚至顾不上擦脚直接穿上木屐出去迎接,这次不是装的,他确实从内心敬重这位张阳明先生。

    ……

    张阳明,这次三大学府大比试的最高裁决者。

    他是名满天下的大师,真正的大儒。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学术著作风靡整个东亚。他不管是去安南,朝鲜还是日本,都有无数的狂热者前来朝拜。

    不仅如此,他还是百年来唯一的三元及第者,连着中了解元,会元,状元。尽管他的籍贯在广西,但是他可是去江苏参加科举的,那可是科举考试的魔鬼省份。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那里的科举最难。

    此人的前半生简直是一个传奇,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大宁王朝的四品高官。

    但是,他的后半生却是一个悲剧,因为激进的改革得罪了文官集团和武将集团,在官场寸步难行。仅仅四十岁就辞官,返回原籍广西,避世专注学问。

    说来奇怪,他为官的时候,文官集团用所有的资源去攻击他,把他塑造成为一个恶魔,甚至派刺客去暗杀。而他辞官之后,这些文官集团又把他捧为圣人,士大夫的一面学术旗帜。

    正是因为他德高望重,而且为人刚正不阿。所以每一届的三大学府大比武的胜负都由他裁决,三方都没有任何异议。

    “拜见张祭酒。”李文虺当面弯腰拜下。

    “不敢,不敢。”张阳明赶紧扶住李文虺,道:“我如今是一介平民,当不得文虺这样的大礼。”

    李文虺还是一躬鞠了下去,真挚道:“在文虺心中,阳明先生永远都是明灯,都是我的老师。”

    张阳明扶起李文虺,叹息道:“文虺也年长了,如今也有白头发了。记得当年你从北冥剑派刺客救下我性命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

    北冥剑派,文官集团最大的武道合作者之一,在天下各个行省都有产业,富可敌国。张阳明担任泰州知府第一个清理的就是北冥剑派非法占用的田地,整整五千多亩。所以才导致北冥剑派直接派出刺客扮成倭寇刺杀张阳明,若不是李文虺保护,那一次张阳明就已经死了。

    “这次有唐严这个大才子相助,相比文虺是十拿九稳了。”张阳明笑道。

    “请喝茶。”李文虺先给对方奉上了茶水,然后道:“唐严不会参加这次三大学府的大比试了。”

    张阳明一惊道:“为何?”

    李文虺道:“临出发之前,对方提出让我收张阳明为义子,想让他未来继承阉党第一领袖的位置,我拒绝了。”

    张阳明眉头一皱道:“局势如此艰难,你们阉党内部竟然还这样内耗?”

    李文虺道:“哪一朝哪一代不是这样?”

    张阳明道:“但如此一来,你就必输无疑了啊。输掉1500亩学田还是小事,关键是文虺你的前途。”

    “时也,命也。”李文虺道:“当时接下这个烂摊子,我也就有了思想准备了。”

    张阳明想了一会儿道:“这样,我去劝说唐严,让他无条件助你。他作为阉党一员,本该无条件服从集团的利益。”

    “那就多谢了。”李文虺没有阻止,但是他心中是不当一回事的。

    张阳明年过六旬了,还是如此天真耿直,李文虺不忍拒绝他的好心。

    “来人,去请唐解元过来说话。”李文虺下令道。

    不久之后,唐严来了。

    一同来的还有参加大比试的那四个书生太监,他们直挺挺跪在李文虺的面前,叩首道:“为了学院的利益,为了阉党的利益,请山长收回成命,剥夺杜变参加大比试的资格,只有唐严解元才能带领我们获得胜利,之后唐严才能维护阉党学院的尊严和利益。”

    这四人果然读书读坏了脑子胆大包天,竟然借着张阳明在这里对李文虺进行逼宫了。

    ……

    注:虽是爽文,但也想写好人物。拜求推荐票包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