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35章:神曲,出战去南海
    梦境中。

    “我先弹一遍,你好好聆听,感悟,体会。”白衣老头道,然后仔细洗了手,用丝绸擦干,然后闭上眼睛酝酿情绪.

    足足好一会儿,仿佛已经进入了某种非常高深莫测的世界,接着开始弹琴。

    一首广陵散从指尖流出。

    白衣老头的表情已经不仅仅是投入了,完全是沉醉。

    而杜变闭上眼睛,仔细听着这千古第一装逼神曲。

    足足五分钟后,演奏完毕!

    白衣老头长长呼一口气,仿佛很艰难地从曲子的世界里面走出来。

    “如何?”白衣老头道:“可有什么感悟?当然不必勉强,这首曲子意境太高,能感悟个一两成就不错了。”

    杜变很为难,因为他觉得不好听啊,很寡淡,没有高潮,还比不上《铁血丹心》呢。

    但是他不敢说啊,这毕竟是千古第一装逼神曲,对文化人是有秒杀作用的,甚至可以上升到境界信仰的级别。

    然后,杜变装着陶醉的样子道:“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孺子可教也。”白衣老头道:“来,我们这就开始学习《广陵散》。”

    接下来,杜变一遍又一遍地学习弹奏这首千古第一装逼神曲。

    十遍,一百遍,一千遍……

    学着学着,不知道是不是被洗脑了,杜变竟然真的觉得这首曲子很好听,意境非常之高深悠远,仿佛直接可以直接触及那些文人雅士的心灵,仿佛就是他们内心的最高情操表达。

    杜变决定了,以后谁要是说《广陵散》不好听,就直接开喷,就你这个水准也配听《广陵散》,也就听个《十八摸》了。

    总之《广陵散》这曲子就是好听,就是牛逼,就是意境绝顶。谁要是觉得不好听,那就是没有水平,那就是庸俗。

    在梦境中,杜变不知道弹奏了多少遍,不知道学习了多久。

    或许是几天,或许是更久。

    而且,他在梦境中的脑域使用率超过现实的十倍,所以对乐曲的感悟能力也提升了十倍吗,学习的进度也提升了十倍不止。

    但就单单这一首曲子,还是练习了几千遍都不止。

    最后觉得自己真的不是用双手在弹琴,而是用灵魂。因为他完全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已经麻木了。

    不知道学习了多久,不知道演奏了多少遍。

    终于白衣老头道:“好了,差不多了。虽然不到我一半的水准,但是基本上已经是你的极限,再练习也没有什么上升空间了。”

    杜变硬是没有听出来这句话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

    “先生,我弹奏这首曲子能赢吗?”杜变小心问道。

    老头道:“除非那些听琴的人耳朵聋了,否则你这曲子一定惊艳全场。”

    杜变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

    “你好自为之,我去了。”老头一挥手,消失在杜变的梦境中。

    只觉得脸上一阵凉风,杜变直接醒了过来,外面已经快要天亮了,昨天在梦境足足呆了九个小时。

    ……

    杜变起床洗簌完毕,然后去学院的门口集合,等着出发前往南海道场。

    此时学院大门口有四个青年太监在翘首以待,甚至踮着脚往里面看,目光中充满了期待。他们当然不是在等杜变,而是在等待他们心目中的偶像唐严,一是因为崇拜,而是因为他们觉得唐严会是未来的阉党领袖,当然要提前来巴结。

    最最关键的是他们觉得有了唐严的加入,这一次三大学府的大比试就赢定了,他们也能跟在后面创造历史,哪怕作为配角也与有荣焉,跟在天才后面战斗肯定是爽的。

    结果他们没有等来唐严,却等来了杜变。

    “杜变?”其中一个太监道:“你来做什么?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这四个太监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挑选出来了,是最擅长于琴棋书画的。而且这五年他们什么都不用学,只需要专注于琴棋书画,毕业只有自然会有一个上佳的工作安排,就相当于现代院校的特殊委培生了。

    或许是在琴棋书画的世界浸润得久了,久而久之他们也觉得自己是高雅人,对阉党学院的其他太监学员都挺瞧不起的。而杜变在倒数第一的位置上足足呆了四年半,完全是渣渣中的渣渣,他们自然就更加瞧不起了。

    杜变懒洋洋地瞥了他们一眼,道:“我代表阉党学院参加三大学府的大比武。”

    “不可能!”为首的那个太监道:“我们的队友是唐严,而不是你。你才认得几个字?你懂得古琴有几根弦吗?你知道围棋有几个子吗?”

    “对,开什么玩笑。”另外一个太监道:“一天都没有学习过,竟然还有脸说代表阉党学院参加大比试。”

    这四个太监虽然互相也有矛盾,但对外是非常团结的,觉得自己学习了四年的琴棋书画等技艺非常高雅,容不得杜变去玷污。

    他们本还要去讨伐杜变,结果远处一个白衣胜雪的偏偏公子出现了。

    他,当然就是唐严。

    顿时,这四个参加大比试的书生太监立刻涌了上去,也顾不上讨伐杜变了。

    “拜见唐严师兄。”

    “拜见唐严解元。”

    “拜见唐大师!”

    “拜见唐老师。”

    不愧是阉党成员啊,一个比一个懂得谄媚,马屁拍得不要太过。

    而唐严高傲却又不乏亲切第朝着四个人点头致意,让这四个太监激动得满脸通红。

    见到唐严这浑然天成的贵气,杜变心中讽刺道:“就你这幅模样,明明就是世家公子,哪有半点阉党成员的样子?太监没有个太监样,还妄想做未来阉党领袖?”

    “唐师兄,这位杜变竟然说他取代您去参加三大学府的大比试,真是太可笑了。”其中一个书生太监迫不及待第告状了,就当作笑话一般讲了出来。

    谁知道唐严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确实退出了,或许就是这位叫作……”

    尽管刚才已经有人说出了杜变的名字,但唐严还是没有记住,在他眼中杜变就和路人甲一样。

    “对,杜变。”唐严道:“应该就是这位杜变顶替我,代表广西阉党学院参加三大学府大比试。”

    “什么?”顿时这四个书生太监顿时炸了,恨不得直接挥动拳头来揍杜变。

    “怎么可以这样?他杜变算的上什么东西?完全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渣渣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加入我们的行列,他有什么资格代表阉党学院出战?”为首的书生太监道:“让他去只会给学院丢人,不行,我们必须去禀明山长,让他收回成命。”

    “对,简直是有辱斯文,我们要有读书人的风骨,请上峰收回这个乱命。”

    而就在此时,那道特殊的脚步声响起,穿着威武朱服的李文虺出现了,淡淡问道:“是谁要见我让我收回成命啊?”

    顿时,四个书生太监立刻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别说请李文虺收回乱命了,就连抬头都不敢。

    而李文虺望着这四个人,眼中有说不出的失望。说来这四个人他也是注入心血培养的,结果书读的好不好另外说,关键这性格让人失望。

    你是阉党,这是一辈子都改变不了的事实。结果你读了两本书,学了一点琴棋书画就看不起阉党了,处处以读书人自居,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是可能的无耻可笑?

    还没开始打就瞧不起自己的战友,反而去仰慕自己的敌人,这完全是叛徒行径。

    李文虺瞥了一眼唐严面无表情,和几天前的器重如同天壤之别,他这个人很直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绝对不会虚以委蛇。

    “杜变,对你的这四个队友,有何感触?”李文虺问道。

    杜变道:“思想错了,没有根骨,书读得越多越反动。”

    “说得好,聪明的孩子。”李文虺道。

    此时,唐严这才正视杜变一眼,但也仅仅只有一眼。

    “学生唐严,拜见李山长。”唐严上前行礼。

    既然李文虺拒绝收他为义子,那唐严也就不用转到广西阉党学院了,自然也就不是李文虺的学生了。

    “怎么还不回去?”李文虺道:“这里距离广州挺远的,早些出发。”

    李文虺的态度非常冷淡,直接下了逐客令。

    唐严道:“三大学府大比试如此盛事,炎也想要见识一番。”

    “嗯。”李文虺点头,然后直接坐上了他华丽的马车,道:“出发。”

    那四个书生太监这才从地上爬起来,钻进那辆大马车里面,杜变也跟着进去。他们四人做一排,杜变一人做一排,双方对立,泾渭分明,排挤之意非常之明显。

    而唐严则骑上一匹名贵的骏马,姿态潇洒飘逸。

    “出发!”

    一声令下,一行人朝着南宁府的南海道场进发。

    ……

    注:给杜变一张壮行的推荐票吧!太监一去兮,要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