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30章:杜变,你这个感情人渣
    仅仅片刻后,血观音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毒瘾已经发作了,那种痛苦可怕的感觉又要来了。

    体内仿佛有一股可怕的烈焰,骨头筋脉里面仿佛有无数蚂蚁再爬,整个人都是疯狂暴躁的,而且周围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

    这种痛苦的感觉,真的让人恨不得死去。

    难道杜变这个小王八蛋配的药是无效的吗?不过这也很正常,他只是一个油腔滑调的奸诈小太监而已,炼丹学的造诣还比不上他血观音,连炼丹大师都治不了的病,他如何能治?

    血观音暗笑自己真是死马当活马医,才会把杜变当成救命稻草,而这小子只不过是想要苟活性命才欺骗自己能治所谓的鸦片之瘾。

    “等我发作结束之后,一定活生生将你的舌头割下来。”血观音心中恶狠狠道。

    那种熟悉的痛苦感觉猛地袭来!

    但是,紧接着体内另外一股能量涌起,一股迷离的感觉,阻击了原本的痛苦之感。

    杜变的药物发挥作用了,而且完全克制鸦片之瘾的发作,竟然是非常有效。

    血观音刚刚涌起的痛苦之感,此时竟然如同潮水一般褪去,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慵懒,迷离,还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悸动。

    她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女人,而此时积累了二十几年的女人感觉,竟然汹涌而上,完全抵挡不住。

    然后,血观音越来越迷离,眼眸水汪汪地望向杜变,觉得这个小王八蛋竟然是少有的俊美,他是一个奸诈的人,但细看之下却发现他奸诈得一点都不轻浮,反而是一种充满嘲讽的玩世不恭。

    药物的强烈感觉疯狂冲击着血观音,让她渐渐失去了神智,然后如蛇一般朝着杜变爬了过去,玉臂缠在他的脖子上。

    “你要做什么请随便。”杜变认真道:“但是请你记住,我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你,一切都是你主动的,等你清醒之后别赖在我的身上,我被你点住了穴道,一动不能动。”

    话没有说完,嘴唇一热,血观音滚烫的嘴唇已经吻了上来,封住了她的嘴。

    而后一阵风吹过,地下室的所有蜡烛都熄灭了,将一切迷人的画面都隐藏在黑暗中,唯有异样的声响。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躺在地上的血观音完全被香汗浸透了,可怕的鸦片之瘾已经过去了,那种异样迷离的感觉也散去了,从内心深处讲血观音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但是下一秒钟,血观音的剑就横在了杜变的脖子上。

    杜变安静道:“一切都是你主动的,我什么都没做,不关我的事,你凭什么杀我?”

    其实,杜变此时还是一个天阉,但除了不能真的发生那事,两人已经有了足够的肌肤之亲。

    “你的药有问题,你居心叵测。”血观音道。

    杜变道:“这药你给狗喂过了啊,可有问题?不信你再拿我的药去喂喂其他人,看是不是会像你一样?请你搞清楚,不是我的药有问题,而是你的人有问题。而且之前我就说过,我在楼上的大厅等你,你非要让我呆在这里,你把我玩了,一百两银子都不给我,还要杀我?”

    这话说得血观音有些恼羞成怒。

    杜变又一连串质问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你究竟是痛恨,还是心虚啊?”

    此时血观音真的恨不得一剑斩下去,让眼前这张讨厌的嘴闭上。但是,他确实说得句句在理。

    足足好一会儿,血观音问道:“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一些其他的话?”

    “对,很多。”杜变道。

    刚才的血观音仿佛吃了迷魂药,又仿佛喝醉酒了一样,平时冷酷寡言的她,说了很多的话,很多平常都不可能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她的过去,她的痛苦,她的向往。

    “什么话?”血观音问道,声音恶狠狠的。

    “抱歉,全部忘记了。”杜变道:“你的事情不关我事,我左耳进,右耳出。”

    “真的?不见得吧?”血观音道,她自己说过什么真的忘记了,但隐约知道说出了很多心里话,很多秘密,让她非常羞愧欲死的话。

    “我说过,我这个人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别人的事情完全不在乎,你的家长里短对你或许很重要,但对我一文不值。”杜变不耐烦道:“你要么杀我,要么把剑放下来,横在我的脖子上恶心死了,真是让人反感。”

    血观音的呼吸顿时又急促起来,放在之前她毫不犹疑一剑斩下去,但现在……真有些下不了手了。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她猛地抽回剑道:“你走吧,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挖了你的眼睛。”

    然后,血观音解开了杜变的穴道。

    杜变二话不说直接起身离去,连一句再见都不说。

    穿上裤子就翻脸这一套他最熟了,相逢一炮泯恩仇,大家相忘于江湖最好。千万不要纠缠不清,千万不要谈感情,太伤人了,不吉利。

    地下室依旧黑暗,等到杜变完全离开的时候,血观音依旧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

    自己那么美丽,而且是镇南公爵的义女,还是广西行省最大的海盗头子,身价巨万,武功高强,面孔绝美,身材绝顶,按说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啊,包括太监。

    而杜变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走了,完全没有一点要纠缠的意思,让血观音错愕的同时又充满了不忿。

    现在她是完全确定了,这杜变就是男女情感上的人渣,哪怕他只是一个太监。

    “下一次再遇见你的话,你自求多福。”血观音冷声愤道。

    ……

    此时杜变脑子深处光影闪现。

    “拯救血观音任务成功,宿主阳气值增加3,获得美人春风一度。”

    不知道为何,杜变竟然觉得某个地方蠢蠢欲动了一下,莫非这就是阳气值的作用?

    距离成为正常男人虽然依旧遥远,但也算是零的突破了,好不容易啊!

    出了血观音的别院后,杜变长长松了一口气。

    幸亏刚才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头啊,幸亏刚才被点穴了啊,否则血观音真的一剑杀了他,她是因为理亏才没杀杜变的,只要杜变动了她一下,她就有足够的理由下手。

    这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女人,之所以没有动手,绝对不是因为对杜变有什么怜惜,而是因为她过不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

    “走,回学院。”杜变朝两个东厂的武士道。

    但愿李文虺已经回来了。

    ……

    等杜变回到阉党学院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飘飘。

    不是为了迎接李文虺,而是为了迎接阉党中的超级偶像,公认的未来阉党领袖唐严。

    真的是学院所有的学员和老师都倾巢而动,无数人脸上带着狂热,眼睛都是发亮的,这种感觉就仿佛是现代地球上超级巨星驾临,无数粉丝迎接的场面。

    “肤浅,幼稚。”杜变心中暗道,然后也在人群中踮起脚,想要看清楚这唐严究竟是什么模样。

    在李文虺的边上,他看到了唐严,竟然是把臂同行。

    干爹给的待遇也太高了吧,唐严只是一个学员而已啊,有什么资格和下一代东厂大都督竞争者并列而行啊?

    再一看唐严的面孔,杜变就更加不忿了。

    竟然那么帅?关键是身材健壮修长,风度翩翩,完全像是一个文武全才的绝顶天骄,一点点太监的味道都没有啊。

    当然杜变也长得很帅,但关键是超级巨星在万众瞩目中是会放光的啊,杜变尽管也帅,但毕竟是隐藏于人群之中啊?

    杜变目光眯了起来,脑子里面闪过四五条毒计,想着该怎么把这唐严给弄下去。

    这样继续下去不行啊,唐严完全是万众期待的未来阉党领袖啊,如果杜变不做出什么惊人之举,他未来就没有什么机会了啊,此时在声望上他落后得太多了。

    就这样对唐严的欢迎仪式,足足进行了一个多时辰,山长和副山长都公开发表讲话,把唐严说得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而下面这些刻薄善妒的阉党学员们,竟然也如同哈巴狗一样望着唐严。

    而杜变也成为了站在下面的吃瓜群众,看着唐严在上面风光。

    他杜变从小学到大学什么时候沦为过背景啊?一直以来他都是站在上面被万众瞩目,被羡慕嫉妒恨的人啊。

    全市最佳三好学生,全市书法大赛一等奖,全市音乐大赛一等奖,xx大学一等奖学金,都有他的身影。

    而现在他竟然成为了陪衬,真是要把人气炸了!

    ……

    傍晚时分,杜变进入了山长李文虺的办公室内。李文虺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眼窝有些深陷。

    杜变见到他的模样一愕,然后目光闪过一丝关切和心痛,但是又不说出口。李文虺见到这一幕,内心非常的温暖欣慰,还是这个干儿子贴心啊。

    “什么事啊?”李文虺一边吃饭一边道。

    他没有让杜变坐下来一起吃饭,因为阉党上下等级非常森严,就算再喜欢再器重,也不可以表现出来。

    杜变道:“山长,我想要参加三大学府的大比武。”

    ……

    注:杜变人渣值已严重不足,请及时充值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