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8章:毕业加50分,我是唯一
    “所以山长才着急上火先去南宁府和广西巡抚谈判,希望他用官方的态度取消三大学府大比武。然而谈判失败了,所以山长只能去广州府求援,请广东阉党学院最优秀的学员转学到我们广西,参加这一次的大比武。”

    杜变道:“我们阉党学院和漓江书院,南海道场的差距就那么大吗?竟然每一次都输?”

    李威道:“如果是真的比武,那我们也不会输,哪怕是国学,八股文,算术,炼丹我们也不见得会输。但关键是这大比武的内容,没有一样是毕业要考的啊。”

    杜变道:“三大学府大比武究竟比的什么啊?”

    “琴棋书画。”李威道。

    “我艹……”杜变忍不住心中暗骂,这完全是耍流氓啊?

    你们跟太监比琴棋书画?你咋不跟他们比谁尿的远呢?或者谁更持久呢?

    不管是漓江书院还是南海道场的弟子,相当一部分都是出身名门,从小就受到琴棋书画的熏陶。

    而阉党学院的学员,哪一个不是出身于穷苦人家?但凡日子过得去,谁愿意自己的孩子阉割成为太监啊?他们从小到大哪一个正经学过琴棋书画啊,进入学院之后学习武道,国学等等都来不及,更没有功夫去学什么琴棋书画了,毕业大考又不考?就如同后世地球贫困乡村小学的孩子,他们会去学钢琴绘画吗?

    阉党学院完全看毕业大考成绩分配工作,是绝对的应试教育,琴棋书画完全是素质教育用来陶冶情操的,对于阉党来说实在太奢侈了,难怪每一次大比武都会输啊。

    杜变道:“那山长这次请来的强援很厉害吗?”

    李威道:“很厉害,他是真正的名门子弟,整个南方都闻名遐迩的著名才子,十七岁就已经中举,广东行省乡试第一名。”

    “解元?那真是厉害了。”杜变道:“这样的人才前程是锦啊,为何要来我们阉党?难道他也是天阉?”

    ”不是。“李威看了一眼杜变道:“他对帝国现状非常不满,觉得武将集团和文官集团如同巨大的蛀虫正在掏空整个王朝,所以一怒之下阉割自己加入了阉党,就是为了实现匡扶大宁王朝的理想。”

    日,这个人实在太狠了,太牛逼了。

    杜变道:“此人叫什么?他在阉党的地位很高吧?”

    李威道:“唐严,他是整个帝国所有阉党学院的偶像和旗帜。也是目前公认的下一代阉党领袖第一继承人。”

    这话一出,杜变脸色顿时变了,刚才的敬佩之心瞬间变成了敌意。

    靠,阉党下一代领袖只能是我!全国的阉党学院不能有一个人比我出色比我帅,如果有的话也要全部弄死!

    这是杜变内心最真实的呐喊,而且只要有这样的能力,他也一定会这样做。

    “山长请这个唐严过来是不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杜变问道。

    李威点头道:“对,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如果唐严能够帮助我们赢得大比武,毕业大考能够加50分,而且还有一千两银子的奖励。当然这是最最表面的,真正的代价是要和广东阉党势力进行谈判。”

    “毕业大考加50分?”杜变听到这顿时眼睛大亮,这不就是他最需要的吗?

    这次毕业大考如果杜变不能拿到第一名的话会被直接抹杀,而且仅仅只有五个多月了,所以每一分都很关键了,这一下子加50分,那是何等的有利啊?

    ……

    杜变道:“老师,我想要代表学院参加这次三大学府大比武。”

    李威一愕,然后道:“你虽然出身名门,但你从小过得不好,没有受过琴棋书画的系统学习,比起学院内的其他学员你没有优势啊?”

    杜变还真是学习过的,琴棋书画每一样都会,但没有一样有高深造诣,他这个人喜新厌旧,很难在一门艺术上专注很久的,就如同他对女人一样。

    李威道:“当然,我知道你是一个天才,但琴棋书画是需要十几二十年的陶冶才会比较高的造诣。漓江书院,南海道场的名门子弟浸润此道近二十年了,水平是极度之高的。你知道山长非常非常器重你,但这次的大比武实在太关键了,不仅仅关系到1500亩的学田,还关系到山长的前途。如果在山长手中丢了剩下的4000亩学田,那将会成为他一个巨大的黑点,对他竞争东厂大都督有致命影响,我们阉党内部的斗争也非常激烈的。”

    这话一出,杜变顿时沉默了下来。

    如果仅仅只是1500亩的学田那还没什么,而关系到李文虺的前途那就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此时杜变已经和李文虺完全连接在了一起,李文虺上位的话,未来杜变也能上位。否则……杜变也很难有机会,阉党内部的派系是非常泾渭分明的。

    杜变那琴棋书画的水准在微信朋友圈装逼当然没问题,但面对漓江书院的那些名门子弟,还真的没有多少赢的可能性。

    而那位自我阉割的解元郎,显然也是顶尖中的顶尖,让他出场起码有五六成的胜算,为了干爹李文虺的前途,就暂时忍了他,且让他得意张扬一阵。

    接下来,李威就一直说这个唐严是何等的优秀,何等的万众瞩目。

    总之现实情况就是有了唐严之后,所有人望向阉党目光的鄙夷指数都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以上。

    杜变明白了,这唐严真的是阉党的一面旗帜,一块金字招牌。整个阉党都在用所有的资源去捧他,哪怕李威这个自己人也对唐严推崇之极,甚至也把他当成未来的领袖。

    杜变一边笑着应和,甚至也跟着一起赞扬这个唐严免得被看出小肚鸡肠,但心中早就对这个天之骄子千刀万剐了。

    你好好的一个解元不在你的文官集团混,偏偏要来阉党抢我的饭碗?该不会是在玩无间道吧?

    杜变心中充满了阴谋论,立刻在心中给唐严扣了一个内奸的帽子。至于证据什么的,自由心证就可以了,莫须有!

    他决定了,在恰当的时候要在李文虺面前多进谗言,旁敲侧击把唐严无间道的罪名给定下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我杜变才是根正苗红的阉党领袖继承人,你从文官集团跳槽来的,大家不是一条心。

    就这样一路说话,杜变在几十名阉党武士的保护下返回了学院。

    “你先回去睡觉,有什么事情等山长回来说。”李威道。

    “是,老师。”杜变道。

    ……

    很难得,杜变一夜无梦,足足睡了九个小时。

    次日醒来的第一时间,杜变就去左鸣那里连本带利把钱给还了。

    “唉,可惜了。”老太监叹息一声,他很想杜变还不出这笔钱然后给他做牛做马一辈子的。

    于是杜变趁着他去藏银子的时候,又在她小妾的腰下抓了一把,结果被这个小妇人狠狠踩了一脚,并且她充满风情地白了杜变一眼。

    这个女人不能招惹了,再招惹下去她真的要倒贴上来了,到时候杜变甩都甩不掉就麻烦了。

    所以杜变又依依不舍地在她身上又捏了几把,在她嘴唇上狠狠吻了一口,直让她脸蛋红透,气息不宁。

    美貌的小妇人白了他一眼后,低声道:“讨人厌的天杀鬼,你晚上来,我给你做好吃的。”

    然后,然竟然主动在杜变脸上吻了一口,接着匆匆忙忙地跑了。

    “可惜了,如果不是窝边草,就可以放心大吃了。”杜变头也不回地走了,左鸣这个炼丹师太监的家,他以后是再也不会来了,不然会出事的。

    山长李文虺还没有回来,白川的消失也几乎没有在学院引起任何波澜,杜变则开始准备治疗鸦片上瘾的药物了,大约明天血观音又会再一次上瘾发作了。

    或许有人好奇,杜变为何会知道戒鸦片的药方子?

    原因很简单,在现代地球杜变的私生活比较乱,形形色色的人都交往过,尤其是一些娱乐场所,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

    他的一个私密的女性朋友中就沾染过这玩意,不想去戒毒所,所以就让杜变帮忙去弄药戒毒,一来二去杜变对这些戒毒的药物有所了解,不管是西药还是中药。

    在现代地球,治疗鸦片上瘾的药方子不是什么秘密,到处都有,有滋补型的,有以毒攻毒型的,比如林文忠公烟丸、断烟十七味、本局革烟丸等等等等。

    不过杜变也就是记个囫囵,不是完整了解这些药方子,现在赶鸭子上架也没有办法了。

    花了不到十两银子杜变就把所有的药物都配齐了,其中不乏上好的红参,这个世界的银子购买力也是刚刚地。

    虽然经过异界能量的入侵,这个地球上的许多物种都发生了突变,而且也多了许多物种。但原有的物种也大部分保留了下来,就单纯中药而言,不但保留了下来,而且仿佛药力更强了一些。

    杜变毕竟是读过一本《炼丹学基础理论》的人,所以给药方做了稍稍一点加工也调整,怕效果不明显就增强了药力,还添加了某种蟾蜍分泌出来的神经药剂,一旦服用之后能够进行强效的神经阻断,会让发瘾时候的痛苦感觉减弱很多,绝对的以毒攻毒,但又不至于会给身体带来不可逆的损伤和危险。

    希望这药物明日会有用,杜变内心对那个奖励中的和美人春风一度,还是有一点点向往的。

    这个美人会是谁?血观音?

    ……

    注:杜变大人,我们只认你一人。

    请为未来阉党领袖杜变投下庄严的推荐票,谢谢大家,打倒唐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