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7章:干爹遇到的危机!
    杜变离开血观音的魔窟,回到桂林城街道上的时候,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虽然时间不长但确实有重见天日的感觉啊,当然此时是晚上。

    白川总是算是死了,这次危机也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至于血观音这个心狠手辣的大美人,能不能弄到手估计是有难度,但杜变起码有把握自己不会被她弄死。

    杜变回到家中,奶娘的气色已经好多了,见到他的出现非常担心道:“变儿怎么了?”

    “奶娘,家里欠了多少钱?”杜变问道。

    旁边杜忠的脸色一黯,很显然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奶娘道:“你就在学院里面好好待着,钱的事情你不要管。”

    杜变道:“上次我被崔氏家族冤枉,你们借钱到处去打点。今天奶娘你被银蝥咬了,奶父又借钱给你找大夫,加起来肯定是一不小的数字了,告诉我家里欠了多少钱?”

    奶娘道:“变儿你真的不用管,你萍儿姐很快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娘让他帮忙还掉这债务。”

    杜变心中有些无语,到底谁是亲生的啊?

    “奶父,总共欠多少钱?”杜变问道。

    杜忠犹豫了一会儿,道:“总共五百三十二两,为了你的事情打点官府,打点阉党,打点崔氏家族总共借了四百两。今天给你奶娘治病,总共借了五两银子,加上利息总共532两银。”

    奶娘正要对丈夫发火,杜变直接淘出了三个金元宝,黄金分量重,这金元宝虽然不大,但每一个都有三十两。

    “这是九十两金子,值七百多两银子,还掉债剩下的钱留着家用。”杜变道。

    见到金子奶娘脸色一变,这可是九十两金子,寻常人家几辈子都攒不下的钱。

    “变儿,这钱你是哪里来的啊?”奶娘忧惧道。

    杜变道:“我被李文虺大人收为义子,而且今天还治好了一个贵人的病,所以给我这么些金子。”

    杜变是从来不会撒谎的,奶娘直接就信了,顿时眉开眼笑道:“我变儿果然是长大了。”

    然后,她立刻将金元宝收起来,忍不住亲昵地拧了一下杜变的鼻子。

    杜变小时候长得非常可爱漂亮,奶娘最喜欢轻轻拧他的小鼻子,只不过长大之后就很少这样做了,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

    “你坐着,让杜忠陪着你说说话,我去给你包饺子。”奶娘直接从床上下来。

    “别,您还是躺着休息吧,让奶父去做就行了。”杜变道。

    奶娘二话不说直接钻进厨房里面,道:“他笨手笨脚的,做的饭你也不爱吃。”

    今天上午奶娘中毒还奄奄一息,下午解毒之后,晚上就已经没有大碍了,虽然还有点虚弱,但奶娘做起事情来还是非常敏捷。

    而奶父杜忠陪杜变坐着,显得非常拘谨,足足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小主子,你吃了吗?”

    这部废话吗?要是杜变吃了,还用奶娘去做饭啊?

    “没有。”杜变回答道。

    然后,两个人彻底无话。

    半个时辰后,奶娘端上了热腾腾的饺子,杜变刚要大快朵颐,忽然房门猛地被打开,一群精锐武士猛地冲了进来。

    下一秒钟,杜变的肩膀就被一双大手给抓住了。

    “我不是说过嘛,让你一定不要离开学院?你知道我差点将整个桂林城都翻过来了。”李威的眼睛充满了血丝,声音都有些发颤道:“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山长回来会扒掉我的皮。”

    奶娘上前道:“李大人?怎么了?变儿是为了给我治病才离开学院的,你千万不要怪他。”

    找到杜变后,李威也放下心来,朝着奶娘露出温和的笑容道:“没事,我也是担心他,找到就没事了。”

    “您,不会惩罚他吧?”奶娘担心问道。

    “不会,怎么会呢?”李威道。

    杜变道:“李老师,坐下来一起吃晚饭吧,我奶娘手艺好得很。”

    李威犹豫了片刻,然后直接坐下来道:“那就叨扰了。”

    “你们都出去。”然后李威朝那些阉党武士道。

    十几个阉党武士走出房子,外面还有更多,整整上百名阉党学院的武士还有东厂武士,分布在杜变的院落附近。

    李威回到学院后发现杜变不在,真的差点要急疯了,立刻率领学院的几十名武士,又到东厂万户所借了几百名武士,在整个桂林城翻找杜变的踪迹。

    李威本来是囫囵吞枣地吃,但是嚼了几口后,眼睛一热道:“好吃,很久没有吃到这个味了,我和娘包的饺子真像,我媳妇长得美,但厨艺很一般,做出来的东西比我娘差远了。”

    说到后面,李威的声音都几乎有些哽咽了。

    奶娘听了很高兴道:“李大人喜欢就好,我再去给您下。”

    两个人足足吃了四大碗饺子,然后李威道:“杜变,跟着我回学院吗?”

    “回。”杜变道。

    然后,一行人护送着杜变,返回阉党学院。

    ……

    “有足够的证据显示白川离开学院去了崔氏家族的地盘,我这个人性子急,直接让东厂把可能和白川接洽的人都给抓了,关入东厂大牢进行拷问。”李威道:“然后我返回学院要把这事告诉你,结果发现你竟然离开学院了,当然从左鸣那里得知你是为了救奶娘,但是在回学院的路上我们发现你有被劫持的痕迹,所以派了几百名阉党武士到处搜捕,追逐你失踪的痕迹,但是那群人很专业,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去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杜变道:“白川勾结崔氏家族,用1800石私盐的代价让血观音出手杀我,一箭双雕。既杀了我,又祸水东引,激发我们阉党和镇南公爵的矛盾。”

    “好毒的计策。”李威恨声道:“你落入了血观音的手中?竟然能够安然无恙地脱身?”

    杜变道:“对,我想办法让血观音改变了立场,放过我一条命,并且让我亲手杀掉杜变。”

    顿时,李威不敢置信望着杜变,完全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做到的?

    血观音这个人心狠手辣,甚至是不可理喻,背靠着镇南公爵府,真的没有人愿意惹她。而且她要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杜变是如何从这个女大王手中脱困的啊?而且竟然还杀掉了白川?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今天白川应该是和血观音是一伙的吧。这样绝境之下杜变都还能逆转,李威真是叹为观止。

    杜变就要将整个过程细细述说,不了李威阻止道:“不要告诉我,这件事情的级别可能会比较高。等山长回来后你先禀报他,如果可以让我知道,再告诉我。”

    “是。”杜变道:“山长什么时候回来?”

    “一切顺利的话,应该是后天回来。”李威叹息道:“希望山长能够带回强援,否则学院就有巨大的麻烦了。”

    杜变更加好奇了,李文虺是一个非常强硬出色的领导,在他的治理下阉党学院很难会有什么大麻烦啊?而且竟然劳动他千里迢迢去广州求援?

    究竟是什么事情?什么麻烦啊?

    “老师,是什么麻烦啊?”杜变道:“如果我可以知道的话,请您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帮忙想想主意。”

    李威道:“这件事情你帮不上忙的,你虽然出身于名门,但从小生长环境不好。”

    杜变道:“究竟是什么事情?我真的很想为山长为学院分忧。”

    李威叹息一声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公然成党并且建立学院是何等的艰难,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这几十年在大宁王朝的每一个行省都陆陆续续建立了阉党学院遍体开花,然而广西地处最南端,天高皇帝远,加上这里的势力错综复杂,一直到了十九年前广西行省才建立了阉党学院,建立之初的好几年都不被承认。我们的武学成绩人家不承认,我们的国学,算术成绩人家都不承认,没有人把我们阉党学院当成是最高学府之一。”

    这就像是早些年,中国高校的学历不被西方世界认可,我好不容易博士毕业了,到了你美国就变成小学没毕业了?这是何等我操啊?

    李威继续道:“前几任山长愁得头发都白了,想方设法和漓江书院,南海道场进行互动交流,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名正言顺成为广西行省的三大学府之一。而后漓江学院的山长就想了一个毒计,说你阉党学院想要被我们承认可以,和我们进行武道学术的交流也可以。我们每隔三年举办一次三大学府学术大比武,每一次拿出一千五百亩的学田作为筹码。比武大赛第一名的赢得一千亩学田,第二名赢五百亩学田,第三名输一千五百亩。”

    听到这里杜变就知道,阉党学院被文官和武将集团联手坑了。

    李威道:“如今三大学府大比武已经举办了四届了,我们学院已经输掉了6000亩学田。”

    杜变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6000亩田啊?在江浙如今一亩田在50两银子左右,广西贫瘠一些,但是山多田少,一亩田也要足足25两以上。

    也就是说,过去十几年阉党学院活生生被坑15万两银子以上。当然作为交换,阉党学院也终于被整个广西行省的势力所承认,成为了三大最高学府之一,但这个代价也未免太高了。

    “当时广西阉党学院成立的时候,陛下和阉党高层足足拨了一万亩学田,如今只剩四千亩了。”李威道:“现在三年一届的三大学院学术大比武又来了,如果这一次再输掉的话,又要被割走一千五百亩。当然损失的不仅仅是学田,还有阉党的尊严,最重要的是李文虺大人的前途也会被毁于一旦。”

    ……

    注:为了守护干爹的微笑,请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