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6章:装逼又调戏
    杜变这气定神闲就仿佛杀死一只鸡一样,真有些电影里面那些反派boss几分神韵,杀人不慌张,脸上毫无表情。

    血观音递过去一条丝巾,杜变淡然地擦拭双手,擦拭面孔,姿态稳得很。

    然而……帅不过三秒!

    “呕……呕……”一阵阵干呕压抑不住了,杜变飞快地冲向房间角落,随便拿起一个桶对着里面大吐特吐。

    他这可是第一次杀人啊!

    但是血观音见到这一幕,冷酷的面孔反而露出一道笑意,稍逊即逝。

    见到这样的杜变,她内心的警惕和敌意弱了许多。之前的杜变表现得太妖孽了,让人很不放心,只想着将他杀了了事。此时瞧见他杀人也会吐,莫名地放心了下来,这小王八蛋之前那副样子也是装出来的。

    杜变趴在桶上足足吐了十几分钟,将肚子里面的存货全部涂完了,然后擦拭满脸的狼藉,倒了一杯茶拼命地漱口,然后把丝巾用茶水浸湿了将脸擦拭得干干净净。

    深深吸一口气,杜变气定神闲,闲庭信步回到血观音的面前,仿佛刚才狼藉大吐的不是他一样。

    “我们接着谈。”杜变淡定道。

    “确定吐完了?”血观音道:“你就这么爱装腔作势?”

    “第一次杀人,被溅一脸血,有洁癖也闻不了那味吐很正常,是因为洁癖不是因为杀人才吐的。”杜变依旧不倒架子,挥挥手道:“好了这事不聊了,我们说正事。”

    他确实是第一次杀人,那么真的至于吐成这样子吗?

    不,他是装的。

    杀掉白川杜变是毫不犹豫,被血溅一脸确实有些反胃,但绝对不至于会吐出来。他只是在演戏而已,让血观音降低对他的防备,觉得他也只是一个聪明的小孩而已,并不是很危险。

    这个人很狡诈的,演技又要高,曾经纵横红颜场无数身经百战。血观音虽然人狠话不多,但在这方面不是杜变对手。

    “好,谈正事。”血观音道:“你说我这不是走火入魔,而是中了某种毒,说清楚缘由,该如何医治?”

    杜变直接开出条件道:“那批私盐,我要三分之一。”

    原来,这就是拯救血观音的任务啊。

    ……

    血观音脸色一变道:“你不要得寸进尺,痴心妄想,你的小命还掌握在我的手中。”

    杜变道;“我很穷的,这是一笔意外之财,我要三分之一很正常啊。况且我们阉党也盯上这笔私盐,总不好让我们什么也得不到吧。”

    “做梦。”血观音道:“到了我手中的财货,休想抢走一分。”

    杜变道:“我一定要三分之一。”

    “那我就杀了你。”血观音冷道。

    杜变道:“杀了我,没有人能救治得了你。”

    血观音真的要气炸了,恨不得几个粉拳将杜变锤死。

    “你一个小太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血观音道。

    杜变道:“之前奶娘为了救我,借贷了很多钱去贿赂桂林府,贿赂崔氏家族的管家,贿赂阉党学院的官员。她们不想让我知道,但我还是知道了。如果还不出这笔钱,他们的房子会被收走,甚至奶娘也会被卖掉。”

    这话一出,血观音脸色完全缓和了下来,杜变的形象又变成了一个孝顺的少年。

    她二话不说直接走进内室,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包裹,狠狠砸在地面的面前道:“这是250两黄金,足够两千两银子了。”

    杜变打开包裹,挨个拿出金元宝,甚至很财迷地咬了一口,这下子他在血观音心中的形象就更加没有威胁性了。

    “现在展示你的本领让我信服。”血观音恶狠狠道:“我是怎么中毒的?中的具体是什么毒?又该如何医治?你别忘记了,我也学过炼丹学,也就这个问题拜访过很多炼丹大师,只要你错了一点点,就代表你在撒谎,我就将你剁碎了喂狗。”

    ……

    接下来,又是杜变的表演时刻了。

    他将金元宝放回到包裹中,正色道:“血帮主,你是不是受过比较重的伤,所以伤势发作的时候疼痛难忍?”

    血观音点了点头道:“是,你怎么知道的?”

    “合理的推断。”杜变道。

    其实他完全是猜的,只不过是有理有据的猜测。

    杜变又道:“有人知道这一点,所以给你推荐了一种药,当你疼痛难忍的时候服用一颗,效果非常好,竟然真的不痛了。甚至受了风寒啊,经痛啊之类的,只要服用了那种药物,都立竿见影好了?”

    “对,你又如何知道这点?”血观音更加惊诧了,这件事情是绝密的啊。

    接下来杜变详细问了这种神药的外观气味,更加确定了这就是鸦片膏制成的,而且还用了一种比较特殊的手段使得纯度比较高,所以血观音上瘾发作的反应采这么激烈。

    “这种毒物叫阿芙蓉,也叫作鸦片。”杜变道:“你每一次发疯,出现幻觉,骨头里面仿佛有无数蚂蚁在咬,就是因为你服用了这种所谓的神药?而这种神药根本就治不了你的伤痛,它仅仅只是麻醉镇压了你的神经而已,让你感受不到那种疼痛和难受,其实病痛依旧在。而且这种神药有一种非常可怕的后果,那就是上瘾性。一旦服用了就不能断绝,一旦断绝服用就会无比的痛苦,眼泪直下,浑身燥热,骨头如同蚂蚁在爬,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哪怕意志力再高也无法承受控制。”

    血观音非常惊诧,因为这些事情全部被杜变猜中了,他是怎么会知道的?真是奇了。于是血观音不由得收起脸上的不信任和蔑视,开始认真地听杜变的话。

    “这毒物根本没有任何作用,都是欺骗性的,它治不了你的感冒,也治不了你的经痛。”杜变忍不住又调戏了一遍,因为刚才说经痛的时候,血观音竟然无动于衷。

    然后下一秒钟,血观音的匕首就顶住了杜变的小腹,冷冷道:“你再敢调戏我的半句,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经痛。”

    杜变果断闭嘴,脸色变得更加正经严肃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种神药你已经断了有一些日子了?”

    血观音点了点头,确实足足有半个多月了。

    杜变道:“有人利用这种药物控制你,等到你上瘾得越来越厉害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包括背叛镇南公爵府,甚至更加可怕的事情。”

    血观音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沉得厉害,凝聚的杀气简直要溢出面孔了。

    “怎么治?”血观音问道,她不想和杜变说这里面的阴谋。

    杜变道:“你现在每隔多长时间发作一次?”

    “五天一次!”血观音道:“距离下一次,还有十九个时辰。”

    杜变道:“我要抓紧时间去配药物,等你发作的时候给你服下才最有效。”

    血观音道:“你把药方抄下来,我自己去配药。”

    杜变道:“不行,我还要对药方进行一定的研究和斟酌。”

    血观音盯着杜变道:“那就在这里斟酌,不许离开。”

    杜变声音放缓了下来,道:“我不回去的话,奶娘会急疯的。最关键的是我义父李文虺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来找我,如果被他发现我被你囚禁,那阉党和镇南公爵府的关系就有裂痕了。”

    血观音道:“不要拿李文虺来压我,别人或许畏惧他,我却不见得。另外你在李文虺心目中也不会有那么重的分量。”

    杜变道:“在下一次发作的时候,如果我不能有效地治疗你,我任杀任剐如何?”

    血观音沉吟不语。

    杜变道:“我可以写下军令状,如果到时候我躲在阉党学院里面不出来,你就拿着军令状去找李文虺大人,你应该非常了解他,非常重视阉党的口碑,绝对言出必行。就算我躲在学院内,也逃不过你的制裁。”

    血观音点头道:“好。”

    然后,直接一张白纸摊在杜变的面前。

    杜变写下军令状,在十九个时辰内如果无法有效治疗血观音,任杀任剐,阉党没有理由阻止和报复。

    写完军令状后,签上名字,按下了指印。

    杜变会全力以赴的,因为完成拯救血观音的任务可以增加点阳气值。至于和美人春风一度的奖励,他作为三好小太监是不懂什么意思的。

    “现在你可以走了。”血观音道。

    杜变拿起金子直接离开,不过片刻之后又回来了道:“你派一个人送我回去,我不知道路。而且我带这么多金子也危险,万一被人抢了,你得派人保护我。”

    这个小王八蛋还真会蹬鼻子上脸啊,但血观音还是咬着牙答应下来了。

    “十几个时辰后我送药过来。”杜变道:“如果治不了你,我给你做牛做马。”

    血观音实在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小太监能够治好她,但已经别无选择了,因为他看过了许多炼丹大师都无能为力。

    “我不会要你做牛做马,我只会宰了你!”

    ……

    注:今天这一章找不到梗了,直白嚎一句,拜求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