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5章:杀白川,溅我一身血
    白川汗毛竖起,大声道:“血帮主,千万不要中了他的奸计啊,杀了他,杀了他!”

    “奸计?”杜变冷笑道:“血帮主杀了我才是中了奸计吧,让镇南公爵府和阉党反目成仇的离间之计。白川你为了害我,竟然勾结崔氏家族,你这是对阉党的背叛,应该被千刀万剐。”

    白川嘶声道:“我已经被贬为杂役太监了,为了杀你我任何代价都愿意付,哪怕是背叛阉党,反正是李文虺对不起我在先。”

    “蠢货!”杜变不由得露出一道得意冷笑,只要白川愿意承认自己勾结外敌,背叛阉党就好了。这样就能证明杜变所说的离间之计。

    “蠢货。”血观音冷笑道:“一个狡诈如鬼,一个愚蠢如猪,还真是高下立判,你还有脸面做他的老师。你还真我自我招供,那这批私盐也真是崔氏家族所出,这还真是祸水东移之计啊。”

    “没有,没有……”白川立刻跪了下来道:“这批私盐不是崔氏家族的,我是从阉党内部得到的情报,我绝对没有想要算计您的意思啊。”

    血观音寒声道:“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白川拼命磕头道:“饶命,血帮主饶命。”

    血观音道:“那你告诉我,这批私盐是不是崔氏家族故意给的?你敢撒谎一句,我立刻斩下你的头颅。”

    白川有心撒谎,但面对血观音的刀锋实在是没有这个胆子,颤声道:“是,是……”

    血观音道:“你们还真的想要祸水东引啊,还真的想要让我和李文虺开战啊?”

    白川道:“那都是崔氏家族的计谋,我是万万没有这个想法的,我就是想要杀掉杜变而已,我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赢了。”杜变眯起眼睛,这白川完全是不打自招啊,这个绝杀之局他赢了。

    赢得这么轻而易举,真是没有一个能打的,杜变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你是不是很得意啊?”血观音寒声道,然后直接拔剑横在杜变的脖子上,一字一句道:“不但绝地求生,还将你的仇人弄死,甚至将我也玩弄于鼓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了不起啊!”

    杜变一愕,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没错,这白川完全是居心叵测,崔氏家族更是想要祸水东引,离间我和李文虺,离间镇南公爵府和广西阉党。”血观音道:“但……那又如何?我还是决定和白川做这交易,而不是和你。所以我要杀的还是你,而不是白川。”

    “我艹……”杜变不由得骂一句脏话道:“为什么啊?你这女人脑子有坑啊?”

    血观音道:“第一,我讨厌崔氏,但我更讨厌阉党。第二,你太奸诈了,我愿意和一个蠢货交易,也不愿意和一只狐狸交易,对你这样的狐狸,我还是杀了放心一些,免得以后来害我。”

    这个理由,真的是日了狗了。

    白川惊呆了,然后一阵狂喜,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杜变,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你活该,活该……”

    血观音道:“白川,你去动手,杀了这个小白脸。”

    “是!”白川欢喜道,然后从兵器架上拔出一支长刀放在杜变的脖子上,狞笑道:“杜变,没有想到的吧,你还是死在我的手里了。你是天才,但那又如何,还不是惨死我手中?你放心,我绝对不舍得一下子杀了你的,我会一点点折磨你,最后采杀了你。”

    说罢,白川的刀尖直接刺向杜变的眼睛,他最讨厌这双眼睛。

    杜变望着血观音美丽冷酷的脸,笑道:“血帮主,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光溜溜地躺在地上发疯,挣扎,蜷缩,抽打地面,很痛苦吧。”

    这话一出血观音真正的脸色剧变,难以掩饰内心惊骇,这是她一个人的绝密,没有任何人知道的,眼前这个小白脸太监为何知道?

    但是紧接着,血观音眼中立刻露出一股杀机,甚至等不到白川动手了,直接一剑朝杜变刺来,便要杀人灭口。

    “你这不是走火入魔,而是中了某种毒物之瘾了。”杜变低声快速道:“有人在害你!”

    “嘶……”血观音的剑刺破了杜变的衣衫,划破了他的皮肤,但瞬间定格了下来。

    “你是如何知道的?还是信口雌黄?”血观音道:“如果胆敢撒谎半句,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杜变道:“你发作的时候是不是浑身燥热难安,仿佛一团火要从体内炸出来,而且全身皮肤没有一处不痒,甚至骨髓深处都仿佛有无数蚂蚁在爬,这种痛苦根本无法压制,而且还会出现各式各样的幻觉?”

    血观音更加惊呆了,这些症状完全是一种感觉,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别人就算偷看到她发作也不会知道,杜变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啊?

    几个小时前杜变被击昏的时候,脑子里面浮现了一个梦境,血观音那种疯狂的症状,很像是现代地球那些毒瘾发作之人,所以杜变做了这样的猜测,结果一语中的,实际上他没有什么把握的。

    “你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血观音寒声道,目光充满了冰冷杀意,只要杜变回答不上就一剑宰了他。

    杜变认真道:“你脖子上特殊的细微印记,还有了眼睛里面的血丝,最关键的是你的牙齿,虽然又白又洁净,但是牙龈平白无故有一点点血迹,这些都是很明显的症状。”

    杜变当然是胡说八道的,这些症状并不能证明血观音是某种毒物的瘾发作了,他完全是用结果推导过程。但血观音很显然不知道这一点,他见到杜变信誓旦旦,而且说得非常准确,心中已经信了。

    “你运气很好,这有办法治。”杜变道。

    血观音道:“我不信,我也懂一些炼药学。我请教过很多炼丹大师,他们对这种状况完全束手无策,你才几岁,你炼丹学造诣又有多少?怎么可能能够治好我?”

    杜变冷笑道:“连你发病的原因都找不到,那些炼丹师当然治不好你。导致你发病的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新兴毒物,这种毒物不会让人死,却会让人致幻上瘾,最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除了我之外很少有人知道。所以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唯一可能救得了你的人。”

    血观音道:“但想让你为我治疗,必须放过你的性命对吗?”

    “对。”杜变道。

    血观音又道:“而且还必须为你杀掉仇人白川对吗?”

    “就算我不杀,你也会杀的。”杜变道:“因为你需要灭口。”

    “你确定会治?”血观音问道。

    “会。”杜变道。

    血观音道:“行,我们成交了。”

    这话一出,白川顿时魂飞魄散,立刻拼命地往外逃窜。

    “嗖……”血观音玉手猛地甩出一道寒芒。

    “啊……”白川一声惨叫,两个细细的钩子刺入他的琵琶骨,血观音猛地一扯,白川的身体直接飞了回来,狠狠摔在地上。

    想要在血观音这样的高手面前逃跑?完全是不可能的。

    血观音递过来一把刀道:“你自己动手吧,我就看着你们阉党内部狗咬狗。”

    “不,是我为阉党清理门户。”杜变道。

    结果血观音的匕首,杜变蹲了下来,望着白川。

    此时白川琵琶骨被钩住,痛得浑身抽搐,脸上阴晴不定,想要求饶却又说不出口,他也知道这次是死定了,就算杜变不杀血观音也会杀。

    “杜变,你不得好死……”白川嘶声恨道:“我在地狱里面等你,很快这个疯女人也会杀了你的。”

    杜变道:“你想多了,这么复杂的问题还轮不到你来操心。白川你三番两头要害我,但我真的一点都不恨你,我只可怜你,你这种人太可悲了,安心去吧,下辈子别做阉党了,做女人也比做阉党好。”

    “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白川尖嘶道,接着嚎啕大哭:“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别杀我啊,我好后悔啊……”

    真是一个可悲之人。

    “很快的!”杜变道,然后对准白川的心脏猛地刺下。

    “噗刺……”白川口中一股血箭喷出,整个身体猛地一阵颤栗,喉咙发出嘶嘶声仿佛想要说什么,但仅仅一秒钟不到就断气毙命了。

    这个心腹小患终于解决了,杜变风轻云淡地起身,将匕首还给血观音,然后道:“有毛巾吗?我擦擦手,这溅得我一身血。”

    ……

    注:白川已死,有事请烧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