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4章:计灭白川,血观音好辣
    杜忠喜极而泣,一口磕在地上哭道:“得救了,得救了,我的丽娘得救了。”

    一个小时后奶娘睁开眼睛醒了过来,见到杜变的第一眼,她虚弱地伸手抚摸杜变的面孔,柔声道:“我的小主人长大了!”

    说完她的泪水汹涌而出,这言语中的感情杜变无比清晰感受到了。奶娘醒来的第一时间不是欢喜自己得救,而是欢喜杜变救了她。

    杜变从小就是懦弱的,甚至是无能的。然而现在他竟然出手救了自己,让奶娘怎么不欣慰高兴?觉得杜变出息了,了不起了。

    接下来杜变问奶娘为何会中毒?她说今天她去买大公鸡,经过一条河边的时候,不知道为何腿上一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直到现在,奶娘都以为自己只是被河边的毒蛇咬到了而已。

    很显然对方出手得很隐秘,没有落下丝毫痕迹。

    这肯定不是偶然,因为银蝥也算是一种稀罕的毒物,喜欢呆在矿坑深处,是很难在河边遇到的。

    当然杜变不会将这事说出的,这样只会让奶娘徒增忧惧。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为了避免走夜路杜变必须赶回学院,于是他朝杜忠夫妻道:“奶娘你先在家歇着,我回学院禀报山长,今后几天我请假在家中陪您。”

    他没有完全说真话,这几日奶娘留在家中都会有危险。所以他要赶紧回阉党学院请李威出手相助,让奶娘进入学院之内暂时接受庇护,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摆脱危险,否则今天杜变出手救了奶娘,明日对方又使毒暗害。

    “不用,我只是不小心被毒物咬了,现在已经不碍事了。”奶娘道:“千万别耽误了你的功课,更别浪费李大人的人情。”

    “没事。”杜变摆了摆手道:“那我回去了。”

    “路上小心。”奶娘柔声道:“杜忠,你去送少爷回去。”

    杜忠有些为难,妻子刚刚醒来他真不放心离开,但是一直以来他对妻子完全唯命是从的。

    “别,我一个人回去没事的。”杜变道,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奶娘记起一事,勉力坐起身子道:“变儿,过几天就是七夕节了,记得回家啊,你姐姐萍儿也要回来。”

    “好。”杜变道。

    离开家后杜变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没出什么事情,但接下来杜变依旧提着心快步往回走,一直到走出桂林府城的时候依旧没什么事情。

    出了城门之后,杜变拼命地往偏僻茂密的树林走,依旧是绕路返回阉党学院。

    然而刚刚走出城不到五里,在一个小树林里面,杜变忽然觉得脖子上汗毛一竖,心脏一揪。

    “嘿嘿……”耳边传来一道冷笑声,几个黑影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

    果然,杜变还是没能逃脱啊!

    不过,对于这一幕杜变心中也有过预演了。

    “白川,接下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杜变心中暗道:“人在江湖飘,总是难免把脑袋搁上赌桌的时候。”

    然后,下一秒钟他后脑一麻,眼前一黑,直接昏厥过去。

    在昏厥的时候,杜变竟然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女人,一个身材火爆到极点的女人,她就是血观音。

    此时血观音全身不着寸缕,正在地上发疯,痛苦地翻滚,玉掌疯狂地劈打地面,发出一阵阵巨响,坚硬的大理石地面被她劈得碎石横飞。

    她拼命地发泄,但仿佛依旧抵消不了身上的痛苦。

    不仅如此,她还目光散乱,眼泪涌出。

    “啊……啊……”她尖嘶着,全身如同蛇一般的扭动,一会儿蜷缩在一起,一会儿痛苦地伸张,双手双腿拼命地拍打着坚硬的地面,全身都涌现出一种特殊的斑痕。

    这个梦境也很短,仅仅不到两分钟就结束了。

    ……

    当杜变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吊在了一个密室里面,前面站着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一切和昨夜的梦境一模一样!

    她,就是镇南公爵的义女,血蛟帮主血观音,广西行省最大的海盗头子之一。

    一个极其美丽,超级大长腿的女人,女扮男装也掩饰不了她火辣之极的身材,这种身材是在健身房练不出来的。小麦色的光滑肌肤,狠毒的目光,严酷的表情,使得这个女子充满了独特的魅力。

    放在现代地球,杜变愿意用半年的时间去征服她。

    只不过刚才昏厥的短暂梦境中,杜变看过她不穿衣服的发疯的样子。所以见到血观音的第一眼,他不由得自动脑补,当然不是那种阅尽小电影无数心中已无码的脑补,这毕竟是生死关头。

    刚才昏厥时候的那个短暂梦境绝对不是为了让杜变过过眼瘾的,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信息,甚至关系到杜变的性命。

    血观音看着吊在空中的杜变,这是一个漂亮的男人,一个彻底的小白脸,是她最讨厌的一类人,尤其是他的这双眼睛下流得很。

    “挖掉他的眼睛,废掉他的筋脉。”血观音直接下令,典型的人狠话不多。

    在梦境中,杜变只说了一句话就被废掉了。

    杜变道:“血帮主,我是李文虺大人的义子。”

    血观音一愕,这个信息她确实不知道,否则她不会接这单活的,但是事已至此她也不会退缩,就算杜变是李文虺的义子。

    “看来有人瞒了我一些信息,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血观音道:“动手!”

    果然,这个疯女人仗着镇南公爵,并没有非常畏惧李文虺,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觉得李文虺不会为了一个小太监和她翻脸。

    一个女武士上前,手中匕首直接要朝着杜变眼睛刺来。

    杜变大声快速道:“血帮主,我们做一个交易。我用1800石私盐换我一命,顺便换我的仇人一命,我生他死。”

    在梦境中他已经知道了这1800石私盐的下落,所以提前和血观音交易,借她之手杀掉白川。反正血观音心狠手辣,和谁交易不是交易。

    血观音不由得目光一缩,这小太监是怎么知道1800石私盐的?

    杜变趁热打铁道:“有人用1800石私盐的价格,让你杀了我。我的武功很差,他明明可以轻而易举杀我,为何不这么做?因为我是李文虺大人的义子,他们承受不了这个代价,所以借刀杀人,嫁祸与您。”

    血观音道:“李文虺是很了不起,但我也未必怕他,你这个小太监还没有那么大的份量值得李文虺和我们翻脸。”

    杜变道:“想要杀我的那个人叫白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批私盐或许是崔氏家族的。最近李文虺大人杀了崔氏很多人,崔氏家族用这一批私盐让制造阉党和镇南公爵府的矛盾,这是祸水东移之计。您不仅仅代表自己,还代表着镇南公爵。如果您杀我,就陷入了敌人的圈套。”

    血观音非常意外看了杜变一眼,没有想到这小白脸太监竟然还有此等心机。

    杜变道:“你还没有杀我,所以白川肯定也没有把那批私盐的藏匿之处告诉你,你们的交易就算还没有完成。那么就让我截个胡,我把这批私盐告诉你,换取白川的人头。”

    血观音依旧沉吟不语,没有做出决定。

    杜变当机立断道:“那批私盐在廉州府南边二百里的涠洲岛上,这座岛上的东边有一座牛栏山,山上有三颗巨大的松树,上面都刻着一只乌龟,那批私盐就埋在三棵松树之间,整整1800石。”

    血观音没有想到,杜变竟然直接将这批私盐的地址说了出来。

    “我已经提前给钱了,如果讲规矩的话,你和白川的交易无法进行了。”杜变道。

    血观音深深望了杜变一眼道:“你这个小太监还真是奸诈。”

    杜变一笑道:“多谢夸奖。”

    血观音走了出去,去验证杜变说的话是真是假,白川就在外面不远处。

    很快,她又重新进来了,身后就跟着白川。

    杜变望着这个曾经的基础武道老师,此人真是心胸狭窄狠毒,就仅仅因为妒忌就想弄死他杜变,可谓完全无冤无仇啊。

    而白川望向杜变的目光充满了无限的怨毒和惊诧,嘶声道:“杜变,你是怎么知道这批私盐的?你绝对不可能的知道的。”

    这批私盐是绝密啊?白川真的想破脑袋也无法想象杜变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义父也盯上了这批私盐,现在血帮主想要,我们就放弃了。”杜变道,然后他又朝血观音道:“血帮主,现在钱我也已经给了,该轮到您办事了。当然也可以让您的人制住白川,我亲自动手取他人头。”

    这话一出,白川真是惊了,真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为了杀杜变白川和崔氏勾结,阴谋不可谓不毒,付出的代价也极其之高,本以为杜变绝对难逃一死,没有想到杜变在这种情形下依旧能够逆转。

    此时他还如此年轻就这么厉害,等到他大了之后并且掌握大权的时候,那还了得啊?

    听到杜变的话后,血观音冰冷的目光望向白川,玉手摸上自己的黄金匕首。

    白川顿时魂飞魄散!

    ……

    注:我,血观音,打劫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