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3章:发你一顶小绿帽,救活奶娘
    杜变道:“您这里有白头丹吗?我可以向您购买。”

    左鸣冷笑道:“买?你买得起吗?”

    杜变道:“多少钱?”

    “一百两银子。”左鸣道。

    “什么?”杜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老头完全是狮子大张口啊。

    白头丹的成本是很高,但也不需要一百两银子啊,十两银子都不到。在这个世界一个五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费只要一两银子就可以保证温饱了,绝大多数家庭一辈子都攒不到一百两银子。

    左鸣冷笑道:“就一百两银子,爱要不要。”

    真是日了狗了,现在留给奶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杜变真的没有办法从第二个人手中卖到白头丹了。

    “好,我买了。”杜变道。

    “给钱。”左鸣道。

    杜变当然没有那么多钱,他全身加起来都抽不到一钱银子。

    “写欠条可以吗?”杜变问道。

    左鸣道:“欠条?把你卖了都不值二十两银子,想要一百两银子?做梦!”

    杜变道:“我的名字或许不值一百两,但是李文虺大人的义子,难道还不值一百两吗?”..

    “谁知道你是不是啊?”左鸣道。

    杜变道:“如果我还不出来这笔钱,我就给你做一辈子的助手,如何?”

    “成交。”左鸣道,然后朝边上的俏丽妇人道:“去拿纸笔,让这小子写下欠条契约。”

    “是。”那个秀美的女子婀娜走进屋内。

    这么一个美丽妇人最多不超过三十岁,竟然服侍这么一个太监糟老头,成为他的小妾,真的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小妾拿出了纸笔,杜变运笔如飞写下了一百两银子的欠条。

    “每月利息五分,如果一个月内不归还,就给我做一辈子的助手。”老太监左鸣道。

    月息五分,比高利贷还要狠啊。

    杜变咬着牙,将整个欠条加契约写完了,签名按指印。

    “倒是写得一手好字。”左鸣收起欠条,然后起身朝内屋走去,为杜变取白头丹。丹药都是他的宝贝,每一个抽屉都锁的紧紧的,所以没有让小妾去拿。

    左鸣离开视线后,杜变一把抱住他的小妾,直接朝她红润的小嘴吻了下去。

    左鸣的小妾一惊,一下子忘记了挣扎。

    “那老头讹诈我,我就现在你身上讨点利息。”杜变狠狠道,然后对着这女子身体上下其手。

    这女人不敢出声,很快就呼吸急促,满脸通红,羞涩中又眼波如水。

    杜变虽然也是一个小太监,毕竟是一个美少年,比起左鸣这糟老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猝不及防下,这女子被弄得心乱如麻。

    “好了,被看见我就不要活了。”那女子低声道,挣脱了杜变逃到另外一间煮茶室去。

    等左鸣出来的时候,杜变全无之前的放浪,圣洁如同君子一般,目不斜视,双手竖立。

    “十分之一颗,温水化解服下,半个时辰内毒性全解。”炼丹老太监左鸣用草纸将一颗白头丹包好递给了杜变道:“现在滚出我的家里。”

    他老人家最讨厌英俊的年轻男人到他家里,恨不得小妾只见他一个男人。

    “是。”杜变态度恭敬得不能再恭敬了,但心中却在回味刚才的手感。

    ……

    离开左鸣的家,杜变匆匆赶回宿舍,打算将白头丹交给奶父带回家救奶娘。

    但是等杜变回到宿舍的时候,奶父杜忠已经不见了,用石子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少爷,我不放心先回去了。

    他竟然等不及先回家了?或许他觉得杜变找到医生后会一起去家里的,所以他留在这里等也没有什么用,他哪里知道杜变是绝对不能离开学院一步的。

    如果不是完全信任奶父为人,杜变几乎都要认为他的离开也是一个陷阱了。

    现在怎么办?该怎么把白头丹送到家中?

    杜变已经找不到任何人帮忙了,而且时间已经不多了,再拖延的话奶娘就要香消玉损了,到时候杜变是怎么都无法原谅自己的。

    但是离开学院就意味着危险,就很有可能落入白川的陷阱。昨天晚上的噩梦,很有可能就会发生。

    杜变让自己安静了下来,闭上眼睛开始思索。

    如果不回家救奶娘,她必死无疑,杜变能否承受这个后果?

    答案是不能承受,杜变虽然算不上品德高尚,甚至亦正亦邪,但绝对不是对亲人见死不救的人渣,哪怕会陷自己于险境。

    虽然他的灵魂是穿越过来的杜变,但却继承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和情感。

    如果因为一些危险而对奶娘见死不救,那他杜变就是畜生了,没有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既然决定一定要救奶娘,那么杜变能不能承受离开学院所带来的风险?

    杜变把所有的变故,所有的可能性都想过了一遍,然后得出一个结论。

    他能够承担这个风险,而且也有应对的法子。虽然会有一定的性命之危,但杜变能够承担。

    “离开学院后如果我没有被抓,那当然再好不过。如果我被抓了,那么白川就当作是我们提前进入生死绝局了。”杜变自语道。

    然后,他开始乔装打扮,甚至遮住了面孔,如同一个打柴的樵夫一样。从偏僻的角落偷偷离开学院,怀揣给奶娘救命的白头丹,前往桂林府城的家中。

    ……

    学院距离省城桂林有十几里路,这一路上杜变不走大路,专门挑有草丛树木的偏僻地方走。

    足足三个多小时后,他终于见到了桂林城的城门,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从阉党学院到桂林城的这段路程真的是最危险的了,好在安然无事。

    桂林城,广西行省的首府,城内有三十几万人口,城墙几十里周长,虽然比不上杭州,苏州,扬州,广州但也算是南方的大城之一。

    进城之后,杜变感受到了久违的繁华。这个世界的城市和杜变想象中的一样,又不一样。

    一样是因为依旧充满了中国古代的特点,比如服装,建筑格式,甚至街道的风情,都和中国古代比较相似。

    但一千六百年前异界能量的入侵,还是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定的变化。比如有很多植物动物杜变都不认识了,甚至建筑模式也有一定的改变,街道两边石制建筑多出了许多,不管是雕饰还是模样都带着一点玄幻色彩。

    不仅如此,街道上行走的剑客武士也多了许多,武道崛起可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权力平衡。

    不过杜变完全无心去体会城市的风情,加快脚步急匆匆地赶回家中,因为奶娘还等着他出手相救。

    凭借着身体原主人脑子的记忆,杜变来到了家中,这是一座不错的小院落。

    几年前杜忠父母带着杜变和女儿来到了桂林府,身上是几乎没有钱的,完全靠杜忠给人养马赚钱,生活过得非常艰难,一家几口租住在两小间房子中。

    奶娘的女儿杜萍儿长得美丽,几年前嫁给了梧州府的一个富贵人家,成婚之后不断补贴家里日子才好过一些。眼前这栋院子也是杜萍儿花50两银子给父母买的。总共有四间房还有一个院子,在桂林城也算是很不错的房子了。

    看到这个院落,杜变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杜萍儿的面孔。她比杜变大了两岁,是一个非常泼辣厉害的女人,也曾经是杜变的第一个幻想对象。在少年时期杜变尽管经常被萍儿欺负,但两人的关系也非常亲密。如果不是因为杜变天阉,萍儿一定会成为他的女人。

    来到桂林府之后,一家四口人相依为命。奶娘明明知道杜变是天阉,也打算把萍儿许配给杜变,萍儿自己也愿意。然而杜变不愿意耽误萍儿一辈子。所以他坚决去了阉党学院,一是减轻家里的负担,而是要解放萍儿。

    后来有一个梧州府的公子来桂林府办事,对萍儿一见钟情许下重聘。当时家中真的非常困难,一家人寄人篱下不说,那房子的主人垂涎奶娘的美色,几次三番来调戏。于是萍儿一咬牙便把自己嫁了,之后家中的日子也好过了。

    想起萍儿这个人,杜变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少年的许多画面。这真的是一个火辣大胆的女孩,对杜变做过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

    用力摇晃脑袋,把属于这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甩出去,杜变快速进入房子里面。

    “少爷……”杜忠迎了上来大哭道:“丽娘她肤色开始发蓝了,可怎么是好啊?她怕是要不行了。”

    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完全六神无主了,见到杜变之后变抓住他的手,哪怕曾经的杜变是个废物点心半点用处没有,这也不妨碍杜忠将他当成救命稻草。

    杜变赶紧来到床前,见到奶娘的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原本丰润秀美的面孔显出淡淡的蓝色,嘴唇已经从乌色变成发青,翻开眼睑,眼白的毛细血管发紫得厉害。

    没错,绝对是银蝥之毒。

    杜变赶紧取出了一百两银子买来的白头丹,小心翼翼用指甲扣下十分之一,然后道:“奶父,你去倒一碗温水了。”

    杜忠赶紧倒来一碗温水,然后眼巴巴望着杜变,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小主人身上。

    杜变将十分之一的白头丹放入温水中搅拌溶解,饭后掰开奶娘的嘴唇,将药水一点一点倒入她的嘴里。整个过程中旁边的奶父杜忠连大口呼吸都不敢,死死盯着杜变的碗。

    喂完药后,杜变也紧张地盯着奶娘的脸色,感觉到度日如年。尽管他从《炼丹学基础理论》书籍中想到了解救之法,但万一奶娘中的不是银蝥之毒呢?万一左鸣给的这白头丹没用呢?

    不过杜变显然多虑了,仅仅一刻钟后,奶娘脸上的蓝色开始褪去。半个小时之后,她嘴唇的乌青,还有眼白的紫色也开始退却,呼吸渐渐变得有力起来。

    ……

    注:为了谴责杜变的流氓行径,大家用推荐票砸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