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章:杜变又惊艳表演
    杜变为李文虺舍命挡箭之后的几天都是奶娘没日没夜地照顾杜变,杜变痊愈了之后她才回到家中,当时的她虽然有些憔悴,但她精神是愉悦的,身体也没有大碍,为何忽然就会病危了呢?

    尽管杜变是从现代地球穿越过来的,但对这个身体原主人的精神和感情也继承了下来许多,听到奶娘病危这个消息本能心急如焚,但他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奶父,你不要着急,仔细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奶娘具体有什么症状?”

    杜忠道:“今天早上起来还好好的,还说几天之后就是七夕节了,所以她出门去买一只鸡准备在家养几天,等七夕那天少爷回家把鸡杀了炖给少爷吃,却没有想到没过多久就有人跑来告诉我丽娘在路上昏倒了。我赶去一看,她已经人事不省,奄奄一息了。”

    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奶娘这不是发病,而是被害!

    杜变又问道:“具体有什么特征?”

    奶父杜忠道:“嘴唇发黑,眼白的血丝发紫。”

    杜变道:“找大夫看了吗?”

    “找了。”杜忠道:“借钱找了三个大夫,都没有看出是什么毛病,也都没法救,还让我准备后事,丽娘要是去了,我也不活了。”

    话一说完,奶父杜忠又哭得无比悲痛。

    杜变没有犹豫,他一定要救奶娘。如果任由奶娘这么死去,他就连畜生都不如了。

    “奶父,你在这里等着。”杜变道:“我这就去请学院的医生去救治奶娘。”

    这话一出,奶父杜忠仿佛有了主心骨,立刻叩头道:“好,好……”

    李文虺不在,杜变只能再去找李威。

    然而李威也不在,他听说白川今天一早就离开学院后,立刻感觉到有些危险,所以他放下课程离开学院,前往桂林府的东厂万户所,请他们出手帮忙,打算为杜变解除后患。

    无计可施,杜变只能只身一人去找阉党学院的一个炼丹师。

    在这个世界,好的大夫不一定是炼丹师,但炼丹师一定是好的大夫。寻常大夫救不了奶娘,炼丹师未必救不了。

    ……

    阉党学院炼丹师叫左鸣,已经六十几岁了,地位非常超脱,除了李文虺之外几乎谁的面子都不用给。

    现在他已经很少亲自去上课了,都交给他的几个学生,此时他正在自己奢侈华贵的屋中打坐,旁边一个丰腴柔美的女子为他煮茶。

    杜变直接冲进了左鸣的家中,让这位炼丹师非常不快。

    “让我去救你的奶娘,好大的脸面啊,痴心妄想。”左鸣听到杜变的话后顿时一阵冷笑,然后寒声道:“滚出去,否则我就让你将你叉出去。”

    杜变道:“我是山长大人的干儿子。”

    “不可能!”左鸣道:“李文虺就一个干儿子,在桂王府做副总管。”

    杜变道:“我是李文虺大人刚收的义子。”

    “我怎么不知道?”左鸣道:“就算是你是他义子,那又如何?”

    这话就让人没有脾气了,左鸣年纪太大辈分太高了,连李文虺都曾经是他的学生。

    而且炼丹师可没有医者父母心的节操,区区杜变的奶娘是完全无法劳驾他老人家的,甚至他连杜变是谁都不知道,是哪个阿猫阿狗啊?

    杜变心生一计,激将道:“我奶娘身体一贯无恙,今天早上忽然昏厥倒地。而且嘴唇发黑,眼白发紫,呼吸越来越弱。所有的大夫都找不到发病的缘由,看来就算炼丹师也救不了了。”

    左鸣不屑道:“不用激将法,我还是那句话,区区民妇还不够资格让我看病。”

    接下来,不管杜变怎么求他都无动于衷,炼丹师大多铁石心肠,指望他们善心大发是不可能的。

    忽然,杜变脑子回忆起昨天晚上看过的《炼丹学基础理论》,里面提到了一种特殊的毒虫叫作银蝥,是一种炼丹药的材料。此虫毒性不算烈,被咬了之后大约几个时辰后才会毙命。而且被咬的特征就是嘴唇发黑,眼白发紫。

    杜变忽然道:“左师,我奶娘是不是被银蝥所咬?”

    这话一出,左鸣一愕,不由得对杜变刮目相看。

    银蝥是一种偏僻的毒虫,只有少量的丹药需要它作为材料,关于它的介绍有几十个字而已。绝大部分都是说它在炼丹中的作用,对它的毒性根本就是一掠而过,属于无用内容,没有想到杜变竟然知道这一点?这非常难得啊?

    左鸣顿时道:“那好,我再考考你,中了银蝥之毒该怎么解?”

    这下子杜变抓瞎了,因为他背诵的《炼丹学基础理论》第一本里面没有这个内容啊?..

    “说不出来了?那就走吧。”左鸣冷道:“如果你能救那就你救,你救不了也别指望我,我才不会出手救治一个平民之妇,免得坏掉我见死不救的美名。”

    杜变绞尽脑汁地回忆,中了银蝥之毒后第一阶段的症状是嘴唇发黑,眼白血丝发紫,接下来第二症状就是皮肤呈现淡淡的蓝色。这种症状和银头蛇非常相似,而银头蛇的毒性就剧烈得多了,半个时辰就毙命,所以两种毒可能是相通属性,只不过毒性强弱不同。

    而中了银头蛇之毒后,需要第一时间服用白头丹。

    白头丹的炼造算是容易的了,直接采集一种叫作白头蒿的药草萃取提炼而成。但是成本却非常高,大约需要三百斤白头蒿才能提炼出一颗白头丹。

    不管是银头蛇还是银蝥又或者是白头蒿药草,原本地球上是没有的。都是天球交汇异界能量入侵后,地球物种发生突变的结果。

    确定了答案后,杜变道:“我知道该怎么救,服用十分之一颗白头丹即可。”

    这下子左鸣完全惊诧了,猛地站起来仔仔细细看杜变的脸,仿佛要彻底认识这个人。如果说一个职业炼丹师知道这一点不难,但偏偏杜变只是一个阉党学院的学员啊,炼丹学对他来讲只是一个副科啊。

    最最关键的是,如何解银蝥之毒书上是没有讲的。

    “你是如何得知的?”左鸣略带着兴奋道。

    杜变道:“炼丹基础理论的第349页里面有银蝥的讲解,第593页里面有银头蛇的讲解,被这两种毒物咬了之后症状非常相似,而且它们名字里面都带了一个银字,所以我觉得这二者的毒的属性应该是一样的,只不过烈度不同而已。白头丹能够解银头蛇之毒,我想也应该能解银蝥之毒,只不过剂量减少九成就是了。”

    “好!竟然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左鸣大声道:“绝对是炼丹学的奇才,难得一见,难得一见。”

    此时左鸣完全不复之前的冷淡,望向杜变的目光变得非常炙热道:“我可以去救你的奶娘,但是只有一个要求,你直接退学成为我的助手。你是炼丹学的天才,不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国学和武道之上了。只要你答应成为我的助手,我立刻去救你的奶娘。”

    这下子杜变就为难了,炼丹是一个非常枯燥的事情。炼丹师虽然超脱,但完全游离在权势圈之外。杜变的理想是去东厂成为权势熏天的阉党巨头,而不是埋头在实验室里面的炼丹师。

    最关键的是,他第一阶段的目标是在毕业大考夺取第一名进入东厂,否则会被梦境系统抹杀的。

    “怎么?你不愿意吗?”左鸣寒声道:“你若跟了我最多十年之后就可以接我的班,成为学院炼丹学总导师,相当于副山长待遇,这么清贵的身份有什么不好?”

    杜变怎么可能会来坐这种寡淡如汤的位置?他是要进东厂,享受权势熏天,让小儿止啼的感觉。

    不过,他还是装模作样想了一会儿道:“抱歉左师,我的理想是振兴阉党,振兴帝国,所以要让您失望了。”

    “哼,说得好听,只不过是权势熏心而已。”炼丹太监左鸣道:“既然你不答应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也只能见死不救了,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吧。”

    ……

    注:为了振兴阉党,杜变同志需要大家的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