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1章:狠辣美丽血观音
    接下来,杜变开始仔细思考这个梦境,还有这个血观音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心狠手辣,不将阉党放在眼里。

    而且这28万斤私盐绝对不是白川拿得出来的,他的全部身家不会超过三百两银子,那么这笔私盐是谁的?郎廷还是崔氏家族,又或者是北冥剑派?

    应该不是郎廷,虽然他有绝对的动机。但是他和李文虺同在阉党阵营,如果他掌握这28万斤私盐应该很难瞒得过李文虺,崔氏家族和北冥剑派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当然,最最关键的还是如何自救,并且绝对反击!

    白川既然已经要谋害自己了,那这个人绝对不能留了,除恶务尽。

    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向李文虺求救,但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难道告诉李文虺你梦境会预知明天发生之事,那不就等于告诉他自己舍命挡箭是一种投机吗?

    况且,李文虺此时不在桂林,正在前往广州府的路上。

    那么最靠谱的自救办法就是,第一,知己知彼,查到那个女扮男装人的身份。第二,暂时不要离开阉党学院,只要在学院内自己是绝对安全的,不管是白川还是其他人,没有人敢在学院内对自己动手。

    至于杀白川?杜变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计划,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计划。

    想通了这一点后,杜变继续躺下睡觉=,此时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

    睡着之后,杜变再一次做梦了,而且梦的就是今天学习《炼学基础理论》第一部的内容。

    梦境中的时间依旧是放缓了近十倍,梦境中的脑域使用率依旧是提升了十倍。

    所以,仅仅六个小时的梦境,就让杜变完全背下了《炼丹学基础理论》第一部,整整六百页的内容,一半是文字,一半是图片,这个梦境简直是神器啊。

    ……

    次日,杜变醒来,第一时间检验自己梦境的学习成果。

    果然,《炼丹学基础理论》第一部完全背得滚瓜烂熟,不但所有文字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随便找出一幅图都能够完整地出画出,就仿佛深深铭刻在脑海中一般。

    那么接下来,杜变就要想办法解决今天会遇到的危机了,按照昨夜的第一个可怕梦境,白川今天就会出手谋害他。

    首先,要弄清楚梦中杀他的女人是谁,是不是所谓的血观音?提供28万斤私盐的幕后黑手或许很重要,但当务之急就是查清这个女人的身份。

    杜变拿出炭笔,一边回忆,一边在白纸上作画,用素描写真的方式,将那个女扮男装女子一点点画出来。

    在现代地球,杜变是一个精力非常旺盛之人,对什么都好奇。所以什么都会一点,调酒啊,弹琴啊,画画啊,但没有特别深厚造诣,完全是靠着聪明才智得到一个还不错的水准。..

    整整一个小时后,一个冷酷美丽的女子就跃然纸上,非常的形象逼真。

    杜变卷起画卷,去找一个人帮忙,看是否能够认出这个女子。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她应该是一个大人物。

    ……

    杜变能够找的只有李威。

    “老师,您认识这个人吗?”杜变展开画卷。

    李威一看,顿时目中露出惊艳之色,不是画卷中的女子很美,而是惊艳于杜变的画技。

    “你画的?”李威问道。

    “是的。”杜变道。

    “栩栩如生啊,就好像真人印上去的一样,太了不起了。”李威道:“就光靠这画技,你都能够在山长身边立足。看看那些通缉犯的画像,就简单的几笔根本认不出来。要是所有通缉画像都跟你这样,哪里还有漏网之鱼啊。”

    “老师过奖了。”杜变道:“您认识画像中这个人吗?”

    李威点头道:“当然认识,她就是血观音!”

    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喊错的外号,这女人叫血观音,很显然就是心狠手辣之辈。

    杜变道:“那她是做什么的?”

    “血蛟帮的帮主,武功极高。”李威道:“她是整个广西行省最大的海盗兼走私犯之一,桂林府最大的地下势力头子之一,杀人无数,让许多人闻风丧胆。”

    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竟然是最大的海盗头子,最大的黑帮头子,实在是违和感十足啊,难怪她拥有性感的小麦色肌肤。

    不过这个身份没有杜变想象中的高啊,她是如何不畏惧阉党学院的权势动手杀杜变的?她难道不怕李文虺的雷霆之怒吗?

    杜变道:“她或许很可怕,但这个身份对我们阉党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

    李威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个女人我们阉党也不愿意招惹。”

    杜变惊讶道:“不会吧,不管是海盗还是黑帮头子,见到我们阉党都应该老鼠见到猫一样啊,这种人最应该巴结的就是东厂啊。”

    李威道:“因为这个女人是镇南公爵的义女,她是镇南公府的黑手套。而第一代镇南公是太祖皇帝的义子,所以镇南公算是阉党小半个主子,血观音捞钱是为了镇南公的军队筹集军饷镇守安南边境,你也知道现在安南国内战打得正激烈。”

    杜变道:“那这位镇南公为人如何?”

    李威道:“忠臣,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的忠臣,帝国的一品武道强者,整个南方有数的顶级高手。”

    这下子杜变明白为何阉党也不愿意招惹血观音这个女人了,因为某种程度上她也是在为国分忧,只不过手段很不光彩而已。而这位镇南公,大概也是属于整个南方都不能招惹的几个巨头之一。

    如今大宁王朝的财政非常紧张,很多军队都要自筹军饷。为了给镇南公的军队筹集军饷,血观音不惜得罪阉党学院杀掉杜变,因为这28万斤的私盐确实足够丰厚。

    “你怎么会问起这个人?”李威问道。

    杜变道:“之前无意在街上看过她,行为狠辣之极,而且冷冷瞪过我一眼。”

    李威道:“日后你再遇到她的时候,记得低下眼睛别看她。她非常痛恨自己的女人身份,而且喜怒无常,之前就有人因为有人盯着她的脸盯着她的胸看,结果被活活挖去了眼睛。”

    这种女人真是让人头疼啊,手段狠辣,武功高强,偏偏后台又硬,基本上所有人遇到的就只能避而远之了。

    然而,梦境中竟然给了一个任务,拯救血观音,这么牛叉的人物还要自己去救?

    如果是普通的黑道人物,杜变还会想办法将她解决掉免去后患。然而这个女人身份特殊,李威是肯定弄不死她的。利用广西行省阉党的势力或许可以做到,但是付出的代价无法估量,杜变不觉得自己有这么重的分量。

    所以在李文虺回来之前,在除掉白川之前,杜变保证自己安全的法子只有一个。

    绝对不要离开学院一步,血观音就算再凶悍,也不可能进入学院抓人的。

    “好了,我去上课了。”李威道:“还有什么事情的话,等下课你再来找我。”

    “是。”杜变道:“对了,老师您帮忙关注一下白川在不在学院内?您昨天说得很有道理,我觉得他可能会狗急跳墙想办法害我。”

    李威点头道:“好,我会盯着他的。”

    ……

    杜变告辞了李威,回到自己的宿舍,拿出《炼丹学基础理论》的第二部开始学习。

    片刻后,李威出现在杜变的宿舍之内,表情非常严肃道:“白川果然不在,今天一早就离开学院了,你绝对不要离开学院半步知道吗?在学院里面,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分毫。”

    “是,老师。”李威点头,然后急匆匆出去了,出门的时候又再一次强调道:“绝对不要出学院半步!”

    杜变继续在宿舍内温习书本,并没有多少慌乱。

    然而……半个时辰后。

    奶娘的丈夫杜忠出现在杜变面前,脸色惊惶悲痛,叩首道:“拜见小主人。”

    尽管现在杜变已经不是杜府的少爷了,但杜忠每次见到还是必称小主人。

    “奶父不必如此。”杜变赶紧将他扶起道:“我已经不是杜府的少爷了,您和奶娘对我视如己出,怎么可以行此大礼。”

    奶娘是杜变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而眼前这杜忠杜变也算是爱屋及乌了。

    “少爷,您赶紧回去看看丽娘,她今日一早忽然发病,如今奄奄一息,恐怕命不久矣了。”杜忠一头磕在地上嚎啕大哭。

    “什么?”杜变目光一缩,果然还是来了!

    这并不出乎杜变的意料,对方肯定会想办法将他逼出学院的。

    看来这个除恶必尽的任务还必须要完成了,这个白川还必须要想办法弄死了!

    ……

    注:出现小姐姐了,大爷,发个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