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9章:对杜变的天大奖励
    而郎廷则脸色猛地一阵惨白,以他的涵养都无法掩饰内心的惊骇。

    因为杜变不但举起了20斤的石锁,而且是轻而易举的举起,关键不是挺举,而是抓举。

    众所周知,抓举比挺举难得多得多。能够抓举二百斤,就能够挺举近三百斤。因为挺举会让石锁的横杆在胸肩上又一次支撑和缓冲,然后全身再一次发力。

    现在,杜变轻而易举地抓举20斤,证明他的挺举力量超过350斤,甚至更多。

    这……这就让人无比惊骇了!

    仅仅十五天啊,杜变的力量就提升了几百斤之多,远远超过别人三个月,甚至半年的努力。

    他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太阳西出也不可能啊,做梦都不可能啊?

    这样的例子,自从阉党学院成立以来,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仅仅半个月啊!

    而这个时候,杜变又走到了另外一个巨大的石锁面前。

    白川眼睛不由得睁大,他,他想要做什么啊?

    这,这可是四百斤的石锁啊!

    老实将,白川作为老师也就是这个水准了。但是他可是足足练了好几年,臂力才到这个级别的啊。

    甚至在即将毕业的这一届阉党学员中,单纯力量上挺举四百斤也能名列前茅了。

    杜变半个月前才仅仅只有四十斤的臂力,现在竟然试图去举四百斤的石锁?他这是疯了吗?

    李威也喊道:“杜变,你已经赢了,不要莽撞,伤了筋脉就麻烦了。”

    对于一个年轻的太监来说,四百斤的力量已经非常惊人了。

    “我试试……”杜变深深吸了一口气,抓住四百斤石锁的横杆,开始运力。

    “起!”一声爆吼。

    杜变猛地一把将四百斤的石锁举过了头顶,动作依旧流畅,行云流水。

    所有人长大的嘴巴已经完全无法闭拢了,太,太惊人了!几乎完全让人无法相信,感觉到完全的不真实啊。

    而此时的白川,真的已经完全麻木了,他的脑子里面只有几个字:这个世界上真他妈的有天才,而且还是这么……超乎想象的天才。

    半个月力量提升十倍,这……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神鬼也没有这么能力吧!

    然而此时的郎廷,在彻底的惊骇之后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他甚至已经不太在乎学生白川的命运了,他在乎的是一件事。

    杜变是一个天才,一个绝对少见的天才,而且他一定会成为李文虺的嫡系,这对他郎廷非常非常不利啊。

    阉党的上升通道很狭窄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不能上位除了看你自己的能力,还要看你的接班人如何。

    然而此时内心最最狂喜的不是杜变,而是李文虺!

    而李文虺望向杜变的目光则是充满了无比的火热,他当然不在乎这一场输赢,也不在乎白川的死活。他看到的不是一个天才,而是他李文虺的接班人,整个阉党领袖的第三代接班人。..

    他李文虺是第二代,杜变是第三代。

    一个势力集团,一个党派能否强大而富有凝聚力,一个强大的领袖至关重要,阉党尤为如此。

    李文虺坚信自己能够率领阉党在大宁王朝的斗争中不败,甚至还要发扬光大。所以他没有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眼里,他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命不值钱,阉党的未来,大宁王朝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武将集团因为掌握强大的武力,已经独立成党,自成体系。

    文官士大夫集团掌握巨大的经济命脉,更是权势熏天,而且他们的武力短板已经让天下无数的武道门派弥补上了。

    过去的几百年,武将集团和文官士大夫集团一直都在侵袭皇室的力量。不仅如此,这两个集团如同贪婪的巨兽,不断地吞噬帝国的资源壮大自己,使得帝国的力量逐渐虚弱。

    北边的黄金家族,东北边的蛮族正在崛起,不断侵蚀帝国的北部边境。

    东海之外的东瀛更是趁着帝国的虚弱攻打朝鲜王国,几乎成功占领了整个朝鲜。南边的安南王国,更是在几十年前就脱离了帝国的统治,如今的安南正爆发内战,而帝国只能镇守边境无力干涉,无法派出一兵一卒去支援安南王。云南广西等多地土司的叛乱此起彼伏。

    所以大宁王朝虽然看起来依旧强盛无比,是整个东亚的天朝上国,但已经内忧外患。

    皇帝唯一能够如指臂使的就是阉党集团,而阉党内部更是错综复杂。大部分阉党成员都有劣根性,比如势利,刻薄,贪婪,所以一定需要一个绝对强大有力的领袖才能镇压住阉党所有的派系,将整个阉党凝聚成一股绳,才能在大宁王朝的内政外斗中取得胜利。

    阉党是皇帝陛下最后的长城,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是笑谈,但对于李文虺来说却是终身的使命和理想。

    现在他从杜变身上了下下代阉党领袖的光芒,未来阉党几十年强盛团结的希望。

    杜变将石锁放下,他觉得自己还能举起更重的力量,因为20斤的石锁抓举还是轻而易举啊。

    李文虺上前,将手放在杜变的肩膀上道:“孩子,咱爷俩的命运算是真的连在一起了。”

    这句话直接就定下了杜变作为李文虺继承人的基调,代表着他今后会动用一切资源去培养杜变,就如同他的另外一个干儿子李鸣岐一样,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桂王府的太监副总管。

    听到李文虺的这句话后,郎廷又是面色一变,然后拼命掩饰发青的脸色,笑着朝李文虺拜下道:“恭喜山长,贺喜山长,又得一匹千里驹。”

    至于白川此时已经成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了,完全没有人理会他的命运。而他此时心中真的是妒忌欲狂,但是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命运,他真的不想被贬为杂役太监啊,顿时他直接跪了下来,叩首道:“我有罪,请山长垂怜让我戴罪立功,千万别把我贬为杂役啊。”

    作为基础武道的老师虽然没有什么权势,白川心中也大大不满足。但是好歹在学院内还是人上人,受到几百名学员的敬畏。而成为杂役太监,那真的是人见人欺,人见人踩,奴才中的奴才,一辈子不能翻身了。

    李文虺这才朝白川望来一眼,冷道:“剥下你的教头武袍,杂役太监是没有资格穿丝绸的。换上粗布衣衫去浣衣处,专门负责洗衣服,但愿能洗去你内心的龌蹉。”

    这话一出,白川顿时瘫倒在地,如同被雷击一般。

    杂役太监尽管是的底层,但也分三六九等,伙夫太监负责做饭,还负责一定的采购。制衣处的太监负责学院的服装裁剪,也有一定的油水。而园艺太监负责学院的树木裁剪,已经足够卑微了。

    浣衣处天天有洗不完的衣服,简直是低贱中的低贱,比扫地的太监还不如,真的仅仅比端屎倒尿的太监好一点点了。白川从基础武道教头一下子沦为专门洗衣服的,真的是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真的如同末日一般啊。

    “啊……”白川再也没有丝毫体面,直接坐在地上嚎哭出来。

    这就是阉党中的大多数,得意时忘形张狂,失意时丢魂落魄,完全没有多少体面的。

    李文虺厌恶地望了一眼,然后叹息道:“任重而道远。”

    距离阉党成为真正的精英团体,真的还需要几代人的培养。

    “孩子,这两天你温习一下炼丹学的理论基础,我会挑选最优秀的大师培养你,让你在毕业大考中脱颖而出。”李文虺还是没有忍住,摸了摸杜变的头顶,因为这是对小孩子的表示亲密的方式,他是不应该做出来的。

    然后,他就要直接离去。

    杜变道:“山长,我还能举得更重,这半个月我的力量提升了很多很多。”

    其实四百斤对于杜变来说差不多已经到顶了,刚才他举起四百斤石锁的时候虽然依旧一气呵成,但全身的筋脉都已经暴起了。

    “哈哈哈哈……”李文虺大笑道:“我知道,以后找机会给我显摆吧。”

    李文虺走了,最近他的事情很多,甚至称得上是焦头烂额,今天上午能够挤出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是极其难得了。如今杜变表现得这么逆天,让李文虺一扫之前的内心阴霾,精神灼灼离开了阉党学院,投入到和文官武将集团的斗争之中,去应对他自己的一场巨大危机。

    接下来,就是杜变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了,该处置白川了!

    ……

    注:震惊部票够了,吃惊部又不够了,请求推荐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