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8章:上演奇迹,震惊全场
    “你怎么会吐血的?”李威道:“你不是已经好了吗?”

    接着,他伸手握住杜变的手腕脉搏,发现脉搏正常有力这才放心下来。

    杜变道:“或许是试炼的时候有些过火了,淤积在体内的血吐了出来,没有什么大碍。”

    “什么?”李威惊声道:“你这段日子还在坚持试炼?而且还练到吐血?你不要命了?”

    接着李威直接道:“我这就去告诉山长,你的力量考试取消,我们直接认输,至于那二十鞭刑等你身体彻底好了再说。”

    言语中,关切之意溢于言表,而且说完后直接朝外面走去。

    杜变刚进上去拦住李威,道:“老师,放心我没事的,我的力量增强了许多,我想要试一试。”..

    “都吐血了怎么会没事?”李威道:“你一个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作为大人不能见你这样。”

    杜变认真道:“李老师,我知道你在关心我。但是这几天的试炼真的让我提升不小,我真的想试试自己的力量究竟提升到何等地步?至于我的身体,你已经把过我的脉搏了,非常强健有力。”

    李威看着杜变良久。

    杜变道:“老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相信我!”

    李威终于点了点头道:“好,但是千万不要勉强,感觉到抓不起来就直接放弃,绝对不要伤了筋脉。上一次你筋脉损伤太严重了,到现在应该都没有完全恢复,如果再一次受伤后果不堪设想。”

    “是。”杜变道。

    “那你跟我来。”李威道。

    杜变洗漱完毕,换上了干净的衣衫,跟着李威离开了这个呆了半个月的房间。

    证明自己的时刻到了。

    ……

    李威先带着去杜变吃了一顿好的,见到他几乎狼吞虎咽的,顿时稍稍放心了不少,能够有这样好的胃口说明身体没有多大的问题。

    吃完后已经差不多早上起点左右了,李威道:“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力室接受力量考核了,准备好了吗?”

    杜变点了点头,何止是准备好了,浑身的细胞简直都兴奋起来了。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大的力量,反正他最后一次测试自己的力量得到的数字是35斤。

    “走。”李威道。

    两个人来到了阉党学院专门的力室,这里的石锁就更加一应俱全了,而且细分到了两斤级。

    这场赌局的另外一个当事人白川已经来了,见到杜变之后脸上露出了微笑,一幅胜券在握,风轻云淡的样子,完全不似之前对待杜变的苦大仇深。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李文虺和郎廷联袂而来。

    副山长郎廷道:“再一次重申,如果杜变完成了力量的考核,就代表着拥有非凡之天赋,白川完全是在妒嫉贤能,所以要向杜变道歉,并且从学院教师行列开除贬为杂役太监。如果杜变无法完成力量测试,则鞭刑二十赶出学院,二位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杜变和白川异口同声道。

    郎廷道:“那就签字画押吧。”

    杜变和白川上前,分别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按下了指印。

    李威忽然道:“山长,杜变这几日不顾身体受伤,依旧强行在房中利用石锁进行力量的试炼,今天早上我去唤醒他的时候,见到他吐了很大一口血。所以我提议,若是杜变输了,鞭刑能够缓期等到他彻底痊愈后再执行。”

    白川立刻道:“这不合适吧。”

    “闭嘴。”郎廷冷道,然后朝着李文虺躬身道:“一切由山长说了算,有一句老话说得好,童言无忌。我看就算是杜变输了,是否鞭刑,是否逐出阉党学院都有待商榷,一切由山长乾坤独断。”

    郎廷姿态表现得很低,但却是在将李文虺的军了。

    李文虺道:“郎廷你用错词了,什么叫乾坤独断?我又不是陛下口衔天宪,哪有乾坤独断的资格?

    接着李文虺望向杜变道:“不过我阉党言出必行,杜变输了,鞭刑依旧,逐出学院依旧。”

    “是。”郎廷的腰弯得更低了。

    而白川大声道:“山长英明。”

    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杜变已经必输无疑了。之前的李文虺对杜变是抱有希望的,因为他确实渴望杜变是那种百年不遇的奇材,所以才会提出这个赌约。

    但是杜变第一天的力量试炼就打破了他这个幻想,两个25斤的水桶就差点让杜变筋脉断裂,这样的身体素质很难是什么练武奇才。所以他心中早就做好了杜变输掉的打算,而且已经为杜变铺好了后路。

    “那就开始吧。”李威道:“杜变,你选择多重的石锁?”

    “90斤。”杜变道。

    阉党学院一年级学员力量考核的及格就是抓举90斤,挺举20斤,而杜变和白川的赌局也是90斤抓举,完成就算是赢。

    杜变喊出了这个数字,所有人都觉得他这是另类的放弃。如果是真的想要拼一拼,肯定是一点一点往上加的,那又一下子就冲击最高力量。

    所以,所有人更加觉得杜变败局已定。

    这里的石锁已经非常像是现代地球的杠铃,只不过中间的横杠是木头,两边是石块。

    站在90斤的石锁面前,杜变充满了期待,又有一点紧张。尽管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但所有的试炼毕竟是在梦境中进行了,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万一梦境中的试炼一切都是虚幻的呢?而且,35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测试过自己的力量了。

    深深吸一口气,杜变弯下腰抓住石锁的横杆。

    李威后面紧张地望着杜变,道:“记住我说的话。”

    他早就嘱咐过杜变,觉得举不起来千万不要勉强,绝对不要再伤了筋脉。

    抓住石锁后,杜变开始运力,然后猛地举起。

    顿时,他脚下猛地一阵踉跄!

    不是因为石锁太重,而是他用力太过了,觉得这是一个很重的东西,所以使出了自己很大的力量,但结果这个石锁显得太轻了,所以脚下一阵踉跄。

    脚下踉跄着,杜变直接将一百九十斤的石锁举过了头顶,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停顿。

    所有人都等待着杜变提不起来放弃的那一刻,然而他就这么一下子举过头顶,没有丝毫的准备。

    惊诧,无比的惊诧!

    郎廷和白川瞬间就呆了,脸上一下子甚至失去了表情。

    而李文虺目光猛地爆亮,然后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切。李威本要冲上前扶住杜变,但见到他举起来后,顿时定格在原地,脸上充满了绝对的不可思议。

    足足几秒钟后,李威赶紧道:“好了,时间够了,赶紧放下。”

    杜变将石锁放了下来,半途被李威接住,大概是怕他砸到了自己的脚。

    接着面色震惊地抓住杜变的手臂,去感受他的脉搏,还有筋脉的受损情况。

    “杜变,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李威沙哑道,这实在是太意外了啊。

    杜变道:“这半个月我每一天都在苦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白川脸色苍白,嘶声道:“这半个月你明明瘫倒在床上起不来,半个月前你明明只能举起四十五斤,怎么一下子能够举起一百九十斤了?这绝对不可能!”

    说罢,白川完全不顾李文虺在边上,直接上前抓住抓起90斤的石锁验证重量,他以为有人在石锁上作弊。

    然后抓起之后他就知道,杜变没有作弊,这石锁的分量实打实的90斤。

    “不可能,不可能……”白川喃喃自语道:“半个月的时间,力量死也不可能提升50斤,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此时,副山长郎廷已经冷静下来了,呵斥道:“白川你胡说什么?你这是连我也质疑了吗?”

    接着,郎廷朝着李文虺恭敬道:“山长,那接下来20斤的挺举是不是要继续呢?”

    杜变举起了90斤的石锁确实让郎廷无比的震撼和意外,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注意到刚才杜变举起石锁的时候脚下一阵踉跄,很显然已经到达极限了。所以接下来20斤的挺举或许是举不起来的,只要他举不起来,白川还是赢了赌局。杜变尽管会被证明是一个天才,但他还是要被鞭刑二十,逐出学院。

    这样或许赢得不光彩,但那也是赢了。阉党就是要言出必行,愿赌服输。

    “继续,当然继续。”李文虺道,他的目光始终盯着杜变,充满了绝对的炽热。

    李威亲自检查20斤的石锁,确认没有一点问题后,来到杜变的面前用力拍打他的肩膀道:“好孩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给山长和我都争了一口气。”

    杜变来到20斤的石锁面前,闭上眼睛,平复自己的呼吸。

    而此时白川才想到这场赌局关系到自己的命运,如果杜变赢了,他白川就要被开除贬为杂役太监了,而且心胸狭窄妒嫉贤能的名声就要背一辈子了,永远都会成为杜变的踏脚石,这几乎比死还要难受啊。

    现在白川真的顾及不上杜变是不是天才了,他只在乎自己的命运了。甚至心中非常后悔当时为何要拉着杜变到李文虺面前对峙,否则也不会有今日之危啊。

    “千万别成,千万别成,祖宗保佑,漫天神佛保佑……”度日如年的白川开始在心中祈祷,以至于说出口。

    但是李文虺已经不在乎他的丑态了,只是紧紧盯着杜变,他此时甚至比白川还要紧张,无比渴望杜变能够成功。

    杜变弯下腰,抓住20斤石锁的横杠,深吸一口气,猛地举起。

    成功了!

    依旧非常轻松稳健!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唯独白川喉咙里面发出一阵无比怪异的声响,眼睛猛地爆睁。

    ……

    注:震惊部急需推荐票,请求支援,请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