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7章:试炼结束,该去装逼了
    而此时的杜变正在新的梦境中拼命,这已经是他梦中试炼的第五天了。

    新梦境是在黄河,大雨倾盆,河水暴涨,水流如同万马奔腾。不要说人进入水里,就算车子掉入黄河中也直接被冲走了。

    而梦境中,他直接被扔到惊涛骇浪的黄河之中,瞬间就被惊人的洪水卷走了。

    在水中,他拼命地和洪水做斗争,拼命地往岸边爬。他的身体太轻了,所以就抱起一块大石头,一步一步往岸边走,想要逃脱性命。

    一次又一次地丧命,一次又一次地被卷入浪底之下。

    如果说之前在冰天雪地的暴风中前行艰难,那在洪水中逆水前行简直就是地狱级难度,每走一步都要付出近乎生命的代价。

    可怕的洪水如同无数巨锤一般,从四面八方疯狂捶打你的身体,杜变每一次活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三分钟。

    一次又一次地复活,一次又一次地重新试炼。全身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寸筋脉,每一寸骨骼都在战斗。

    冰天雪地梦境,杜变一天时间就过了。然而这第二个黄河梦境,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他依旧没有完成试炼。

    具体死了多少次?他真的已经完全不清楚了。因为他的身体太轻了,完全抵挡不住黄河的洪峰,所以需要抱着一块石头才能稳住,但他的力量不够,抱的石头太轻,还是会被洪水卷走。

    每一次身体到达了极限,他就会醒来,刚好在梦境中九个小时。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李文虺这段时间不在学院之内,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而李威来过三次,送来了新的豹胎油,而且给杜变煮了新的药汤。

    只不过每一次来的时候,杜变都躺在床上睡觉。李威也没有喊醒他,心中觉得更加难受和酸涩。

    那个伙夫太监依旧每天来送饭,他每一次来的时候都见到杜变躺在床上,所以更加笃定杜变已经瘫痪了,心中更加幸灾乐祸,有一次直接将脏水泼在杜变的床上,然后去向白川领功,希望拿到他的奖赏。

    白川又给了他一块小碎银,然后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银子,这段时间就当咱们没有见过。”

    “明白。”伙夫太监道,然后又熟练地行了一礼。

    白川道:“对了,三天之后杜变会被鞭刑,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一定要去。”伙夫太监道:“这十来天每天给他送饭,他算老几啊?让我侍候他?我巴不得见他被打死。”

    ……

    已经过去十二天,距离杜变和白川的赌局还有三天时间。

    杜变在黄河梦境中也已经被折磨淬炼九天了,他依旧没有完成这段试炼,他怀中抱的石头还是太轻,所以每次依旧被可怕的洪水卷走死去。

    当然没能完成试炼并不代表着没有进步,杜变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一直都在提升,每一天都在提升,因为梦中他抱的石头每一天都在变大变重。只不过没有完成黄河梦境试炼,他不想测试自己究竟提升了多少力量。

    第十三天,杜变依旧没能完成黄河梦境试炼,距离他和白川的赌局还有两天。

    第十四天晚上,这是杜变完成黄河梦境试炼的最后机会了,明天上午他就要去履行和白川的赌局。杜变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力量究竟是多少,他当时立下了自我约定,除非完成黄河梦境试炼,否则绝对不去验证自己的力量。

    白川又来了,给杜变煮了新的药汤,等杜变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杜变舒舒服服地泡在温热的药汤里面,彻底地放松全身,让药汤尽量深入自己的体内。泡了两个小时后,又给自己全身都涂抹了豹胎油。

    做完这一切后刚好晚上十点,他之穿着最简单的短裤,用最舒服的姿势躺在被窝里,进入梦乡。

    和白川命运赌局前的最后一次试炼,能不能完成,就看今夜了。

    在梦境中杜变又一次进入了炼狱一般的试炼,再一次跃入看可怕的黄河之中。

    “轰轰轰……”

    可怕的黄河潮水不断地冲击他的身体,如同无数巨锤击打,几乎让他要吐血。当然现在的情形已经好很多了,前几天刚刚进入这个黄河梦境的时候,杜变几乎是秒死。

    “啊……啊……”梦中的杜变心中狂吼,弓下身体两只脚仿佛钉在河底一般,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直接被冲走了,至少能够站住。

    被洪水大浪冲击的每一秒钟,都是巨大的折磨,每一秒钟都要付出巨大的力量。

    紧接着,杜变用最大的力量猛地弯腰抱起一块巨石,他之前从未抱过的巨石。

    他的身体实在太轻了,一旦开始在水里行走一定会被冲走,所以要抱一块巨石增重。他在黄河梦境他试炼了整整十二天了,抱的石头越来越大越来越重,只有足够重才不会被水冲走,一直到了昨天他抱起的巨石还是太轻,只要开始移动立刻就被水冲走。

    这一次抱的巨石是不是足够重呢?

    抱着巨石,杜变用尽全力朝着岸边移动。

    结果非常惊喜,他没有被冲走。这代表着今天怀中抱的巨石足够重,已经可以抵御可怕的洪水冲击力了。

    只不过这块巨石实在太重了,杜变光抱着不动就非常的吃力,而在洪水中行走就更加艰难了,简直每一步都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一步,两步,三步!

    仅仅走了三步不到两米距离,身体的极限早早来了,杜变浑身颤栗,全身筋脉仿佛要断裂一般,在梦中的他也头昏眼花,仿佛要昏厥过去。

    四步,五步!

    杜变所有的力量耗尽,包括精神力,眼前一黑直接昏厥倒地,然后被可怕的洪水卷走死于非命。

    今天晚上的第一次试炼失败,但至少他不会一行走就被洪水冲走,这完全是可喜的进步。

    ……

    很快,杜变又再一次在黄河梦境中复活,开始了新的试炼。

    幸亏这是在梦境之中,每一次复活的时候杜变就全身精力饱满,甚至比之前更有进步。

    “砰……”

    梦中的杜变再一次掉入可怕的黄河之中,巨大的洪水再一次疯狂地冲击。

    “啊……”杜变使出全身力气,弯下腰让自己钉在河床的地面上,先让自己稳定下来。

    然后,开始抱起刚才的那块巨石,开始艰难的朝岸边行走。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极限到来了。

    五步,六步,七步,杜变直接昏厥,被洪水卷走,再一次死于非命。

    第二次试炼有所长进,朝着岸边多行走了整整两步。

    很快,杜变再一次复活,开始今天晚上的第三次黄河梦境试炼。

    ……

    就这样,杜变一次又一次死去,一次又一次复活。

    每一次试炼都有进步,或者多走了一步,或者多走了两步。

    又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复活了多少次。

    杜变在黄河巨浪中走得越来越远,距离岸边越来越近。

    十步,十五步,二十步,三十步,五十步,八十步!

    最后,这个数字定格在八十三步,因为他已经到岸边了。

    成功了,成功了!

    已经痛苦到麻木的杜变忽然见到了岸边的巨石,顿时一阵狂喜,猛地抓住拼命往上一跃,冲出了水面,回到岸边地面上。

    终于……终于完成了黄河梦境的试炼。

    在现实中整整十二天,而在梦境中或许是一百二十天,甚至更久。

    他真的记不得在梦境中自己死了多少次了,一千次,两千次?

    这个地狱一般的梦境终于完成了,杜变心中豪迈,无比狂喜。

    站在岸边,望着滔滔的黄河,杜变一阵嘶吼。

    然而紧接着,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杜变猛地惊醒过来,发现胸前湿漉漉的,还有一阵血腥味,伸手一摸竟然是真的吐血了。

    刚才在黄河梦境中的试炼实在太过于极限了,以至于在现实他都吐血了。而且杜变撑起身体的时候,发现浑身都是剧痛的,全身的筋脉都暴起,受损比较严重,而且还有些许的内伤。

    这样可不行,明天就是检测他力量的时候了,将直接决定他和白川的命运。

    杜变强忍着浑身的疼痛起床,走入已经彻底凉掉的药汤开始浸泡,并且服用李文虺留给他的豹筋丸,豹血丸,恢复筋脉和元气。

    泡了一个小时后,杜变用清水洗干净身体,然后往全身都涂满豹胎油。

    此时大约是凌晨三点钟,距离天亮还有四个小时,换上最舒服的睡衣,杜变进入被窝睡觉。

    他这样受伤的状态可不行,根本举不起太重的分量,明天的力量考试肯定会吃亏。他必须抓紧最后这四个小时进入梦境,恢复筋脉损伤和内伤。

    果然睡着之后,杜变再一次进入了梦境。

    梦境中他同样在睡觉,只不过是泡在温暖的药汤中睡觉。与此同时,他的筋脉,骨骼,五脏六腑拼命地吸收药汤,豹胎油,豹血丸,豹筋丸的能量。

    受损的筋脉和内脏快速地恢复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痊愈,速度达到了现实世界的几十倍。

    ……

    次日一早,七点钟不到,李威再一次来到杜变的房间,发现他依旧躺在床上睡觉吗,而且还发现了被子上一大堆血迹。

    杜变吐血了?

    李威心中一惊,赶紧上前探杜变的呼吸,还好呼吸是有力的。

    “杜变,起来了,该去面对白川了。”李威轻轻晃动杜变。..

    杜变睁开眼睛,清醒了过来。梦境系统果然牛,仅仅四个小时的睡眠就他彻底痊愈了。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不管是力量还是精神都在巅峰状态。

    白川,你完蛋了!

    ……

    注:杜变吐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