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3章:白川悔断肠,炼力
    这话一出,白川面色剧变。十年前从阉党学院毕业后没能去制造局,矿务司等实权部门而是成为一个基础武道的老师他已经很不甘了,如果将他贬为杂役太监,那这辈子都没有指望了,真不如死去。

    接着李文虺又道:“杜变,但半个月后你的力量达不到这个目标,我会将你鞭笞二十,然后逐出阉党学院,我作为山长要的就是公平。”

    顿时杜变也吓了一大跳,他还真的没有什么把握啊,不知道梦境系统对力量的提升会不会有用。不过这样一来也就公平了,白川也无话可说。

    “我不是在征询两位的意见,而是在命令你们,半个月后见。”说罢李文虺不给二人任何分辨的机会,直接离去。

    这下爽了,两人都骑虎难下了。尤其是对白川来说,他真的只是一时愤慨或者是妒忌心起才会来李文虺面前告状,没有想到却把自己给装了进去,半个月后两个人注定有一个人要完蛋。

    白川深深吸一口气,道:“杜变,阉党学院的鞭刑是非常可怕的,二十鞭下去保证你小命呜呼。你现在放弃离开学院还来得及,炼力是基本功,就算是天才也需要一步一步来。你这样手无缚鸡之力想要在半个月内提升近二百斤力量,完全是天方夜谭,难如登天。”

    输人不输阵,杜变笑道:“既然如此,白川老师你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见棺材不掉泪!”白川冷哼道,然后直接离去。

    杜变一人留在力室之内,看着满地的石锁头皮也一阵阵发麻,别看他刚才嘴硬,其实心中也没底。

    梦境系统是属于脑域范畴,能够增强他的记忆,能够让他领悟,但是否能够修炼力道真的就不知道了,如果不能那半个月后他就彻底完蛋了,但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

    白川有些心事重重地出现在副山长郎廷的面前,将整个事情的经过细细告知,郎廷不仅仅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靠山。

    “蠢不可及。”郎廷呵斥道:“你竟然为了区区一个学生而搭上自己的前程,真是荒谬可笑。”

    白川道:“可是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山长的命令谁也无法挽回,我当时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杜变这个废物完全是在愚弄我。”

    郎廷冷道:“如果杜变是个废物,你又担心什么?”

    顿时,白川没有话说了。

    郎廷目光盯着白川,道:“你严肃认真地告诉我,杜变是不是在演戏?一定要说真话,这非常重要。”

    “按理说,杜变绝对无法在一夜之间完成马步课程的。扎马步是最基础的功夫,是完全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白川想了一会儿道:“然而,根据我的直觉他不是在装。但是我万万不能理解的,也无法置信。所以才会愤怒,觉得他在演戏糊弄我。”

    “但如果能够一夜之间领悟了筋脉和骨骼的力道平衡,就可以做到这一点。”郎廷幽幽道:“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杜变就是一个天才。”

    白川不言,他理智和情感都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但直觉却觉得这可能是是真的。

    郎廷道:“不过修炼力道是苦功夫,不像是筋脉领悟可以一夜之间完成。杜变手无缚鸡之力,半个月内想要提升二百斤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哪怕他是天才也不可能。”

    白川道:“我也知道不可能,但就怕万一啊。”

    郎廷道:“你想做什么?”

    白川道:“老师,如果这杜变是天才,那注定是李文虺的人。有了一个天才辅助,十年之后李文虺会如虎添翼,到时候对您更加不利啊。”

    郎廷闭上眼睛,区区一个杜变他还完全不在乎,哪怕确实是一个天才,但毕竟还弱小了。他在乎的是,如果杜变是一个天才,又成为了李文虺的干儿子,那对未来的竞争就更加不利了。

    十年前郎廷和李文虺是在同一起跑线的,然而现在他已经落后一步了。而且李文虺已经有了一个出色的干儿子,正在桂王府做副总管太监。如果他又多了一个天才干儿子,那未来郎廷靠什么竞争?

    当然,或许有人说郎廷也想得太远了?杜变就算想要出息也要十年之后,然而阉党内部对天才真的是非常渴求的。一个天才的继承人完全会成为李文虺的一个重要筹码,阉党内部是非常注重权力阶梯的培养。

    “那你想做什么?”郎廷寒声道。

    白川道:“闫世是您的干儿子,他和杜变在同一宿舍,之前就经常有矛盾。所以出现什么斗殴也非常正常,而如果杜变在斗殴中手臂骨折之类的,不久一劳永逸了?”

    “蠢货。”郎廷厉声喝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杜变直接就赢了。到时候闫世完蛋了,你也完蛋了,甚至我也会被牵连,这就等于对李文虺打脸,你敢去他他的脸吗?就算你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我告诉你杜变在学院内不能有任何损伤,否则不管是不是你的责任,都会背在你的头上。”

    白川也很快明白了这一点,赶紧道歉道:“对不起老师,我实在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才会有这样的馊主意。”

    “我看你不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郎廷道:“你痛恨天才对吗?十年前你从阉党学院毕业只是一个中游成绩,去不了御马司,也做不了军中的监军,智能留在学院任教基础武道,你内心非常不忿对吗?”

    白川低声道:“学生不敢。”

    郎廷道:“你别忘记了,还是我将你留在学校任教的,否则你是要去守陵墓的。”

    白川立刻跪下道:“学生叩谢老师大恩,无一日敢忘怀。”

    郎廷道:“总之,在学院内杜变绝对不可以出事,你给我记住了!”

    ……

    次日凌晨两点钟左右,杜变直接被叫醒了。

    “给你半刻钟洗漱,我在外面等你。”李威道:“你的基础武道练习由我负责,但是我白天有课,所以只能在凌晨带你。”

    “是,李教头。”杜变道。

    杜变此时和白川已经如同水火,所以李文虺派李威过来,杜变也放心下来。因为李威几乎是整个学院唯一善待杜变的老师,上次他被崔娉婷冤枉马上就要死于乱刀之下的时候,是李威带领阉党武士把他救下来的。

    杜变的声音吵醒了宿舍的人,旁边的闫世本能地想要呵斥杜变,但是见到了李威之后立刻噤声。..

    快地洗漱,穿好衣衫,不到半刻钟杜变就出现在李威面前。

    “杜变,之前你软弱无比,而且已经放弃了毕业大考,所以我对你充满了善意和同情,因为所有的杂役太监都是温顺的绵羊,我们要保护弱者。”李威道:“但是现在你想要加入狼的竞争,就休想我对你有多么温和了。我会用最严厉,甚至凶残的手段锻炼你,如果受不了随时可以放弃认输。”

    “是。”杜变道。

    李威道:“但是你一旦放弃认输,就会失去了一切,会被逐出学院,甚至失去阉党的庇护,也会彻底失去山长的器重。”

    “是。”杜变道。

    李威道:“你说你是天才我相信你。但我必须告诉你,想要在半个月时间内提升二百斤力量不是靠天才就可以解决,这是基本功依靠的是脚踏实地的苦练,和天才领悟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对半个月之后和白川的赌局你不要抱有希望,但只要你拼命苦练,就算你输了也虽败犹荣。那二十鞭要抽,而且你也会被逐出学院,但我们会想办法给你寻找一条出路,一条不错的出路。”

    李威会尽自己的一切力量训练杜变,但是他对半个月后的结果绝对不看好。

    “是。”杜变道。

    “好,那我们就开始。”李威道:“看到前面两个水桶了吗?”

    杜变早就看到了,这这是尖底的水桶,是无法平放在地上的,只能一直提在手里。

    “这是两只最小的尖底桶,装满水也只有二十五斤。”李威道:“你去装满水。”

    杜变拿起两个尖底桶全部装满了水,然后提在手上。每只二十五斤,加在一起五十斤,杜变虽然能够提得动,但几乎是到了极限,提在手里站着都有些发抖。

    李威道:“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提着这两桶水爬到学院后山的山顶,我会始终跟着你,如果你敢将水桶放在地上,我的鞭子会毫不客气地抽过来。你可以休息,但也要提着两只水桶休息。桶里的水不能少掉五分之一刻度以上,否则我会给你重新加满,还要抽你鞭子,听到了没有?”

    “是。”杜变大喊道。

    这炼力课程果然没有任何花头啊,完全用最原始的手段淬炼筋骨。

    “出发。”李威喊道,然后他的鞭子狠狠抽打在地面上,发出一阵霹雳爆响。

    提着这个尖底水桶往前奔跑,杜变脑子里面不由得回荡起一首歌:

    野果香山花俏,狗儿跳羊儿跑,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80年代电影《少林寺》牧羊曲》)

    脑子甚至浮现出牧羊女婀娜的身姿,羞涩美丽的面孔:施主,还记得少林寺边的牧羊女吗?

    ……

    注:兄弟们,请求推荐票赐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