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1章:只一夜,打脸白川
    晚上,杜变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他知道如果依靠这具身体的素质,不要说半年时间,就算十年八年在武道上也很难有长进。所以毕业大考是绝对没有指望的,唯一能够依赖的就是梦境这个金手指。

    于是,杜变强忍着浑身的酸痛让自己进入梦乡。他真的非常担心梦境会不起作用,习武毕竟和脑力学习不一样,他更加担心不会进入特殊的梦境,就让他拼命苦练。

    然而,他多虑了。睡着之后,他立刻进入了全新的梦境之中。

    在梦境的世界中,他一次又一次地练习扎马步。十次,一百次,一千次。

    在现实中他的身体会无比的酸痛,所以状态越来越差。而在梦境中每一次他都能完全恢复所有的精力,所以一次比一次进步。

    梦境的时间是现实的十倍,梦境中的身体不知道疲倦。

    所以杜变近乎疯狂地练习着,当他进行第二百次练习的时候,已经能够坚持五分钟马步姿势了。当他进行五百次练习的时候,已经能够坚持十分钟不动了。

    当然这种练习虽然有用,但是谈不上惊艳。

    真正的惊喜和收获是领悟,对筋脉和力量关系的领悟。

    因为他练习扎马步的时候,脑域都参与整个过程,深入了解扎马步时候全身筋脉骨骼的细致张力。

    当他进行509次练习的时候,忽然开窍了,领悟到了扎马步想要一动不动的绝对真谛。

    不是靠毅力,也不是靠什么韧性,这二者都是有限的,就算再强也会瓦解。

    想要维持完美马步依靠的是平衡,筋脉骨骼力量等所有因素的平衡。只要进入平衡状态,那就会毫不费力地坚持一刻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而且是真正的纹丝不动,连白川都做不到的纹丝不动。

    于是,杜变在梦境中寻找这种平衡,并且进行精密的计算。

    又经过了一百多次的练习和领悟之后,杜变掌握了这种平衡之道,筋脉,骨骼和力量的平衡之道。

    然后……他的马步进入了完美状态。

    最完美的马步姿势,完全纹丝不动,能够坚持很久很久,超过几个小时!至少在扎马步这一项上,他远远超过了教官白川的造诣!

    如果阉党学院有扎马步比赛,那杜变绝对能够问鼎第一名。

    ……..

    次日,杜变再一次来到了一年级基础武道的课堂之上。

    老师白川还没有来,但这些十三四岁的阉党少年对杜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观和嘲讽,口气之恶毒让人很难相信这是十几岁的小少年。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阉党之内尤为如此。

    “你还有脸来,看来当时不但阉割了你的蛋,还把你的羞耻也阉割掉了。”

    “我们要是你,早就溺死在粪坑里面了,竟然还有颜面出来丢人?”

    “滚出我们的课堂,不然打死你!”

    一些高大强壮的阉党少年已经捋起袖子蠢蠢欲动了,欺软怕硬在阉党内部简直是天经地义的,这或许也是阉党文化之一,落后就要挨打在阉党内部简直就是铁律。

    四五个高大一些的阉党少年直接围了上来,要动手开揍。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白川走了进来。

    顿时,所有的阉党少年立刻排列成队,比小猫还要乖,甚至都不敢呼吸。

    白川见到杜变后,淡淡道:“没有听到我昨天说的话吗?滚出我的课堂,否则接下来就要被抬出去了。”

    接着,他举起手。顿时四个高大的阉党少年上前几步将杜变包围在中间,只要白川一声令下,他们就将杜变揍得半死然后抬出去。

    杜变道:“白川导师,昨天你说过,只要我完成了扎马步的学习,我就可以来找你。”

    白川道:“那你完成了吗?”

    “已经完成了。”杜变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白川寒声道:“昨天不到五分之一刻钟,你就直接瘫在地上了。仅仅一天你就完成了?就能够维持正确的马步姿势一刻钟了?你究竟是在说梦话,还是把我当傻子?”

    周围的阉党少年也跟着哈哈大笑。

    在白川看来,扎马步确实不难,但也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练习才能完成考核,没有半点捷径可言,这不像是理论知识可以提前背好。而杜变说一天就完成了,完全是在藐视所有人的智商。

    白川望着杜变的目光充满了寒意道:“看来我这个人还是太过于宽仁了,以至于你仗持着山长大人也敢藐视我的权威。你既然说你已经完成了扎马步的学习,那就当众考核,如果成功坚持一刻钟不动弹就算是通过,我当众向你道歉。而如果你没有通过,那么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不仅如此,这里五十个一年级的学员每一个人朝你脸上啐上一口,如何?”

    这话一出,杜变真的非常意外。他知道阉党内部人权非常糟糕,比如闫世长久一来对他的欺辱。但觉得白川作为导师终究要好一些,他的这种行为完全称得上是对尊严的践踏,如何能够为人师表?现在杜变真的怀疑白川的内心企图了。

    “现在想要后悔已经晚了。”白川冷笑道:“孩儿们,准备你们的口水吧。”

    然后五十个阉党少年全部在酝酿,只要等着杜变一输,整齐朝他脸上吐口水。

    杜变望着白川,然后缓缓掉头道:“好。”

    白川道:“正确马步姿势,坚持一刻钟,开始!”

    杜变当着所有人的面,扎了一个绝对完美的马步。双手笔直和上半身呈九十度直角,下身半蹲,小腿和大腿呈现九十度,这个马步姿势要比地球上的艰难许多。

    白川拿出一个沙漏放桌子上一方,里面的沙子开始流下,一刻钟的倒计时开始。

    然后他带着不屑的目光望着杜变,而所有阉党少年也指指点点,互相在打赌杜变能否坚持五分钟,会不会直接一屁股摔倒在地。

    “我打赌,三分之一刻钟之后,直接会屁股着地,四肢朝天。”

    “三分之一刻钟,拜托你太瞧得起这个废物了,最多五分之一刻钟,赌半钱银子如何?”

    而白川也带着不屑的目光,眯着眼睛看杜变,等着他颤抖,然后彻底崩溃。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

    昨天这个时候杜变已经完全支持不住,全身如同筛糠一般,,接下来很快就要崩溃瘫坐在地了。然而现在,他全身纹丝不动,就仿佛浇筑的雕塑一般。

    五分钟过去了,七分钟过去了……十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

    所有阉党少年嘲笑的声音渐渐没有了,望向杜变的目光也充满了惊讶。白川了收起了所有的不屑,目光完全充满了不敢置信。

    扎马步是最平常的基本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然而杜变此时真的是纹丝不动啊,这就很难了。

    “老师,水!”忽然有一个阉党少年端来了两个大腕,里面装了一半水。

    白川稍稍犹豫一下,将两碗水放在杜变的手臂上。然而杜变还是纹丝不动,碗里的水渐渐沉静了下来,没有丝毫涟漪。

    这下子,白川真的是彻底惊骇了。

    “老师,还有两碗水。”又有一个阉党学员端来了两大碗,只不过这次水几乎是全满的。这就有些无耻了,真正的考核也就是一半水。

    白川本应该拒绝的,因为这样胜之不武,但他还是将两大碗水放在了杜变的大腿之上。

    但是……

    杜变还是纹丝不动,不但双臂上的两碗水没有涟漪,大腿上满满的两碗水也如同静止凝固了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这也太惊人了?

    这些阉党少年还没有觉得有多么惊艳,然而白川自己内心却非常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纯粹的扎马步没有什么了不起,白川能够坚持几个时辰。但是惊骇的是,碗中的水完全纹丝不动如同凝固,这一点白川也无法做到,甚至大多数人都做不到。

    也就是说单纯扎马步的造诣,杜变超过了白川,他可是做了十年的武道老师啊!

    扎马步是最基本功,最最简单的,练习之后可以轻而易举拿到80分。但想要拿到95分以上就很难了,白川也就是这个级别而已。

    而此时的杜变,仅仅在扎马步这一项上,可以打惊人的00分。

    ……

    注:打脸能不过夜就不过夜,推荐票就更不能过夜啊,不投会作废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