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六章:杜衙内!Flag!
    顿时,杜变不敢置信地望着李文虺,没有想到李文虺对他的奖励会这么重。

    认干儿子在阉党是一个非常普遍的行为,但是每一个大太监都不会收太多的干儿子,只有最亲近出色的心腹可以成为大太监的干儿子,一般都在四五个左右。

    而李文虺仅仅只有一个干儿子,那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完全是一把手教出来的,此时在桂王府担任副总管,并掌管桂王府的两千名武卫。

    李文虺是一个眼界非常高的人,想要成为他的干儿子是极其困难的。而现在他竟然主动让杜变成为他的干儿子。

    李文虺可不仅仅是阉党学院的山长,而且还是广西行省几大巨头之一,留在他身边说是杂役,其实就是生活秘书,杜变会一跃成为整个阉党,乃至整个广西行省的权势红人,会有无数人前来巴结。

    只要成为李文虺的贴身杂役,军中的千户级将领,地方的县令级官员都要争着给杜变塞红包,至于富商还有地方上的黑道首领,更要拼命巴结他了。

    而且李文虺今年采仅仅四十三岁,这在阉党高层中算是非常年轻的了,他不但文才过人,还是帝国的二品武者,真正的文武全才。十年内,李文虺很有希望成为东厂的大都督,成为整个帝国呼风唤雨的巨头之一。

    而作为他的干儿子,杜变可以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完全可以称之为一飞冲天。所以正常情形下,杜变应该立刻滚下床来感恩涕零,跪拜高呼干爹。然后狐假虎威,吃香喝辣该有多爽?

    可是杜变不能那么做,因为他记得清清楚楚,在他昏迷的时候梦境系统的那个诡异光影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在毕业大考中没有拿到第一,就要将杜变彻底抹杀,他不想死所以不能冒这个险。

    所以杜变没有立刻跪下叩拜,脸上反而露出了纠结之色。

    “怎么,你不愿意吗?”李文虺道。

    “我当然愿意成为您的干儿子。”杜变组织语言道:“但……但是……”

    李文虺冷道:“但是什么?”

    杜变犹豫了好久,然后咬牙道:“我不想弄得好像交易一样,好像我为您舍命挡箭是为了成为您的干儿子,好像我是一个投机份子一样。”

    “不吃嗟来之食?”李文虺讽刺道:“你还很有骨气啊?”

    杜变垂下头去。

    “幼稚,愚昧……”李文虺叱责道:“那在我身边做杂务,你也不愿意咯?”

    杜变壮着胆子道:“是。”

    李文虺道:“那你想怎样?”

    杜变道:“正常参加大考,大考之后,该怎样就怎样。”

    李文虺道:“按照你的成绩,大考之后你会被分配去倒马桶。”

    杜变又低下头不说话。

    李文虺看了杜变好一会儿,目光变得有些复杂,叹息一声道:“你心底是怎么想的?”

    杜变想了一会儿道:“我明明没有非礼崔娉婷,结果对方硬是栽赃于我,要致我于死地。而您明明知道我是冤枉的,却依旧抛弃我。”

    李文虺目光一寒道:“你这是在责怪我咯?”

    “不是。”杜变顿时影帝附身,道:“我只是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弱小是一种原罪。被家族抛弃之后,我失去了目标和方向开始自暴自弃,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我养花照顾小动物,我觉得自己非常高尚脱俗。但这次的事情之后,我发现我一文不值,如果我死了,我的家族会松一口气,我的父母不会流一滴眼泪,我的弟弟还会鼓掌欢庆。只有我的奶娘会伤心欲绝,甚至随我而去。如此完全是亲者痛,仇者快。所以我没有资格再弱小下去,也没有资格再自我放弃。我发现我自己是怕死的,我不愿意死的。想要活下去,我必须要自强。”

    李文虺深深望着杜变,道:“说得很好,但毫无意义。半年后大考,你已经落后四年半了,不是说什么豪言壮语就能弥补的。我也不会允许你留在学院多读一年,这对所有人都不公平。呆在我的身边,你还有未来。否则,你毫无未来可言。”

    杜变道:“我想试试,靠自己的实力去赢取一切,未来更能成为对您来说更有用的人。”

    “我不要蠢货,而你就是蠢货。”李文虺直接起身道:“你想怎样随你?但我给过你机会,你拒绝了,我不会再给第二次了。大考成绩出来后,我不会有任何徇私,该去倒马桶倒马桶,该去伙房去伙房。”

    说罢,李文虺直接离去,半句话也不肯多言。

    杜变心中无语,他也想跟着李文虺身后做一个干儿子衙内啊。但是不行啊,那样会被梦境系统弄死的啊。

    ……

    李文虺出门之后,另外一个中年太监立刻跟了上去,他便是杜变的骑术教头李威。

    “这孩子怎样?”李文虺道。

    李威道:“傻得很。”

    李文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李威道:“但是我阉党奸猾之人已经太多,也需要脊梁。”..

    “还有半年就毕业大考了,他没有指望的。”李文虺道:“他愿意去倒马桶就让他去,倒上个一年半载再召回来好好打磨,我的干儿子未来总是要出息的。”

    “是!”李威垂头道,目光露出欣慰之色。

    眼前这个李文虺不仅仅是他的上司,也是他效忠和敬仰的对象,他太了解这位心狠手辣的党内巨头了,一旦认定一个人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虽然杜变没有磕头也没有喊干爹,但是在李文虺心中已经认下这个干儿子了。

    李威犹豫了片刻道:“掌院,崔氏那边我们已经杀了几十人了?抓了几百号人了,是不是可以稍稍放缓一些,我怕扬州那边……”

    “继续抓,继续杀,杀到崔氏怕杀到林家怕,今后不敢再惹我们了为止。”李文虺冷道:“至于扬州那边,你让人告诉张若竹。他愿意向崔岩妥协是他的事情,我骨头硬,不但弯不下腰,头都低不下去。有什么意见,随便去京城老祖宗面前告我去。”

    张若竹,扬州镇守太监,同样兼任东厂万户,和李文虺一样属于阉党的明日之星。(因为海上贸易之缘故,所以扬州在大宁王朝的地位非常高,有单独的镇守太监。)

    “是。”李威躬身道。

    ……

    按照现代地球的话,杜变算是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要靠自己的实力参加大考,而不是靠李文虺的照顾成为他的贴身杂役。

    不过根据杜变的观人之术,他觉得李文虺是一个非常坚定而又强硬的人。如果杜变顺水推舟答应成为他的杂役并且直接高呼干爹的话,那么他在李文虺心中的地位反而会降低,舍命挡箭的人情一下子就耗尽了。

    而杜变表示出一幅不嗟来之食的架势,反而会让李文虺更加器重欣赏。

    至于半年后的大考,那……那真的只能拼命,然后尽人事听天命了。

    当然只要在李文虺心目中有分量,成绩再烂也会有好前途的。只不过如果梦境中说的一切是真的话,如果终极大考失败,杜变也没有机会去端屎倒尿了。

    希望这个梦境金手指能够强力一些,这样杜变才有成功的机会。半年时间从倒数第一变成第一,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啊。

    接下来在奶娘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在李文虺不计成本的治疗下,仅仅十来天杜变就已经差不多痊愈可以下床了,尽管李文虺并没有说他要离开这个舒适的房间,但杜变还是非常自觉返回到朴素而又艰苦的宿舍去,开始他五个科目的学习。

    武学,国学,算术,骑术,炼丹学这五科加起来要450分以上才有机会拿到第一,半年时间要提高四百多分,真是日了狗了,若他真能完成,那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注:求包养,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