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炼狂潮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圣地虚实
    “楚云凡该杀!此人心性凶残,人面兽心,如果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联邦政府如此不作为,放任这个杀人凶手逍遥法外,何谈法律公正?”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虚拟网络上开始铺天盖地的说楚云凡杀人残忍之类的消息,在各个主流网站上,都开始铺天盖地的刷频。?

    即便有说楚云凡好的声音也会很快就被镇压下去,形成了好似一面倒一样的对于楚云凡的批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有人出手了,请水军进行刷频,能够在整个联邦网络的各个角落进行刷屏的,有这般实力的并不多,再加上楚云凡的仇敌是谁,也就不难推测出来了。

    那就是江家!

    但是江家显然小看了网民的力量,江家越是这么做,就越是激起了许多的网民的反感,因为现代社会讲究民主,虽然不可能真正做到民主和公正,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宣传,这个概念早就已经深入人心了。

    一旦有人有一点试图用权势镇压的苗头,就往往会让网民极度反感,反正也不是要在现实和江家作对,仅仅只是网络,人人都能成为一个键盘侠。

    只过了一夜而已,就彻底面临反弹了,原本也并不是人人都赞同楚云凡,但是现在为了反对江家而起了声讨。

    江家负责网络舆论的负责人,也是一夜之间就现网络上各种声讨江家的帖子出现在各个网络上。

    “粗暴!”

    楚云凡关掉了个人终端,看到了这一天的网上舆论大战,江家粗暴的手法也引起了众怒,不过背后有没有楚家等推波助澜,那也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江家想靠舆论就奈何楚云凡,那当然不可能的。

    江家想要弄死楚云凡,楚家就想要保住楚云凡,这两年来,江家和楚家的矛盾更加激烈,没有了联邦总统的压制,各个家族之间本来就有的矛盾和冲突,也渐渐带出了几分火气。

    此时,他在东华市之中,路清璇帮他找的那个秘密的基地之中。

    而在他的旁边,正是那个红衣女子,经过了一番治疗之后,她身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但是无论如何,那个红衣女子却不敢再放肆了,开玩笑,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能够一拳就能够将自己杀死的存在。

    她也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楚云凡,怎么明明连传承都是刚刚摸索出来的人类联邦之中却会冒出这么一个妖孽出来。

    是的,她也只能用妖孽来形容眼前这个家伙,尤其是在得知了双方同龄之后,一直以来她都被冠以天才之名,现在真正见到了楚云凡这种妖孽之后,她哪里还敢有丝毫的自傲。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现在你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该是时候说说你们那个圣地的事情了吧!”

    楚云凡看着这个红衣女子说道。

    那红衣女子想到之前治疗她的治疗仓,也不得不啧啧称奇,这人类联邦确实有其独到的一面。

    从圣地出来之后,见识了太多的现代科技,这是和圣地里完全不同的社会风貌。

    “你要是不说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楚云凡直接说道。

    “那好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那红衣女子还是抵抗不住楚云凡的威慑。

    反正也谈不上什么机密,无非是一些基本的情况而已。

    接下来,在红衣女子的讲述之中,楚云凡才真正知道了这个圣地究竟是什么来头。

    这个圣地就是之前姜源斌曾经提到过的通常意义上的隐世宗门,隐世家族。

    甚至这隐世要隐世到另外一个空间去,圣地和现在的昆仑界严格来说并不在同一个位面空间之上。

    是一个亚空间,但是这个亚空间存在的时间无比的长,甚至可以追溯到传闻中的古代文明。

    圣地中的宗门甚至就是从古代文明时代流传下来的,可以说源远流长。

    楚云凡听到了这个,顿时眼前一亮,自从他得到了丹皇的传承,了解到了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之后,就一直想搞清楚,当年那个曾经辉煌一时,甚至到处攻略其他位面次元的古代文明为什么好似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一样。

    这一点,就算是现在人类联邦的历史学家也没有办法得出准确的结论,仿佛是遭到了一场巨大的灾难一般。

    “既然你们圣地的宗门都是从古代文明时代就流传下来的,那么你们一定清楚为什么古代文明会突然消失了?”楚云凡问道。

    “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过去实在是太久了,只知道当时情况紧急,圣地各个宗门,匆匆忙忙的就进入了圣地避难,因为太过匆忙,许多典籍也都遗失了,这么多年下来,早已经不知道多少代了,或许一些大宗门的典籍中会有记载,但是我们是不知道的!”

    那红衣女子摇了摇头。

    楚云凡有些失望,道:“看来只能未来有机会进入圣地一看究竟了!”

    “你还敢进去?”那红衣女子看着楚云凡,兀自不敢置信的说道。“你知道你之前都杀了谁么?”

    “说来听听!”

    楚云凡冷笑一声,说道。

    他做事向来果决,更不会婆婆妈妈的后悔,杀便杀了,那是对方取死有道。

    “就先说那个身穿玄衣的,那是神拳宗这一代极为杰出的嫡传弟子,还有那个蓝衣剑客无常剑宗的这一代的剑子,就算是争夺下一代的无常剑宗的宗主也都大有希望,而那个黑衣刀客更是不得了,乃是我圣地第一大家族,魏家最杰出的子弟!”那红衣女子一个一个数了过来。“这都是我圣地赫赫有名的宗门,就算是最弱的神拳宗,都有神通境界的宗主坐镇,魏家更是不止一个神通境界的高手,你现在杀了他们的传人,你还去圣地,不是自寻死路么?”

    那红衣女子嘴角带着几分淡淡的嘲讽,似乎在嘲讽楚云凡的不自量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