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炼狂潮 > 第六百八十八章 绝域三凶
    在天龙山山道的顶端,是一处巨大无比的广场,在广场当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但是却有三个人牢牢的挡在了山道之上。??

    两男一女,全部都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只是各有不同,其中一个青年身形修长,一身黑衣如墨,看起来极为的阴冷。

    还有一个男子却是一身明黄色的僧袍,一副僧人的模样,只是他的表情有点面目可憎。

    而在另外一边,则是一个道姑装扮的女子,但是和之前那两人一样,都是带着几分残酷的神情。

    而在他们的面前,是一个身穿华袍的青年,他半跪在了地上,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死死的盯住了他们这三个人。

    而旁边的人都在围观,居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忙,即便是在旁边警戒的天龙山庄的弟子也像是得到了什么告诫一样,并不上前帮忙,只是远远的看着。

    “交出邀请函,不然的话,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此时,那个身穿着明黄色僧袍的僧人狞笑一声说道。

    “绝域三凶,你们位列人类联邦通缉榜单上,居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怕死么?”那个被口吐鲜血的青年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说道。

    “嘿嘿,天龙山庄可是中立之地,我不杀人,就算是天龙老人也不会对我出手,佛爷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个黄袍僧人狞笑一声说道。

    “天骄邀请卡,你们拿了又有何用!”

    那个华袍青年咬着牙说道。

    楚云凡看着这一幕,那个华袍青年一边说话,一边却在瞧瞧恢复伤势,显然也是想拖延时间给自己聊天。

    不过那个华袍青年话音刚落,却见那个黄袍僧人陡然一下子好似一头凶兽一样冲了过来,然后只是一脚猛然踢了出去。

    那个华袍青年,甚至都来不及躲闪,当场就倒飞了出去,半空之中又吐出一口鲜血,然后众人分明听到了一声骨头都断裂的声音。

    他的胸骨一瞬间就被踢断了。

    众人暗自乍舌,这个黄袍僧人简直不要太凶狠,刚才那一战他们都是看在眼里,那华袍青年实力已经算是极为强劲了,但是和这黄袍僧人相比,却有着明显的差距。

    “金成天败了,几乎是毫无悬念的败了,这绝域三凶如此明目张胆的抢夺邀请卡,要知道,金成天背后的金家虽然不是八大世家之一,但是也毫无疑问,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家族,他们这不怕死么?”

    “他们要是怕死的话,那就不是绝域三凶了,几年前他们三个刚刚跨入先天就接连做下数十起凶案用来修炼邪功,其中甚至还有八大家族之一楚家的人,当时更是引得楚家少族长楚皓月出手追杀,让他们三人逃走,从此名声大作,嘿嘿,这几个可是无法无天的人物!”

    “今天这绝域三凶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了,只怕背后也是有人的!”

    众人议论纷纷。

    “如果真被他们拿了邀请卡,天龙老人该不会真的给他们指点吧!”

    “这个还真不好说,按照天龙老人的规矩来说,一贯是只认邀请卡不认人的,况且以他老人家的身份和实力,又岂会在乎这种事情!”

    众人都对这绝域三凶投去了厌恶的神情,但是却都不敢上前,而天龙山庄的弟子也碍于规矩不能出手,何况一般的弟子出手了也不是这绝域三凶的对手,除非是山庄之中一些资格很老的长老出手,才有可能镇压这绝域三凶。

    不过看这绝域三凶光明正大的出现,只怕也是背后有人撑腰的,有人打过招呼了。

    而更多人更在猜测,绝域三凶可谓是桀骜不驯,不服天管不服地管的人物,到底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够把他们收复呢?

    然后却见那黄袍僧人,一步一步走到了金成天的面前,将他怀里的那一张邀请卡拿了出来,然后说道:“想在佛爷我面前拖延时间,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演技,至于邀请卡?我们当然有用了,佛爷我才刚刚二十五呢,这一张邀请卡,刚刚好能用上!”

    此时,众人才突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绝域三凶这几年名头不小,但是实际上,他们成名也不过几年,年纪也不过都才二十五岁,虽然已经到了极限了,却还是在这一张天骄邀请卡邀请范围之中。

    收气了邀请卡之后,那一个黄袍僧人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不过如此,就这种货色也配获得邀请卡么?我看天龙山庄拟定邀请函的人都特么的瞎了眼睛了!”

    这黄袍僧人肆无忌惮的评论也让那些天龙山庄的弟子的脸上都纷纷露出了几分愤慨的神情。

    “我听说,还有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子接到了邀请卡?不知道天龙山庄看中了他什么,难道是所谓的潜力?哈哈哈,真是可笑了,潜力不等于实力,有潜力又如何,佛爷我在这里守着他,他要是不出现也就算了,出现了的话,必然要打断他的四肢,他算什么东西,也配拥有邀请卡!”

    这黄袍僧人完全一副混不吝的模样,肆无忌惮。

    “算起来,这个楚云凡应该是最后一个了吧,其他人或者来,或者已经被夺取了邀请卡,失去了资格了,好像确实只差他一个了!”

    “没错,我一直在这边看着,他确实没来,该不会是走小道进去了吧!”

    “不可能,这是山上唯一的通道,他不管哪条路山上,都肯定会出现在这里,要走小路?根本不可能,这天龙山上到处都是阵法,如果不走大路,最后肯定会被困在阵法当中!”

    也有熟知情况的人开口说道。

    “他该不会是胆怯了不敢来了吧!”

    那黄袍僧人冷冷一笑说道。

    “毛都还没长齐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蓦地,只听到‘咻’的一声,一枚石子凭空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向了黄袍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