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三十六章 这,就是大明
    第三十六章                    这,就是大明

    冯立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一件事情,你不要管了。”他随行对李子文行了一礼,说道:“今日惭愧,还需要小侯爷出面。”

    李子文为人随和,从不以身份傲人,平日里大家相处,也没有专门称呼过小侯爷,当成寻常同学而已,只是此刻不得不借助李子文的身份了。冯立如此说话,也有几分豁出老脸的架意思。

    李子文说道:“冯先生放心,举手之劳,周兄是我朋友,他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再则家父坐镇武昌,藩王不法,这也分内的事情。”

    李子文随即朗声出列,说道:“丰城侯府李儒,拜见楚王世子殿下,今天不知道是什么风将世子殿下吹到了这里?还有这吴县令,是哪里得罪了楚王世子殿下,让世子殿下大动肝火?如此不顾体面。”

    楚王世子听了之后,抬头一看,鼻子冷哼一声,说道:“原来是丰城侯世子,这破地方,你也来啊?”

    李子文说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况且,世子不是也来了吗?”

    李子文这一句话,将楚王世子给憋的够呛。如果楚王世子承认这个地方是破地方,不是承认自己也不是好人吗?生硬的扯开话题,说道:“李大郎,别在这里给我拽文,说说吧,你什么意思?”

    李子文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为世子殿下着想,吴县令是朝廷命官,不是可以这样折辱的。”

    此刻冯立也在为周梦臣解释,道:“你知道,为什么小侯爷会去帮吴县令说话吗?”

    周梦臣心中也有吃惊,他虽然对楚王世子也没有太好的印象,毕竟太盛气凌人了,只是说到底,周梦臣真正的危机是来者于县尊,也不是楚王世子,李子文帮他说话,怎么却为县尊求情,说道:“侄儿不知。”

    冯立说道:“是为了你。这吴县令虽然不是什么好人,早晚收拾了他。你这九品官不当也罢,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但是有一点你千万不能碰,就是万万不能与藩王走的太过亲近了,这是大忌,尤其是阴阳官的大忌。你可明白?”

    周梦臣刚刚开始不明白,但是被冯立这么一点,顿时明白了不少。说道:“侄儿明白。”

    所谓之阴阳官大多都是在天文上有所建树。而天文是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在解读天意。

    天意是谁都能解读的吗?

    这是天子才有的特权。

    这也是为什么从宋代以来,民间禁习天文的理论依据。

    说实话,而今这个禁令,已经有些松弛了,不是国初那会儿了。民间已经有很多人在研修天文了。越往后,这个趋势就越明显,到了晚明更是有不少士大夫以谈天文为乐。

    但是对于有一类人来说,这个问题,却严重的多。

    不是别人,就是藩王。

    在皇帝的眼中,看藩王从来是带着有色眼镜的。

    什么样的藩王是好藩王,就是如此楚王世子这种,不带脑子,行事鲁莽粗暴,只知道吃喝玩乐,甚至偶尔犯点小错,被士林中人鄙视。这才是好王爷。

    真要是英明贤德的,贤王反而不好像。

    须知我大明上一个贤王,就是宁王,宁王之叛,与而今才不过三十多年的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一个在天文学上有建树的人,与藩王的关系特别亲近。

    这不会让人想到姚广孝吗?所谓之王上加白也。

    所以,虽然周梦臣在吴县令这个受了委屈,但是此刻冯立也要想办法,让丰城侯世子出马,解救吴县令,这个动作本身,不是为了吴县令,而是为了想办法将周梦臣与楚王世子之间的关系扯断。

    响雷不用重鼓,周梦臣既然明白了,冯立也就不多说了。看向场上的情况。

    此刻,武昌城中最大两个二代正在交锋。

    “这吴县令,何你有什么关系?”楚王世子淡淡的说道。

    李子文说道:“没什么关系,不过,这是我朋友的地盘。我作为东道主之一,有些事情总要发话的,世子说的对不对?”

    楚王世子说道:“你的朋友?是哪个,周,周,周什么来着?”

    李子文说道:“周梦臣。”

    楚王世子说道:“对,周梦臣。你不知道吗?我是来帮周梦臣的教训这个县尊的。”

    李子文当然知道了,

    李子文说道:“我谢过世子殿下,世子知道周兄是我的朋友,特地来相助,我是感激的,但是不用了,真要有什么事情,我也是能处理好的,我想来听说吴县令对我那周兄弟爱护有佳,提携非常,这难道还有错不成?你说是不是啊?吴县令。”

    李子文一番话,将楚王世子帮助周梦臣这一件事情,讲成了楚王世子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做的,也算是将楚王世子与周梦臣之间的关系扯开了。

    吴县令岂能不知道该怎么回事,一个头磕在地上,说道:“我与周贤侄,不,周先生一见如故,特别佩服周先生的学问,岂敢有半点为难之处,都是有心人,以讹传讹,对,以讹传讹。”

    吴县令而今想将刘师爷杀了的心都有了。

    看情况,周梦臣与楚王世子什么关系不清楚,但是周梦臣与丰城侯世子的关系却是不错。

    不管怎么说,这两边,吴县令是谁也不敢得罪的。此刻只能暗暗祈祷,祈祷这一场风暴早点过去吧。

    楚王世子也清楚吴县令的话,一句真的也没有,当然了,这些话而今不是真的,但是在今日之后,估计就会变成真的了。对此也并不是太在意的。

    楚王世子也不是傻子,他自然能听出李子文话里的意思,心中有些不满,对周梦臣也越发好奇了。说道:“这个周梦臣,有什么特别之处,让你折节下交如此?”

    李子文说道:“在数学之道上,当为吾师。”

    李子文与周梦臣的私交其实平平,刚刚开始不过是因为冯立的原因,只是而今,特别是读过《勾股解》之后,对周梦臣的能力,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真有几分当老师来看的意思。

    楚王世子更感兴趣了。

    整个武昌城中,能在身份上与他抗衡的,也唯有丰城侯世子李儒了。

    丰城侯家族,显赫不下藩王,虽然而今大不如前了,但是楚王一脉就大如以前了吗?

    丰城侯世子李儒,更是人如其名,在家学兵法,武学上倒也没有什么天分,但是却一个地地道道的的读书人,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混迹在士林之中,不以身份傲人。在外面名声很好。

    这也是丰城侯家族内部的决定。

    毕竟而今大明的局面已经很清楚了,勋贵家族在武力上越发衰弱,真正能掌管天下大权的人,还是读书人。武定侯郭勋,对,就是刚刚被人论死的郭勋,就是用这一套交接士林的手法,甚至写得一手好诗,声名大躁,才从一众勋贵之中脱颖而出的。

    在此之后,勋贵家族多习文也成为潮流了。

    毕竟习文要比习武好多,最少不会派出去打仗,实在不行,找几个代笔,也能对外宣称一个好名声。

    不过,别人是不之造假,就不知道了。

    但是李儒却是真的好学。

    此刻李儒如此推崇周梦臣,楚王世子自然大感兴趣,说道:“如此,我倒要看看,这个周梦臣,是有三头六臂不成。”

    李子文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在处理藩王事务的时候,藩王从来是光脚的,因为藩王的权力已经剥削到,不能剥削了。难不成皇帝,还真能将这些太祖血脉给弄死不成?所以一般小错,不过是高高的举起,轻轻的放下。

    这也更滋生了藩王们无法无天的心态。

    李子文也不想与这些藩王闹太过了,见有机会缓和,也说道:“既然楚王世子有心,可以来看看,正好,周兄刚刚写了一部《勾股解》,精妙玄奥之极,今日周兄为我们讲解此书,世子殿下,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看。”

    “哦,”楚王世子说道:“那就看看。”

    周梦臣见状,自然向前引路,将中人引往教室的方向不提。

    周梦臣忽然回头,却见县尊瘫软在地面之上,就好像是一堆烂泥,整个脸肿的好像是猪头,下面还有一滩黄色的液体,是被吓尿了。

    刘师爷去搀扶,也搀扶不起来。

    见县尊这个样子,周梦臣一时间内心之中,却没有多好受。

    他酝酿了好几个计划,正准备在今后一两个月之内,将县尊给搞下来,让他丢官罢职,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事情结束的如此之快,周梦臣相信,县尊决计不会,也不敢再为难他了。

    只是,这个结果却未必是周梦臣愿意看见的。

    因为强权被强权压制,其中并没有正义。

    县尊的结果,很可能是周梦臣未来的结果。

    这,果然很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