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三十四章 铁案
    第三十四章                            铁案

    “不急。”县尊淡淡一笑,说道:“找个地方慢慢说。”

    县尊径直来到了刚刚打扫好的教室,县尊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对刘师爷说道:“将账册拿来。”

    周梦臣一愣,不知道是什么账册。却见刘师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将一叠账册拿了出来。周梦臣看了一愣,因为这是账册周梦臣很眼熟,因为这就是养济院的账册。准确的来说,养济院之中关于水钟生意的账册。

    县里没有给周梦臣拨一分钱,可以说,整个养济院都是周梦臣的私财养起来的。

    所以,周梦臣也没有多在意,虽然分了两本账册,但是都放在一起。

    养济院的账册很简单,不过数百人的花名册,与每人消耗粮食,与花费在修缮养济院这个院子上的钱,林林总总大概花了一百多两了。每一次都是周梦臣从水钟生意的帐上拨出去的。

    而水钟生意的账册就是一本生意账册,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周梦臣虽然也不觉得,这个账册有什么东西,但是觉得不能任县尊牵着鼻子走。

    周梦臣说道:“县尊,这是我周家的私帐,却不知道为何在刘师爷这边?”

    县尊只是玩味的看着周梦臣,绿豆小眼,溜溜的转,似乎有一股残忍的笑意。

    刘师爷已经很识趣的开口了,说道:“未必吧,养济院可是朝廷的衙门。你是朝廷的官员,你做的事情,怎么能说是周家的私财啊?”

    周梦臣抗辩道:“可是县尊让我来养济院的时候,养济院根本是一片废墟,县尊也没有拔给我一文钱,这都是我拿周家的家财支撑起来的,前后拨给养济院一百多两,帐上应该是有的。”

    刘师爷说道:“周大人所言极是,但是这作坊?”

    周梦臣一口咬定,说道:“这与养济院没有一点关系,不过是借了一块地方,如果县尊不满意,那么我可以将这作坊搬走便是了。”

    刘师爷微微摇头,说道:“周大人,你这就不对了,县尊对你何等厚爱,在县衙经费如此少的地步,还拨给你一百两银子,让你办差,你怎么能说是你自己的私财,如此吃相可是太难看了一点。”

    周梦臣瞠目结舌,不知所云,立即反驳说道:“刘师爷,哪里的话。县尊什么时候拨给我一百两银子了?”

    刘师爷目光之中好像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指着周梦臣说道:“周大人,你太过分了。这事情你怎么能不认的。县上可以是账的。”

    刘师爷随即将账早已准备好的县衙账册拿了出话,哗哗的翻到一页,指给周梦臣,上面有嘉靖二十三年秋七月,江夏县阴阳训士周梦臣取银百两,用以养济院之事,还有周梦臣的签字画押。

    白纸黑字,似乎真是铁证如山。

    如果不是周梦臣自己知道,他绝对没有从县衙里面拿出一分钱,他自己都信了。

    他目光扫过县衙中各人,包括黄主薄在内,却发现所有人都回避自己的目光,虽然周梦臣不知道内情如何,却也知道,县尊已经将这些人给搞定了。

    只是周梦臣万万不能认的。

    周梦臣说道:“我有没有拿县里的钱,县尊心知肚明,用这种手段,就能颠倒黑白吗?”

    县尊淡淡说道:“对,黑的就是黑,白的就是白的,谁也颠倒不了。刘师爷,你好好查查养济院的帐。”

    “是。”刘师爷就带着身边的开始查帐了。

    黄主薄出列说道:“县尊,让我与周阴阳说几句话吧。”

    县尊说道:“好好劝导一下,本县尊光明正大,从来秉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一些小错,也是宽宏大量的。”

    黄主薄得了县尊的允许,随即拉着周梦臣的手出去了。

    周梦臣虽然大怒,却也知道,县尊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他此刻做什么都没有用了。只能跟着黄主薄出去。两人来到外面僻静地方。周梦臣说道:“舅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黄主薄听了周梦臣的话,脸色通红,满是苦涩,说道:“飞熊,舅舅也是没有办法啊。县尊突然袭击,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我也是今天县尊出门的时候,才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此刻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黄主薄并没有向他说明其中的内情。

    黄主薄对于周梦臣还是不错的,这一次黄主薄的确是后知后觉,但这种后知后觉,并不是县尊的手段又多高明,而是县尊分化其他胥吏,孤立了黄主薄,许诺弄倒了周梦臣,这些胥吏也能分上一杯羹。

    这些人自然也有意瞒着黄主薄。

    胥吏这东西,看见钱,如蝇逐臭,他们根本不在乎从哪里分过来的利益。

    周梦臣说道:“那账册是怎么回事?我是绝对没有拿县衙里面一文钱的。”

    黄主薄说道:“这账册是真的,也是假的。朝廷从来是有向养济院拨款的,只是早就被上面给分了。至于你的签字,县衙之中的公文好手,就是圣旨未必不能模仿,更不要说你的字了。”

    “这帐是不能翻的,如果翻了,一衙门都得不了好。县衙之中所有人都不想要你翻案的,证明这个账册是假的,你固然清白了,县衙里面自然一个也不清白。所以县衙所有人都会支持县尊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周梦臣说道:“也包括舅舅你吗?”

    黄主薄面红耳赤,张口结舌,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来。

    他很想说没有自己。但是怎么可能。

    大明财政的一塌糊涂,每一个县衙征收赋税都是一两套账册的,一套黄册,就是应付上面的,一套白册,是真正办差用的,所有明白人都知道黄册早就不能用了。财政开支也是如此的。

    一套明帐一套暗帐。

    这已经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明帐从是国家承认的账册。、这一件事情,明摆着县尊要整周梦臣,从程序上却说不出问题来,无非是用明初的办法,来处置嘉靖朝的官员。但问题是大明一直秉承祖宗之法,从来没有说祖宗之法不管用了。

    如果说,周梦臣稍稍有一点地位,或者是有功名,有同年,有老师,有这样一张关系网。县尊也不敢这么整周梦臣。

    毕竟这也算是坏规矩的。

    官场之上,也是有潜规则的。

    毕竟按照这个套路来整,几乎所有大明官员,大抵除却海瑞等少数几个清官之外,没有一个是清白,大部分官员都是默契不提这事,而且即便上下官员在这方面出了纰漏,也会帮忙收敛马脚。

    这就是所谓的官官相护了。

    只是周梦臣的官太小了。小的,很多人根本不将周梦臣当成大明官场的一员。

    “飞熊,我也是没有办法了。”黄主薄叹息一声,说道:“你也是知道,我黄家世世代代在衙门当差,百姓看得风光,但是对于上官来说,还不如一个夜壶,正想整你,也是没有办法的。”

    “我这一辈子,由吏为官,弄一个主薄,也是一辈子的巅峰了,但是即便穿上官衣,但是进士举人出身的官员看来,依旧是吏啊。一辈子都脱不了。”

    “有用的时候用,没有用的时候,就扔得远远的。”

    周梦臣深吸几口气,平息心情,说道:“我知道了。”

    铁案不是那种铁证如山,不可辩驳的案件。那只是铁案的一种,另外一种就是明知道里面有猫腻,里面有问题,但是无论如何都翻不了案的案件,也就是周梦臣这个案子。对于县尊来说,可真是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至于其他办法,向上申诉什么的。

    周梦臣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县尊已经将周梦臣与县衙之中这么多摆在天平的两端,要么周梦臣有罪,要么县衙这么多人都有罪。

    不仅仅县衙的所有人都不会支持周梦臣翻案,甚至上级的知府巡抚也未必会为周梦臣翻案。无他,他们不愿意让江夏县给废掉,毕竟江夏县虽然日子清闲,但是还是有不少政务的,如果对江夏县进行大清洗的话。

    谁来干活?

    很多事情,上升到一定程度,官员们考虑的就不是是非对错了,而是怎么做有利。至于怎么的利益就是因人而异的。而周梦臣不觉得自己在上面眼中有什么利益可言。

    黄主薄语重心长的说道:“飞熊,县尊一心一意只是要钱而已,你知道今日低一个头,县尊见了银子,决计什么话也不说,这一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否则这一件事情仅仅是一个开始,你怎么辛苦保住的阴阳官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而且最后这些钱财进了官府,也万万没有能出来的道理。”

    “到时候什么都没有了,岂不是更吃亏?”

    “飞熊,我知道你还年轻,但万万不能义气用事。你不是一个人,多想想你娘,你爹。该低头就要低头,这就是大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