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三十二章 勾股解
    第三十二章                        勾股解

    “终于成了。”周梦臣长出一口气。

    周梦臣思来想去,基于实用性,易与理解,并且又不能太过浅显的原则。放弃了写一部分从零开始的数学书。

    实用性,是古代数学,乃至中国人的习惯了,一个东西只要对人有用,就会很快被接受,但是如果没有用,那就束之高阁。说古代人短视也好,这却是一个事实。中国人连求神拜佛都这样的,更不要数学了。

    如果周梦臣弄的数学,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了。

    易与理解,这是周梦臣对与自己的要求,他并不是要出一本专著来显摆自己的。而是想更多的传播自己的从后世带来的知识。

    至于不能太过浅显,这也是同样的。

    无他,前文已经说过了。

    中国古代数学水平之高,可以说,大部分现代人也未必能与古代数学家讨论数学。

    后世都觉得中国数学好,尤其是基础数学好,是中国教育制度的原因,但这仅仅是原因之一,盖因从古代开始,中国数学一直很好,特别是在解决现实问题上,从来如此。横向比较的话,不管什么时候,外国人对基础数学的掌握,未必胜过当时的中国人。

    周梦臣出试卷考了一下程大位,也觉得程大位的数学水平,已经达到后世初中生的标准,并不需要他从最基础的交起。

    不过,周梦臣也发现了程大位一个重要缺陷。

    那就是几何方面不大行。

    这也是中国数学的一个小问题。

    并不是说中国古代就没有几何。而是中国古代数学对方位,角度方面并不看重,他们看重的是计算。在古代数学之中,是没有角度概念的,在天文上,虽然有角度,但是角度也不是三百六十度制,各家天文学家有不同的算法,但都是一个分数,有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制的,还有别的数字。

    这些更多是计算天体运行的轨迹。

    这个概念也没有引申到其他方面。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书籍传承不易。

    拿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刘徽注本《九章算术》是有配图的,刘徽用很多张图来解释一些数学问题,但是后世流传的九章算术版本,根本没有一张有图,即便是有图的,也是后人按着刘徽的文字给补上去的,是不是刘徽的本意,就不知道了。

    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一来作图没有一个通用的画法,每一个数学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再则图画比文字更加难以保存与抄写。

    这也导致了,古代数学家更喜欢用文字来表达。

    综合以上种种,周梦臣就选择了一个切入点,就是几何方面。

    虽然《几何原本》大名鼎鼎,但是周梦臣并没有看过。

    毕竟《几何原本》之中的知识已经分解到教科书之中了,对于大部分经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来说,基本没有看得必要,即便有学习数学知识的心理,也可以看一些别的数学书,而不是这一本。

    不过,《几何原本》的体例,周梦臣是听说过的。

    所以,他就按照《几何原本》的体例,引入大量定理与公式。并且固定了一套完整的画图方法,并让养济院的木匠打造一批圆规,直尺,三角板,量角器等等作图工具,还是紫檀木的,都是一些造钟剩下的边角料。

    也没有做出太多的引申,周梦臣浓墨重彩的写了三角函数一部分。

    无他,勾股定理作为中国古代数学一部分,是很受重视的,这也是为了引得更多人的注意与理解。

    有了思路,周梦臣也是下了很多功夫的。

    毕竟这不是解题,解题只需解决问题而已,周梦臣虽然知道自己所写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未必没有逻辑上的漏洞,或者脱节。毕竟这都是后世最基本的知识,很多时候都是直接拿来用的,对有些逻辑推导过程,是直接省略的。而今周梦臣要细细理顺,决计好一个漏洞都没有。

    最后定名为《勾股解》。

    周梦臣写完之后,洗漱过后,整理衣物,就拿着这本书,去拜见冯立。

    冯立对周梦臣,就好像是一个老师看好学生一样,真真正正当子侄来看,周梦臣来冯家根本不用禀报。而是直接进去。

    “你怎么来了?”冯立家里,不仅仅是张叔大,李子文在,还有一些其他学生,从衣着上,不是秀才,就是举人。要知道冯立还担着府学教授的名头。

    此刻这些学生在冯立家中,正在谈论四书五经。也就是八股文。

    虽然冯立偏爱数学,但是儒学才是他的立身之基。

    周梦臣与这些人纷纷见礼,有些人是第一次见周梦臣,但也听说过,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周梦臣。

    见礼过后,周梦臣将自己的手稿,双手呈给冯立,说道:“小侄在学问上有所得,还请冯世叔斧正。”

    冯立听了,大感好奇,说道:“哦,我倒要看看,你闭关这么些天,搞出一个什么东西?”随即冯立接过来看,仅仅是打开第一页,就停了下来,匆匆看了前三页,就不向后面看了,而是在这前三页里面翻来翻去。

    似乎这三页里面写了无穷之宝藏。

    对。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是枯燥到能让人睡着的东西,但是对于有些人看来,不啻于振聋发聩之音。

    一时间冯立都忘记了眼前这些人,仅仅三页纸,大约一千多个字。

    让冯立看了不知道多少遍。

    一时间,冯立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原来,还可以这样?”

    这三页写的就是公理化体系。

    也是《几何原本》为什么有这么高的历史地位的原因。

    中国古代数学之中,也是有一些很多推理与演绎,中国古代最重要的数学家,刘徽就说过,学习数学,不仅仅要会演算,也要会“析辨。”但是这种析辨,更多是解决某一道题目,或者说某一类题目的共同解法,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来分析过。

    一瞬间冯立就觉得触通旁类,由此想到了很多很多的其他方面的东西。

    一时间就入了迷。

    “咚,”的一声钟鸣,才让冯立清醒过来,他抬头一看,却见他身边的学生与周梦臣都在眼巴巴的看着他。

    冯立说道:“且留在我这里吧。等我看完再说。”

    周梦臣一听,小声说道:“冯世叔,小侄还没有来得及抄录。”

    冯立说道:“明白了,不会不给你。”

    张叔大说道:“冯先生,什么时候能让我们一睹为快吧。”

    冯立看了看着一叠手稿,说道:“这样吧,让我看三天,你们可以留下来一起看,顺便帮我抄书。等三天之后,一起去问飞熊。”

    张叔大说道:“多谢先生。”顺手拽在冯立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的三张稿纸上。

    冯立死死的捏着,想想了,他还有些面的没有看,才放手,说道:“去给我抄一份。”

    张叔大说道:“学生明白。”一边说,一边坐着一张书桌之上,将稿纸放在桌面之上,一边看,一边准备磨墨,只是他一只手刚刚捏着墨条,却愣住了。

    张叔大仅仅是瞄了几行字,就发现了这一本算学书,与他之前看过这所有古算经都不一样。甚至也没有是传承关系,几乎是从石头里面跳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思路。张叔大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暗道:“世上真有生而知之吗?”

    好几个生员靠在张叔大身侧看着。一时间也被镇住了。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冯立对算学如此喜爱,他身边的人即便不都是痴迷于算学,但决计不是对算学一窍不通的,而且总体上来说,虽然八股文禁锢人的思想,但是明代读书人也不都是书呆子。一看之下自然看出了不凡之处。

    如此这些人都沉迷于周梦臣的《勾股解》,却把周梦臣晾到了一边。

    李子文虽然也想去看,但是他毕竟是身份高贵,有一分傲气在,不想向前挤,在他看来反正跑不了,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他也看见周梦臣窘态,说道:“周兄先回去吧,冯先生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现周兄还在这里的。而且看来,三日之后,我们这些人都要去拜访周兄。周兄恐怕也要准备一下。”

    看数学书可不是其他书籍。

    看懂的人自然有无穷的乐趣,看不懂的人,自然是一个字也看不下去。既然冯立沉迷进去,一时间也不会回过甚来。

    周梦臣心中一动,的确如此。

    周家院子不小,能容纳这些人,但是人口简单,也没有佣人,上一次冯立来就很简单,这一次却不能如此了。周梦臣想了想说道:“请李兄转告冯世叔,家中地方狭小。不能待客,我在养济院等候世叔的大驾光临。”

    李子文说道:“我定然会转告的。”

    周梦臣这才离去,出来之后,却发现前后不过十几分钟而已。简直好像是被赶出来一样。不过里面气氛让周梦臣很喜欢,就好像当年上学时候一样。

    只是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