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三十章 县尊的罗网
    第三十章                县尊的罗网

    之前一件事情逼着一件事情而已。

    这个位置,周梦臣固然不是那么看重,但也不能拱手让人,自然要夺回来的。而今又被县尊安排这养济院这麻烦事情。这忙忙碌碌的也就没有多想。

    只是此刻周母的话,却敲醒了周梦臣。

    之前守孝三年,周梦臣大多是在冷静的适应这个时代,做到与这个时代人毫无差别,别人看不出自己的异类。更是将周家藏书研究透彻,可以将现代数学转变为古代数学的语言,这才是周梦臣能与冯立交流的根本。

    如果没有这三年蛰伏,即便周梦臣一肚子现代数学知识,与明代数学家讨论,也定然是牛头不对马嘴。

    此刻,周梦臣忽然想起冯立的话。在这个时代,什么发财都是小节,唯有走仕途,才是正途。几日之前,楚王府的小太监,也生生的给他上了一课,就凭借胯下没有二两肉,就能在周梦臣面前呼来喝去,硬生生的拿走五百两银子。

    周梦臣现在想想,内心之中未必没有意难平之感。

    周梦臣未必要踩着人上去,但是却不想被人踩在脚底。甚至连反咬一口的能力都没有。

    这九品官,太小了。

    此刻周梦臣才深刻的考虑起一个问题,那就是要不要去钦天监啊?或者说钦天监,是周梦臣这一辈子唯一的出路吗?

    周梦臣好像想起什么了,从身后拿出一个木匣子,在周母前面打开,说道:“这里有白银五百两,请母亲拿去吧。也好维持家业,看看是不是请一两个丫鬟,咱家当初卖出的地,能不能买回来一些。”

    周母大吃一惊。

    周母知道周梦臣这个坎可能过去了。

    这正

    周梦臣这几日过手的银子,有数千两之多,但是落下来的钱并不是太多的,原材料,工钱,养济院的开支,等等,大头小头落下来,周梦臣只落了两千多两的利润,但是这一笔钱,周梦臣也不能完全拿到手中。

    周梦臣也没有忘记,他这番折腾,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养济院。

    他仅仅拿出五百两,留给母亲,也算弥补周父看病的亏空。其余的钱都留在养济院之中,他准备重新翻修养济院。并且办一个学堂,让这些孩子们都能读书,不求他们能够科举进取,只求他们能识文断字,也通一些日常数学。

    老人们也就算了,但是小孩子们,总就不能在养济院待一辈子。

    这都需要钱。

    周梦臣自然将大头留在养济院,甚至还将准备将之后的大部分利润都留在养济院之中。如果不是家里实在有些难过,这些钱,周梦臣也不打算从养济院之中抽调出来。

    周梦臣回到房间之中,思来想去,却没有拿定主意。

    周梦臣在这个时代是很没有安全感的。所以他不肯轻易下决定。

    “不过有些事情,却可以准备了。”周梦臣心中暗道:“即便不去京城,总要有些名声当护身符。”

    怎么有名声啊?

    自然是著书立传。

    周梦臣当初为了感激冯立,就已经想到将他从后世学到数学知识整理一番,送给冯立。而今收了一个弟子,自然也要好好整理一下教案,不能误人子弟。再有将来养济院的私塾开了,周梦臣也要出数学课本。

    所以这三件事情,在周梦臣这里就变成了一件事情。

    写一部数学书。

    这一件事情,周梦臣刚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简单。但是细细想来,周梦臣却感觉有些麻烦。

    因为懂数学,与写一本完整而成体系的数学书,是有差别的。而且周梦臣还要参考中国古代一些数学知识。还有一些数学术语的转换。这都是需要细细推敲的。

    就在周梦臣开始安分下来思考。这个消息也慢慢的通过张叔大让冯立知道,冯立立即招呼张叔大,与李子文等人,最近不要去打扰周梦臣。甚至派了一些管家去养济院帮忙,就是让周梦臣能够静下心来,专心写作。

    只是这样的事情,在不同的人眼中,却是另外的解释。

    县衙之中。

    吴县令一直在来回踱步,黑豆大的小眼睛,在不停的闪烁。明灭不定。

    吴县令而今是满心的焦虑。

    对于有一些应该属于自己的钱,不能进入自己的口袋之中,吴县令是大大不满的。

    什么是应该属于自己的钱。

    自然周梦臣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是江夏县令,周梦臣乃是江夏县的属官,四舍五入,周梦臣的钱,也就是他吴县令的钱,即便周某人有后台,那也有一部分是他吴县令,只要一部分,他吴某人,已经是相当宽宏大量了。

    他在江夏县令这个位置上,本来就油水少。而今大明官员那一个是靠俸禄过活的,更不要他还要养着一群师爷,家人,娇妻美妾。他也是很辛苦的好不好,这半年来,最大一笔进项,也就是王道之这五百两银子。

    对于他堂堂江夏县令,这像话吗?

    吴县令觉得,这太不像话了,太失朝廷之体统了。

    更不像话的是周梦臣,居然一点孝敬上司的自觉都没有。他一直等不到周梦臣识趣的主动上门,那就不会怪他不客气了。

    不过,吴县令之所以能在江夏县令的位置上坐稳,就是因为胆小,不,他自己觉得是谨慎。

    谨慎是一个好习惯,诸葛一生也唯谨慎吗。

    吴县令准备对周梦臣下手之前,自然也要将周梦臣的后台给搞清楚。毕竟在武昌城中,能让他吴县令下手的余地太少,即便是平头百姓,说不定就牵扯到谁家的亲戚了。更不要说,外面风传,周梦臣的后台是丰城侯。

    这一点,吴县令是不相信的。

    毕竟,他一两个月前难为周梦臣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如果,这周梦臣但凡透漏出一点点与丰城侯府的关系,他吴县令就不敢这么难为他。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做了这些事情,也不见丰城侯府发话。这就说明周梦臣与丰城侯府之间,并没有什么太亲密的关系。

    至于说,周梦臣的数学才华,引得丰城侯世子敬佩。

    吴县令是半个字都不相信。

    对于吴县令这种,连最简单的加减乘除,都不自己算的人,一些数学上的伟大创见,是给他解释不清楚的,就好像无法对盲人说色彩之绚丽。所以对于这些传言,吴县令从来是嗤之以鼻,以为周梦臣是在为自己脸上贴金。连这种荒诞不经的言语都放了出来。

    不过,吴县令依旧谨慎的让刘师爷去打听周梦臣的背景。

    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周梦臣到底与丰城侯小侯爷是什么关系,这直接决定他准备怎么办?

    吴县令自然也就派出了他的得力助手,刘师爷去细细打听。

    只是刘师爷数日都没有消息。

    这让吴县令急得百爪挠心。

    “老爷。刘师爷来了。”一个丫鬟小声说道。

    吴县令胡子一挑,说道:“快请,快请。”

    片刻之后,刘师爷就来了。

    吴县令连忙上前,一把抓住刘师爷的手说道:“老刘啊,打听出来没有?”

    刘师爷说道:“打听出来了,丰城侯世子喜欢数学,与冯立有些交情,这一次丰城侯世子为了周梦臣站台,乃是冯立托了天大的人情,我最近一直观察,发现丰城侯世子,一直没有与周梦臣怎么来往。”

    “想来,是周梦臣放出这个消息,来自抬身价而已。”

    吴县令说道:“当真?”

    刘师爷说道:“当真,还有一件事情,可以佐证。”

    “楚王府一个小太监,都能在周梦臣哪里敲一笔钱财,如果他真是这丰城侯世子的朋友。如何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刘师爷轻轻一笑说道。

    吴县令喜上眉梢,一击掌,说道:“好,好,好。”

    刘师爷说道:“县尊,我们------”刘师爷做出一个切割的手势,这不是要杀人,而是要割韭菜。

    吴县令沉吟不语,起身踱步,缓缓摇头,说道:“不要急,一来再等等,看看着周梦臣是不是真的什么后台都没有。二来,他再怎么说,也是与丰城侯世子见过一面的,这事情须做得万无一失,即便上了大堂,我们也要站理才是。”

    “须做铁案。”

    刘师爷轻轻一笑,说道:“请县尊放心,这年头钱粮上的问题,只要想查,都是有的。我也是公门之中的老手了,县尊要金案,有金案,要木案,有木案,要铁案,自然也有铁案。”

    “好。”吴县令说道:“好生去做,事成之日,少不了你的好处。不过,也不要着急,好饭不怕晚。”

    刘师爷微微点头行礼,说道:“属下明白。”

    吴县令这边开始张开罗网。一点点的向周梦臣逼近。为了打周梦臣一个措手不及,吴县令与刘师爷特别的小心。甚至连黄主薄也给瞒了过去,就是为了万无一失。只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准备越充分的事情,泄露消息的可能性也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