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二十九章 大弟子程大位
    第二十九章                大弟子程大位

    “这就不必了吧?”周梦臣看着程广德摆出的架势。只觉得有一阵荒谬的感觉。

    这与周梦臣想的完全不一样。

    在他看来,所谓将水钟制造技术给程家,不过是将水钟制造一些技术规格要求与要点,整理一分技术文书,给程家便是了,或者干脆让程家派人在这里学上一阵子,也就行了。

    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太难的技术。

    只是在程广德这里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他将自己带在身边的幼子叫了过来,要他郑重其事的下跪,敬茶,拜师。

    周梦臣只觉得荒谬之极,他当然明白这个时代的师徒名分之重,可以说是真正的师徒如父子。只要在众人面前完成拜师礼仪,今后这个孩子与周梦臣之间,就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了。虽然比不上亲儿子,但也相差不多了。

    这让周梦臣感觉有些沉甸甸的。

    程广德说道:“周大人,我也是有一点点的私心的,我这孩子,从小就喜爱算学,跟随我出来经商,我给他的零花钱,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买书,而且买的都是算学书籍。他听闻大人当日在县衙的英姿,早就佩服之极,我也有这一点点私心,希望这孩子能在大人身前承教,得大人之一二,也算是我程家之福了。”

    周梦臣听了,他其实并不介意教授别人数学,只是却不想牵扯到这个庄重的师徒关系之中,只是恍惚想起了冯立。

    他很明白,冯立之所以这么提携他,不是因为他周梦臣长得帅,而是冯立一心一意推广算学,以求远胜前朝,周梦臣虽然没有这么强的使命感,但也不介意将自己从后世所学的数学知识传授下去。

    虽然有些不大习惯这种严肃的师徒关系,但是当人改变不了环境的时候,就要去适应环境。

    周梦臣一招手,让程广德的儿子过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孩子看上去十岁上下,虎头虎脑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说道:“禀告老师,我叫程大位。”

    周梦臣说道:“听你父亲说,你对算学很喜爱,都学了一些什么?”

    程大位说道:“打算盘。”

    周梦臣说道:“打给我看看。”

    程大位说道:“是。”虽然找来两个算盘,并在一起。程大位就开始打了,先是加减乘除,一直到开方,清脆的算盘声,很有节奏,让周梦臣微微有些吃惊。

    这程大位虽然不能算是神童,但是的确是有几分资质。

    十岁孩子,能学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如果放在后世,估计能报个奥数班之类的。单单从打算盘上来看,其实已经胜过了周梦臣,当然了,是远远比不上冯立当初在县衙之中,。左右开弓的疾风骤雨。

    但是对于周梦臣来说,也算合格了。

    毕竟,周梦臣并不一定要程大位而今学习到什么地步,而是想看看,他有没有这分资质。

    周梦臣即便是教学生,也想教一个聪明一点的,不想教笨的。这也是人之常情,特别是那些被自己儿子逼得想要跳楼的家长,应该是有同感的。

    周梦臣说道:“好。”

    程大位说道:“弟子拜见老师。”下跪磕头,然后恭恭敬敬的敬茶。

    行礼过后。张叔大也过来恭贺,说道:“恭喜周兄,喜得佳徒。”

    张叔大并不常来周梦臣这里。也就是周梦臣刚刚研制木工车床的时候,张叔大来这里的频率比较高。毕竟对于张叔大来说,周梦臣这里的东西,只是他自己给自己订下课业的一部分,他还要花很长时间,去温习四书五经,以及各种经史典籍。

    毕竟下一次科举张叔大是志在必得。

    今日也算赶巧了。

    周梦臣说道:“我都还没有准备,就当人师傅了。”

    张叔大说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周兄算学的造诣,远在我之上,我都想拜入门下。何况教一个小孩子?”

    周梦臣说道:“张兄说笑了,我这一点微末伎俩,又怎么能教你,你如果想看,我自然不藏私。又何必拿我看玩笑啊?”

    张叔大说道:“就等你这一句话了。”他对程大位招手,说道:“程大位,你以为就叫我师叔吧。”随即拿了一块玉佩当见面礼。程大位很有眼色的看了周梦臣一眼,周梦臣示意他们收下,说道:“叫师伯。”

    张叔大是比周梦臣大一两岁的。

    程大位立即说道:“谢师伯。”

    有了程广德的加入,周梦臣立即觉得他自己变得轻松起来了。

    程广德做了半辈子的商人,处置这些杂务,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周梦臣还给了程广德开了一月十两。一年一百二十两的工钱。

    有了程广德这个人,周梦臣大多数事情都不用操心了。

    至于几台木工车床,经过初期故障频繁期的之后。周梦臣也慢慢摸出规律了。摸索出一套维护保养的手法,毕竟这东西,还是很简单的机械结构。再培育一些木匠学习维修技术。如此一来,更让周梦臣摆脱了不少麻烦。变得清闲起来。

    也让周梦臣有时间处理一些自己的问题。

    周梦臣处理了养济院的事务,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家中。

    周母早就在等着他了。

    如果刚刚开始的时候,周母并不知道周梦臣拿钱做什么事情去了。但是时间一长,也就知道了。毕竟周母也不是聋子瞎子,家里又是江夏县中的老人,只需听说县尊并没有给儿子拨款,自然知道周梦臣在养济院大展拳脚的钱,是从何处而来的。

    周母知道之后,先是大怒,随即又满怀担心。

    这也是一个母亲的本能,她固然恨周梦臣忽悠了他,但是更担心周梦臣将这一件事情搞砸了。也就装着不知道这一件事情,甚至连关于对周梦臣说,不能与李家女儿过多接触的事情,也给按下来。

    唯恐分了周梦臣的心神,让事情出了差错。

    而今养济院那边的情况也传了回来。

    周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决定好好的收拾一下周梦臣。

    故而周梦臣一回来,就被周母给拎到了堂屋之中,手中拿这一根荆条,说道:“跪下。”

    周梦臣二话不说,立即跪下来。

    因为不管做儿子有多大的成就,在父母的面前从来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他大概也猜到了,这是东窗事发了。心中暗暗琢磨着该如何措辞,才能让周母消气。

    只是周梦臣万万没有想到,周母首先说的事情,不是别的事情,而是关于八杆子打不到的李姑娘的事情。

    周母说道:“李家医馆那个丫头,还常在在养济院吗?”、

    周梦臣说道:“没有,这一段时间,她一直没有来了。”

    周母说道:“阿弥陀佛,这就再好不过了。”随即说道:“你也到了年纪,按理说我不该说什么,但是这门不当户不对的,李家乃是武昌名医,李家二郎眼见就要拿举人功名了,而我周家,世代守着一座钟鼓楼,是比不上人家李家的。之前,你正在办养济院的差,我不好多说你什么?既然成不了,就不要多接触,惹得一些闲言碎语,须知言语是能杀人的,都是街坊邻居,将来面子上也不好看,会被人撮脊梁骨的。”

    “这样的事情,我周家是不能做的。”

    “而今看来,李先生也是这个意思。”

    “你今后也是大人了,需要细细思量。不要做错一件事情,不仅仅误了人家一生,也耽搁周家几代人的厚道名声。”

    周梦臣听了,好一阵子才说知道了。

    如果说他内心之中一定对李家姑娘有什么的话,更多是欣赏。

    在这个在家从夫,出嫁从夫的时代之中,很少有女孩子说,我要做什么。她们的一生,都已经被父亲,兄长,丈夫给支配完了。哪里留一丝喘息之机给自己。

    而三观不同,无法对话。

    周梦臣也被周母拎着相亲几次。

    不要以为古代都是盲婚哑嫁,那都是达官显贵,只需家世对得上,人如何不需要多在意。但是对于底层百姓来说,很少有女子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宋代市井之中,就要相看的规矩,只是不好直说,都是让男女远远的看看而已。

    周梦臣对个时代的女子,实在是难以有什么兴趣,顺从倒是顺从了,倒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而且长得也不漂亮。

    的确,比起后世在各种化学制剂之中腌制的,各种滤镜打光之下渲染的美女,古代的纯天然女子,就差些意思了。

    只是被母亲如此说出来,周梦臣还是有些不舒服。

    更加不舒服的是他未来一成不变的人生。

    是的,这个九品阴阳官乃是周梦臣的祖业。也是因为这个官职,周家十几代在武昌城中,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只是周梦臣这一辈子岂愿意如此?

    他不愿意。

    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不愿意的。

    自然也包括了周梦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