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二十八章 程广德
    第二十八章                        程广德

    要知道这一批人订单来源,无不是武昌城中达官显贵之家。他们各家的主人都是与巡抚衙门,还有总兵府衙门打过交代,说不定后面站着何等的人物。甚至不少根本就是代表衙门过来的。

    周梦臣自然不敢得罪。

    而且这个时候买东西,却不像是后世给个定价,一口咬定就行了。

    这样做是要得罪人的。

    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处置办法。

    最简单的,代表衙门来的人,你可以开高价,然后给一点回扣。他们自然乐得让你多赚一些,你如果不开高价,他们还不愿意的,但是有些人是代表各位官员家里来采购的,都是管家。他们有的自然是一心为家里着想,一点油水都不想要,你自然要给后面那位大人面子,压低一个价格,也算是示好了。还有一些不敢拿回扣,但是可以虚报价格,又是一个手法。

    人性即便隔了几百年也都是一样的。

    周梦臣不笨蛋,也是能明白这些门道的,毕竟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但是周梦臣却不想这样纠缠。将自己的生命花费这种无意义的社交之中。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心中再不舒服,也只能硬着头皮招呼这些人。

    大部分人冲着丰城侯一句,犬子的朋友,对周梦臣还算客气。但是有些却不够客气。

    毕竟武昌城中有一些人,连巡抚都不放在眼中,呼作我家家奴而已。

    这些人不是别人,就是楚藩。

    此刻楚藩来人就坐在马车之上,帘子也不挑一下,说道:“那个阴阳官是吧,王府要一批武昌钟,都要用紫檀木的,立即去准备。片刻之后,杂家派人来取,如果到时候没有,小心你的皮。”

    周梦臣脸色相当难看,几乎按捺不住了,正要说话。却忽然被按住了手,却是程广德到了。

    周梦臣自然是认识程广德,却见程广德,行礼说道:“这位公公,不知道是那个王府的?也好让我们送上门去。”

    周梦臣顿时生气,不要说紫檀木这样贵重的木材,周梦臣压根没有存货。单单说,楚王府的名声,周梦臣都不敢送上门,当代楚王是一个什么东西,在武昌城中的老户,谁不知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至于采购东西不给钱,这种强买强卖的事情,都是小事情了。

    如果可以,武昌城中任何百姓都不想与楚王府打交道。

    周梦臣一点也不想送上门去。但是同样也不敢生硬的拒绝。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即便巡抚对楚王也没有什么办法,这要是惹怒了楚王,估计楚王真要捏死周梦臣,连巡抚都拦不住。即便捅到天子那里,也不过罚酒三杯下不为例而已。

    周梦臣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权力受到威胁。

    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赤裸裸的立于冰天雪地之中,想大声厉喝,却不敢。但是就要趋炎附势,却是不愿。

    也就没有阻止程广德。看看他怎么说。

    车帘子里面冷哼一声说道:“什么王府,整个武昌城中,只有一个王府,就是楚王府。”

    “是是。”程广德走南闯北的,什么样的事情没有遇见过,自然是有手段的,说道:“公公,您要的东西,是有的。只是却是总兵府订下的,已经交了钱了,不过吗,这不重要,什么事情都大过楚王不成,小的这就让人送到楚王府之中,也一并交代给小侯爷。让小侯爷也表现出对王爷的一点心意。”

    “大胆。”这个时候马车帘子一挑,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太监鼻孔冲天,说道:“你是拿丰城侯来压杂家吗?”

    “不敢。”程广德说道:“只是楚王府要的东西太贵重了,我们小门小户哪里有什么紫檀木,有的只有丰城侯府。”

    周梦臣听了,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他们言语之中交锋。

    什么叫做软中带硬。

    程广德这一段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那丰城侯压你。但又不说出来,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周梦臣其实很快就领悟了其中奥妙,程广德赌的就是这个楚王是不会操心这一件小事的,更不愿意因为这一件小事而得罪丰城侯府。毕竟虽然藩王在地方上,可以肆无忌惮,但是本质上,他们都是一群失去权力的人。

    自己玩便是了,不愿意真与当权的人发生冲突,虽然有宗室这个身份,不会有什么太惨烈的下场,但是却也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代价楚王自然是不愿意付出的。

    这个太监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

    就在这个太监有些下不来台的时候,程广德上前几步,一搭衣袖,将手罩住,向前一伸。这太监会意,将手伸去。顿时眼睛睁大,说道:“此言当真。”

    程广德微微一笑,说道:“不敢拿公公开玩笑。”

    “好。”这太监顿时变得和蔼可亲,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说道:“来人,将银子拿来。”顿时有几个壮汉带来一个小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全部是银子,说道:“这里有白银一千两,全款。如丰城侯府的样式打造一百个。”

    周梦臣不知道程广德与这个公公达成了什么协议,但是还是说道:“小门小户,不敢雕刻王府之龙凤,还请公公见谅。”

    “好说。”这太监面目含笑,说道:“我从王府中调配给你,还有紫檀木也从王府调给,不用你操心。”

    程广德连忙上前,一阵马屁,将这个太监送走了。

    回来之后,于周梦臣单独聊,说道:“周大人,小的越俎代庖,得罪了。”

    周梦臣其实也有一些不满,但都是街坊邻居的,真要说起来,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他叫世叔,也不为过。自然不好说什么,说道:“不敢,只是程叔叔,与那太监说了什么?”

    程广德微微一笑,说道:“我初来乍到,不知道你的本钱,也不好谈什么,只是承诺那公公,不管他给多少钱,都会返给他一半的。”

    周梦臣听了,苦笑说道:“也幸好你说但是如丰城侯府一个价格,否则我还真要赔钱了。”

    丰城侯府从周梦臣这里买的东西,其实里面有人情价。很多利润不是周梦臣商业利润,而是冯立给周梦臣的人情。所以利润上比寻常人丰厚太多了。即便是腰斩一半有余,周梦臣还有的赚。

    程广德说道:“如此来说,我也不算是好心做坏事,也就算我倚老卖老,商场之上,有些人是得罪不得,即便是赔钱也要打发了。周大人这样样子,不是做买卖的人。”

    周梦臣自然知道了。

    他苦笑说道:“还能怎么样?要不程叔叔你过来帮我?”

    周梦臣是半开玩笑的。却不想程广德说道:“我正有此意。”

    这一句话,反而让周梦臣愣住了,说道:“程叔,你不是开玩笑吧,你家的店不要了?”

    程广德说道:“店里的买卖,早就有一定之规,我即便不在店里,下面的伙计也是能支持起来的。不用我多操心。”

    徽商经商是家族性,地域性的,程广德虽然在武昌大半辈子了,但是根还是休宁。他店里的伙计,即便不是他程家的子弟,也是休宁人,当然了,关系太近的也没有,这也是古代一个风俗有关。古代人一般选择易子而教,就是担心教导孩子的时候,父母下不去手,程广德的长子在别家当伙计,身边只有一个幼子,等长大一些,也会与这些伙计一般。

    一般情况下,程广德店里的人都是值得信任的。

    当然了,程广德来到这里,也是看中了周梦臣这里有很大的商机。

    周梦臣说道:“程叔叔,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这钱虽然不少,大也入不了程叔叔的眼。”

    程广德笑道:“你看高看我了,我可一口气拿不出千两纹银,不过我的确是有事相求。”

    周梦臣说道:“请讲。”

    程广德说道:“所谓千里不贩柴,这武昌钟大抵也只能在武昌周围卖,至于外面的地方周大人也顾不上吧,不如交给我程家。当然了,不会让周大人吃亏的。”

    周梦臣听了,立即明白承老板的意思了,说道:“你的意思想得到制造这水钟的技术?程叔叔何不买一台回去自己拆开看看?”

    程广德说道:“我徽州程家向来是诚信传家,决计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我不相信,周大人的东西是那么容易仿制的。”

    周梦臣轻轻一笑,他虽然没有刻意做什么防山寨,但是很多细节上都是独特思路,只要仿制者不懂数学,很多细节上估计不会模仿的太到位。而这些细节自己关系到这些水钟的精确度。

    徽州程家是不是真做生意童叟无欺,诚信传家,周梦臣并不知道。

    但是程广德的眼光与手腕都不错,也算彼此了解,正解了周梦臣的燃眉之急。至于制造水钟的技术,在周梦臣看来,不过是一些微末伎俩,有什么可保密的。他说道:“好,就如此,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