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二十四章 幸福的烦恼
    第二十四章                幸福的烦恼

    “五百两。”一个一身锦衣的中年人,带着几分趾高气昂的气质站在周梦臣面前,随手让人拿出一个小箱子,箱子里面,有十个五十两银锭,也就是五百两银子。他对周梦臣还算客气说道:“总共打造五十个胚子。木料我让人运过来的,上好的紫檀木。”

    周梦臣咽了咽口水,说道:“需要五十个吗?”

    这中年人说道:“那是自然了,两个正厅,四个偏厅,老爷的签押房,书房,卧室,少爷书房,卧室,几个姨娘的房间,可以客房,最好还在准备几个备用的,可不就是五十个人了,这还是武昌这边的,如果效果好的话。到了北京那边需要的更多。”

    周梦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吧,土豪的世界,周梦臣不配知晓。

    单单听听需要数量,就知道李家的府邸之大。如果不是李子文姓李,周梦臣都觉得,李子文是楚王一系的郡王了。

    不过,如此一来,周梦臣对李子文的身份也就有所猜测了。

    周梦臣问道:“这五十个一时间打造不了?”

    “无妨。”李家管家说道:“十日之后,我会让人来取一批,之后慢慢打造便是了,你是少爷朋友。家里面不会催的。”

    甚至如果不是周梦臣是李子文的朋友。在李家管家看来,这一笔钱就不用花。只要卖上一个,就能一比一复刻。或许不如原版话,但是花不了多少钱,这个生意本来就是人情生意,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

    否则宰相门前七品官,他家老爷虽然不是宰相,但是给个大学士也不换的。

    周梦臣收了钱,将李家管家送走了。

    “怎么样?李家的出手大方吧。”周梦臣还沉醉于一下子收入五百两银子不能自拔之中,却听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立即抬起头来,一看居然是张叔大。

    周梦臣说道:“张兄,你怎么来了?”

    张叔大还是一身素净的白衣,一身普通的衣服,却让他穿着一种风度翩翩的感觉。似乎什么衣服能穿在张叔大的身上完全是这一件衣服的幸运。

    张叔大说道:“你没有注意吗?府学后门就正对着凤凰山,与你这养济院也不过一两里而已,我每天都会上凤凰山上读书,今日偷闲,来你这个看看而已。”

    周梦臣细细想想,苦笑说道:“我真没有发现。”

    武昌城内的布置,是围绕着蛇山修建的,在蛇山以南,大抵是楚王府,以及这楚王一系的郡王府邸。而蛇山以北,却是大量的衙门。府学衙门就是其中之一。只是府学与养济院不一样,养济院是被逼得角落之中,只能将门户开在凤凰山下,交通不便。但是府学占地规模很大,他们的正门,就在棋盘街上,而后门却在这一带。

    周梦臣不常去,所以也不大清楚。

    周梦臣心中一个疑惑解开了。

    那就是张叔大是怎么知道,周梦臣在养济院的所做所为的。

    的确如此。

    或许其他读书人,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是张叔大不是这样的人。

    张叔大不是不读书,而是读书极好。同时他也不是长舌妇,对一些传闻八卦,也没有多大的兴起,但是涉及到了官府政务,官员作为等事情,张叔大却十分留心。在这方面,敏感度很高。

    正是这方面敏感,让张叔大第一个猜出了周梦臣的用意。

    当然了,如果不是周梦臣这种对算学的运用新方向,引起了张叔大的注意,张叔大也不会随意说话了,就当不知道而已。

    献丑不如藏拙,这个道理对张叔大来说,是有血一般的教训。

    周梦臣将话题拉回正题,说道:“李家的手笔,真大,这不一下子五百两银子。”

    张叔大说道:“那是自然,丰城侯府的手笔岂能不大吗?”

    周梦臣深吸一口气,说道:“真是丰城侯李家?”

    对于,李家周梦臣也是有所猜测的。

    湖广巡抚,湖广总兵官,湖广布政使,湖广按察使,等等一系列高官之中,姓李的只有湖广总兵,更重要的是这个湖广总兵官的籍贯就是北京。乃是丰城侯李熙。

    丰城侯一脉乃是靖难功臣,已经传承六代,可以说是世代簪缨之家。而且在这个时代,勋贵一脉渐次凋零,都成为寄禄之辈,早就没有什么用处,特别是在勋贵之中代表人物,原武英侯后又加封为诩国公的郭勋下狱论死之后,勋贵之中更没有什么人才了。

    而丰城侯李熙而今还能在外掌管实权,已经是勋贵之中少有的实权人物了。

    对周梦臣来说,大明中枢的风云变幻还是太过遥远了。不管勋贵的处境而今如何的窘迫。但是丰城侯这三个字,依旧是周梦臣不敢想象的名头。

    张叔大说道:“正是,李子文单名一个儒字,乃至丰城侯之独子,冯先生的话,他还是要给些面子的。”

    周梦臣心中更感激冯立的,让丰城侯府给面子。这一面子之大,绝对不是区区十两银子可以弥补的。

    周梦臣心中一动,说道:“叔大兄,你被冯世叔看重,似乎不在丰城侯世子之下,却不知道叔大兄又是何等人物?”

    张叔大哈哈一笑,说道:“周兄不要想差了,我区区军户出身,不过有幸得了举人功名,曾经还有一个神童薄名而已。哪里算什么人物?无非是被冯先生的叔父,冯大人,与前湖广巡抚顾提携一二,让冯先生照顾我而已。以周兄的说法,周兄被冯先生照顾,视如子侄,却不知道是何等人物?”

    周梦臣听了,也哈哈一笑。

    随即周梦臣说道:“不能与叔大兄说话了,那人钱财,总要做一些事情的。”

    张叔大听了,轻轻一笑说道:“正好,我也看看周兄是如何做事的。”

    这个其实才是张叔大来的目的。虽然不能说张叔大无利不起早,但是两人交情,还没有好到彼此之间来往无忌的地步,张叔大对当初周梦臣以数字为基准做事的办法,很感兴趣,之前听周梦臣讲解过的,但是言语之间总就是有些浅薄的。

    自然要亲自看看,才能有说启发。

    周梦臣见张叔大要留下来,客气了几句,也就不在意了。

    周梦臣也不觉得自己一些办法,有什么特异之处,这仅仅是后世最寻常的,乃至于常识一般的办法了。

    周梦臣让周大壮双手捧着五百两银子,自己带着赵九去看了李家送过来的木料,清一色的南洋紫檀。周梦臣轻轻一敲,有金石之声。这是紫檀之中最上好的一种,比起周梦臣所用的楠木,不知道好到什么地步了。

    毕竟,在古代很多时候,真正的好东西都是买不到的。

    赵九看着这些木料,就好像裸体女人一般,很不得将整个身体都爬在上面,似乎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样好的木料。对周梦臣说道:“老爷,这一批料子,五百两就下不来,即便有人出一千两,我也不会觉得太多。实在是好东西。”

    周梦臣说道:“虽然是好东西,也是大难题,这五十个水钟,要你做恐怕是做不来的。”

    赵九说道:“自然是做不来的,不过木匠还是好找的,毕竟李家不要我们做一些精细的活,只要给他们留一些余量就行了。这也不需要太高明的手段。”

    周梦臣点点头,说道:“你说如果十日之内完成,需要多少木匠?”

    虽然丰城侯府没有说催促的事情,但是周梦臣也不可能真的什么也不管。真给人拖着。所以他决定在十日之后,一次性将所有的单子都给清掉。

    赵九说道:“五十个。”

    周梦臣听了,微微皱眉,依托县衙路子,增加木匠,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周梦臣依然觉得有些不大对,说道:“也就是说,平均一个木匠,十日才能造好一个?之前好像不是这个速度?”

    赵九之前造出了两台,大概有了十几日。其中还有各种修改。

    赵九说道:“回禀老爷,木料不同,这紫檀木要比楠木硬多了,而且这些送来的木料,要先打成木板,这一点是最费工夫的。”

    周梦臣围绕着李家送过来的木料看了看。这些木料都是合抱的原木,似乎是从南洋运过来的在。并没有经过粗加工,打成木板什么的。因为李家人说了,他们的要求,所有木板的纹理都要完整,不能出现拼接的。

    所以,给周梦臣的直接是原木状态。

    周梦臣看到这些木材,就想起了后世是怎么样对原木进行粗加工的,虽然一些电动工具,周梦臣而今是造不出来的,但是却根据原理,搞一些不用电的其他工具,比如说木工车床之类。

    定然能提高处理原木的效率。

    毕竟周梦臣已经预见到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将来会有大批订单来袭,周梦臣要未雨绸缪。现在可以用加人来解决问题,未来却未必了,更不要说,增加的熟练木匠,就不要工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