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奋斗在大明》正文 第十五章 玻璃梦碎
    第十五章                玻璃梦碎

    说起来,或许有人不相信。

    武昌城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并不在城中,    而是在城外。

    这是因为武昌城内固然有消费能力,毕竟城中有各级衙门,还有楚王一大家子,楚王府,以及各级郡王府。但是总体来说,武昌城内的消费能力是相当之有限的。

    这个年代的城市,不能与后世的大都市相比。

    武昌的繁华更依赖于他的地理位置,水道连通半个天下。自然是天下商品的汇集地。

    这样一来,大量商品其实并没有要进入武昌城的需要。反而就在武昌城外,黄鹄矶,金沙洲,鹦鹉洲等地,完成交易即可。

    这里反而成为整个武昌商业最活跃的地方。

    如果说,在武昌城中的长街,不过是为武昌城中百姓服务,而黄鹄矶,金沙洲,鹦鹉洲等地的商业,就是为整个天下而服务的。两者之间谁上谁下,自然是一目了然。

    周梦臣出了武昌城,没有去别的地方,先去了黄鹤楼。

    黄鹤楼虽然是一等一的名胜,但是在古代却是一个随便游览的地方,当然了。一般百姓会很自觉的不会在这个地方来的。

    只是黄鹤楼名胜很大,但是登上去之后,才有一种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感觉。

    虽然后世一直说,中国古代建筑,又多好多好,但是现代建筑技术发展,的确是一日千里,除非研究这古建筑的人员,用不一般的视角,看出这些古建筑不一样的美感。其余的人只会感觉,古代建筑,其实一般般。

    的确,三层黄鹤楼是比周家的钟鼓楼要好上不少,但是与后世电视剧之中仿古建筑一比,就不是那么光彩照人了。

    当然了,黄鹤楼的名声也不是白给的。

    这里在黄鹄山最西端,突出江岸,再次凭栏眺望,真是揽长风而邀星月,游大江而身欲飞。真是观景的绝佳去处。正所谓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当然了,不同的人眼中,对这个风景有不同的看法,周梦臣对这美景并没有是看法,毕竟熟悉的地方没有美景,这里三年之间,他已经来过数次了,刚刚开始的惊喜早就不在了。

    周梦臣现在在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数船。

    一会功夫,他已经看见大大小小百余艘船只了。

    周梦臣心中暗道:“航运业一定赚钱,只是这钱却不可能落在我手上。”

    武昌上接汉水,下通洞庭,连接长江,可以说是四通八达之所在,天生的九省通衢。对于武昌来说,如果航运不赚钱,就等于武昌城不存在。

    可惜啊,这不是周梦臣可以染指的。

    航运业是这个时代资金密集,武力密集,权力密集型产业。南北货运自然是赚钱,但也压钱,一船货没有几百上千两,根本不值当跑一趟。周梦臣手中那五十两银子,根本行不通。

    至于武力密集与权力密集更不用说了。

    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

    在后世还有车匪路霸,在古代环境之中,只会更严重,所以敢押送货物的,都是能打的,说不定手上常常沾血。至于权力密集更不要说了。

    别的不说,就那武昌府这一块。

    货物进出武昌城,要经过牙行。不然不准买卖,而武昌府的牙行,其实就是楚王家的产业。至于长江上的船,虽然一个个都没有写名字,但是真有一些后台没有势力人出没,不过长江之中多了一件惨案,长江之鱼,多了一分牙祭而已。

    想要赚到钱,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一件难事。

    即便是周梦臣脑袋里面有很多后世的成果,似乎每一个拿出来,都能大把的赚钱。但是更难的一件事情,就是如果能保住自己的赚的钱。

    区区一个九品官。

    武昌城中,能捏死周梦臣的人,就已经车载斗量了。

    连武昌城中,排不上号的一个小县令,都是周梦臣的心头大患。所以赚大钱,对周梦臣来,是祸不是福。

    在种种条件限制之下。

    周梦臣也忍不住头疼,该从什么角度下手。

    周梦臣下了黄鹤楼,走在黄鹄矶码头之上,看着两侧的店铺。周梦臣首先排除一些大店,无他,这些店铺是做批发生意的。毕竟这里是南北要冲,很多运货的人,不可从北京一古脑运到桂林。

    所以一般都是层层转运。

    一般商人都是做两地之间的转运而已。

    这些大店,一批货动则百两以上,周梦臣囊中的五十两银子。什么也做不了。

    周梦臣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就知道他大概选错地方了。虽然武昌城外繁华胜于城中,但是这不是他这一点本钱能够参与进去的。只是来了城外,也不好不看完就直接回去,于是他在鹦鹉洲,金沙洲上面,也逛了一遍。

    什么江南的丝绸,北方的皮草,南方红木,本地的粮食,等等各种各样的商品都看了一个遍。周梦臣没有找到商业机会,但是慢慢想明白了,他不适合,大规模生产性的生意,比如说织布。

    他倒是能改良织布机。

    他家里就有周母的织布机。如何改良,周梦臣闭着眼睛都能设计出几个方案来。

    只是他根本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生产。即便做出来,献上去,不过是一个三瓜两枣的赏赐。甚至没有赏赐。就被人仿制了。

    被人仿制也不要紧。

    周梦臣也没有想过要垄断,毕竟大规模垄断布业,根本就是找死。

    只是他现在要钱没有钱,要人没有人。就手中这一点点小钱钱,根本做不起布坊来。

    “不能大规模生产的,大概是奢侈品了。”周梦臣暗道:“要不,试试用玻璃。”

    玻璃是穿越人士发财致富的不二法门。

    虽然周梦臣前世并没有研究过怎么造玻璃。但是周梦臣并觉得这能难倒他。

    已知,玻璃主要成分是石英砂,制造方法是加热,虽然这里要加热多少度,周梦臣没有印象了,不过想来多做几次实验,总是能搞定的,五十两的实验经费是完全可以的。似乎在玻璃颜色提纯上,有些小问题。

    不过,周梦臣也没有想要后世那种纯净的玻璃,不过是搞一些玻璃工艺品而已。

    也没有想过赚大钱,只要能维持养济院的就行了。

    周梦臣暗暗点头,以拳击掌:“计划通。”、

    随即他的目光闪过一丝亮光,他不由的看了过去,却看见一个摊位上,有一个簪子。

    簪子,是明代女性很常见的饰品,出现在这里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他忽然发现,这个簪子的材质是熟悉。他忍不住走上前去,捏了起来。这手感,这质地,这光泽,虽然做工有些不大好,但是周梦臣可以确定这是玻璃。

    周梦臣一时间无言,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表达他内心之中,十万个曹尼玛。

    “公子,要吗?一根只要十文钱?”摊主打量了周梦臣衣着说道。

    周梦臣下意思重复道:“十文钱?”

    周梦臣心中暗道:“罢罢罢,如果玻璃价格高一点,或许还有赚头。”

    摊主似乎觉得周梦臣在讨价还价,说道:“要不,五文钱?”

    周梦臣迅速从摊主的语气之中,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这远远不是底价。一瞬间周梦臣心丧欲死。轻轻放下,转身就走。

    “公子,一文钱也可以的。”

    周梦臣留意四周,最后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在明代玻璃器已经非常普及了,虽然纯净的玻璃尚且没有,但是普通玻璃器根本不值钱。而且普及的方向,却是越来越便宜。越来越不值钱。

    乃是因为成色一直不好,表现出浑浊的感觉。达官贵人们一个个放弃用玻璃做饰品。而百姓也不大乐意用,毕竟真是日常用品的话,玻璃并不比陶瓷要好。即便后世玻璃器那么多,有多少家庭用玻璃碗的?

    周梦臣暗道:“除非我能弄出纯净的玻璃,用来做镜子,恐怕没有多少竞争力。”

    他很明白自己的能力,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与物资,他并不是搞不出纯净的玻璃。毕竟有原理,有步骤,实验狗从不怕泡实验室。

    但是他也知道,材料实验是最麻烦的。

    特别是在这个所有原材料都要自己手搓的情况之下,各种杂质,估计能将人给逼疯。

    即便一切熬过去了。等镜子造出来了。

    养济院里面的人也饿死完了。

    周梦臣长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就走。不想在这个伤心地再呆下去了。周梦臣在城外转了一天。

    几乎是兴高采烈出门去,垂头丧气回家来。

    周母也有一些奇怪,问周大壮说道:“他怎么了?”

    周大壮翻着无辜的眼睛,根本不用说话,就用身体表现出,“不知道”这三个字。

    周母眉头紧锁,心中暗道:“这孩子,这几日,越来越怪了,不行,我要打听一下,他这些天,每天只是到钟鼓楼上看一眼,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还要了那么多钱,不会是学坏了吧?”

    周梦臣的行为,引起了周母极大的担心。只是周梦臣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赚钱大计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