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第十一章 养济院
    第十一章     养济院

    周梦臣将这些丐头打发了。

    一回头,却见这些人除却少女与他的丫鬟之外,都已经跪倒在地面之上了,以赵老头为首,磕头道:“拜见老爷。”

    其实大明官场之上,跪拜虽然有的,但也不多。

    只有在级别相差太大的时候,才会下跪。比如而今的周梦臣去见知府,或者巡抚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要跪的,但是周梦臣拜见县尊的时候,就没有跪,而是长揖而已。

    比如少女,她家中谈不上富豪。但也颇有家底,父亲曾经当过医官,医术精湛,与很多官员有联系。见一个区区九品官,自然是不跪的,但是这些乞丐,可以说是草芥一般的人物。见了寻常百姓,都是跪在地面上乞食。见了周梦臣自然要跪的。

    周梦臣说道:“快快起来。”

    周梦臣引赵老头在一边的石头上坐下,其他乞丐都战着,而那个少女却远远的站在角落之中。并没有上前的意思。

    周梦臣看了两眼,正事要紧,也就没有多问了。

    周梦臣的正事是什么?

    就是询问养济院的事情?

    周梦臣问道:“老人家高寿?”

    赵老头说道:“小老儿五十有四。”

    周梦臣看赵老头的相貌,说他七十都有人信。却不想才五十四。

    周梦臣说道:“这里是原本养济院的地方,老人家对养济院了解吗?”

    赵老头说道:“回禀老爷,小老儿从小在养济院长大。”

    周梦臣一听,心中默算,道:“老人家是成化年间的人吧?”

    赵老头说道:“老爷明鉴,小老儿的确是宪宗末年的人。”

    周梦臣说道:“这说,当年养济院还在?”

    赵老头叹息一声,说道:“在,怎么不在?小老儿记得我小的时候,就是父母双亡,被人送到了养济院。那时候养济院还有人管,朝廷每年按人头下拨粮食,每一个人头上能分上几斗。虽然不够吃,但是配些果蔬杂粮,还能果腹。”

    “我年长之后,得当时院长的欣赏,让我在养济院之中当了一个杂役,但是正德年间,兵荒马乱的,养济院的钱粮也就停了,我只能出去自谋生路。年轻的时候,倒是凭借木匠活,能活下去,只是临老了,却没有地方可去,再回到养济院,已经一片荒芜了。只有当年一些老人还在。我就修缮房屋,就在这里落脚,这些人没有地方住的人,就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多年过去了,也就是我年纪最大,推为执掌了。”

    “才有这么多人。”

    周梦臣叹息一声。

    国家的命运与百姓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

    大明宪宗皇帝,也就是成化皇帝,是被低估的皇帝。他登基的时候,乃是英宗皇帝留下的烂摊子,外有边患,内有流民。朝廷之中,又有夺门之变的后遗症。

    但是宪宗皇帝,对外征战,王越出击河套,又有成化犁庭。内有安抚流民,设郧阳巡抚,安置百姓等等。

    等他去世之后,才有儿子孝宗皇帝的弘治中兴。

    而正德皇帝,虽然被很多人喜欢,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正德年间,大明动荡不安。而且整个大明官场风气也是在正德年间发生重大转变的,在正德之前,百官都以贪污为耻,在正德之后,百官都以不能贪污视为无能。

    周梦臣对养济院这一笔钱,心中也是有估计的。

    或许在正德年间,因为刘六刘七之乱,或者其他种种原因导致的财政危机,一时间停了养济院的粮食。但是在官府的账目上,定然有这一个项目,只是到了什么地方,只有天知道了。

    “老爷,我刚刚听你说,你是来管养济院的,小老儿可是听错?”赵老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周梦臣说道:“不错。”

    赵老头说道:“朝廷发口粮吗?”

    周梦臣一阵沉默。

    县尊可是一个大字都没有给他。

    只是周梦臣看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说不出“没有”这一个词。

    周梦臣说道:“有。只是今日我孤身而来,只是看看情况而已。明日自会有所安排。”

    赵老头立即跪倒在地,说道:“多谢大人,多谢青天大老爷。多谢朝廷。”赵老头千沟万壑的脸上泪流满面。

    周梦臣顿时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

    他目光扫过,在场老老少少大概在一百个多个人。即便仅仅管饭,也是要相当大一笔钱的。但是周梦臣哪里来钱的,他甚至没有刚刚的那个少女有钱,人家可以拿出好几两银子的私房钱,但是周梦臣浑身上下,都掏不出一两银子,只有一百多个铜钱。

    大概有一钱银子。

    周梦臣害怕他们现在就与他要钱。周梦臣岔开话题,又询问了一些之前养济院的问题。对于养济院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这是从养济院正门出来。养济院的正门对着凤凰山,与武昌北门武胜门比较近。有些太偏了。

    周梦臣正观察周围的情况,忽然停步,转过头来说道:“姑娘,你不应该来这样偏僻的地方。”

    却见后面那个白衣少女,微微行礼说道:“见过周世兄。”

    周梦臣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了,立即还礼说道:“可是李月池先生千金?”

    李家医馆主人,就是李言闻,字子郁,号月池。

    周梦臣听这少女姓李之后,就想过是不是李言闻家里,毕竟武昌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其中郎中不少,但是以医术起家,家境殷实的不多,其中姓李的更少。而与周家有过交际的更不多。

    李言闻几乎是唯一一个了。

    说起来,双方家距离不远。都在长街之上。他也听闻李先生有二子一女,女儿是最小的一个,不过没有怎么见过。想来就是眼前这个人了。他与李家交际不多,但是父辈交情还是有的,叫一句世兄,并不过分。

    少女说道:“周世兄明鉴。”

    周梦臣说道:“李世妹,为兄还是那一句话,这个地方不应该是你该来的地方。”

    即便在武昌城中,也有很多地方治安并不是太好的。女孩子出没这些地方,并不安全。

    少女说道:“今日多亏了周世兄了。妾身再次谢过。”她再行一礼说道:“妾身就是来道谢的。”

    周梦臣说道:“谢就不用了。”周梦臣看着城墙投射下来的长长阴影,说道:“这样吧,我送你到大街上。”

    一来道了大街之上,人来人往,就安全多了,毕竟这里是武昌城,不是荒郊野外。二来这个时代男女大防是毕竟重的,真被人看见,周梦臣或许无所谓,但是李姑娘就不好说了。

    这也是为什么周梦臣没有问李姑娘的名字原因。

    因为女子的闺名,只有丈夫与父亲可以知道,外男是不能知道。

    周梦臣与李姑娘在前面并肩走,周大壮与丫鬟小环走在后面。

    周梦臣问道:“对了,还没有问你,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李姑娘沉默了一阵子说道:“我从小识字课本,就是汤头歌,再长大之后,就是分辨药材,至于各种药材炮制,也从来是行家里手,只是父亲却不许我行医,怎么都不许。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周梦臣听了,说道:“李先生,也是为你好。所谓三姑六婆,学医也不过做一个药婆而已。名声不好。你又何必?”

    三姑者,尼姑、道姑、卦姑也;六婆者,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也。

    三姑六婆虽然很多人家都需要,但是名声从来不是太好的。即便是药婆,民间也有药婆下药害人的传说。即便是一些深宅大院之中女眷需要一些女郎中。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深宅大院之中,各种狗屁扒灰的事情多了,特别是这种女性病,更是关系到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不定,为了家门清誉,女郎中的性命都难保。

    李先生教授自己女儿学医,可以说是家学,孩子想要学,教教也没有什么。但是决计不会让她从事这个职业的。这是一片爱子之心。

    李姑娘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古代还不是鲍姑行医用针,为一代之名医。”

    周梦臣笑道:“你想做鲍姑,想找一个叫葛洪的夫君再说了。即便如此,这样的人总就是少数的。”

    鲍姑乃是古代有名的女医,也是大名鼎鼎的葛洪的妻子,也算是医生夫妻档。

    周梦臣并不歧视女子行医,甚至有一些亲切感。后世他见过这样的独立女性。只是在大明这个社会环境之中,周梦臣更能理解李先生的用意。

    李姑娘显然对周梦臣的说法不满意,话音一转,刺向周梦臣的痛处,说道:“周世兄,你可是没有钱?需要我从家里拿一些吗?”

    周梦臣咳嗽一声,掩饰道:“你说什么话?”

    李姑娘调皮轻笑,小声的说道:“咱们这位县太爷,是名声在外的,他如果会给你一个子,算我输。而且周家最近-----”李姑娘微微一顿,似乎在照顾周梦臣的情绪说道:“也不是太方便的,我这里倒是有些闲钱,可以借给你。”

    李姑娘对周家而今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