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第六章 上元积年
    第六章   上元积年

    好一阵子,风雨一时具静。

    冯立并不是试着算圆周率,而是将周梦臣的数据代入公式之中,验证一遍,却发现没有太大的问题。或许有些出入,但是最少第八是确定的。这已经让冯立吃惊无比了,即便答案正确。却也不敢相信,说道:“这应该不是你算出来的吧。”

    周梦臣听了,心中有些无奈,周梦臣能理解冯立的怀疑,更是明白解释不清楚。只能顺着冯立的话来说了,毕竟很难解释圆周率的计算,因为这根本就是笨功夫,后世都是用计算机算的,也很难有是便捷的办法。以这个时代的速度,好几年甚至一个人大半辈子,都花在这一件事情上,或许能圆周率往后面推几位,

    这还是在不算错的基础上。

    周梦臣说道:“冯教授明鉴,这是家父算的。”他叹息一声,说道:“家父在时,常以割圆为乐,同时教授我家学。方才记下来的。”

    冯立叹息一声,说道:“不知道,这武昌城之中居然有如此一位大才,不能朝夕请教,已经是大憾了,却不想斯人已去,唯有遗风。更令我望而兴叹,恨不能做把臂之游。你今后就叫我冯叔叔吧。”

    周梦臣立即行礼说道:“冯叔叔。”

    黄主薄在一旁几乎要笑开了花了。

    今日算是将县尊得罪狠,不过与冯教授搭上关系,也算是另有出路,甚至黄主薄心中打起了,想办法让周梦臣走科举这一条路,之前那是没有关系。而且阴阳官子弟是不能参加科举的,而今将这个官丢了,却有了这个资格,未必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县尊,周兄之父,固然是斑斑大才,只是今日考的是周兄,而不是周兄之父。”王道之连忙说道。

    县尊看了一眼王道之,心中暗道:“一百两。”说道:“王秀才所言极是,这一题就不算了。王秀才,你再出一题。”

    冯立此刻反而不说话了。他早就看明白县尊的意思了。今日反而想看看,这一位新认下来的贤侄有什么本事,也看看着这个王道之,能无耻到什么地步。又能想出什么样的难题。

    王道之,一时间额头见汗,说道:“请周兄求上元积年。”

    周梦臣几乎哑然失笑,说道:“王相公,你知道什么是上元积年吗?上元积年,又称历元,乃是日月五星汇聚之时,总体上来说,必须是甲子日的夜半,冬至日,月朔日,五星汇聚。但是这首先你要给我这天文数据。不然我怎么算?真来口算啊?”

    一部数学史,半篇求上元。

    这是对古代数学的概括。

    推动古代数学发展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天文问题。

    甚至可以说是天文历法与数学是不分家的。

    而在历法之中,求上元积年,是很长一段时间一个重大问题。

    上元积年又称历元,作为理想历法的开始,它必须是一切的源头。在历代历法家眼中,必须日月五星在同一点出发。才能将今后日月星辰一切运转给算在其中。上元积年可以说是在求一个日月五星汇聚的大周期。

    其实这个问题,在周梦臣看来,与之前那个物不知数的问题差不多。就是求一个能符合日月五星等运行周期的最小整数解。

    这必须要用到,日月五星的测算数据。不然真让周梦臣凭空算啊?

    王道之一时间被噎住了,他对这些事情也是一知半解,他只想难住周梦臣。就将他心目之中难题,一个个抛出来,至于这难题为什么是难题,就不知道了。

    县尊心中默念道:“一百两。这下五百两已经够了。”他轻轻一笑说道:“要不,你再出一题?”

    王道之,收肠刮肚一时间也想不明白,有什么难题了。

    冯立轻轻一笑,问道:“我给你数据,你会算吗?”

    周梦臣说道:“自然是可以的。”

    “好。”冯立抽出一张纸。捏笔在上面落下几十个字,说道:“这是宋代开禧历的各项数据,那你就算一算吧。”随即冯立将自己的位置让开,示意周梦臣用算盘。

    只是周梦臣不能说不会用算盘,但是在冯立面前就是不会了,用算盘算简单的加减还可以,验算这种不定方程组,周梦臣更喜欢用纸笔。

    周梦臣谢过,只是讨要了一些纸笔,开始验算。

    他思忖片刻,就下笔如神,不过片刻,就写满一张草稿,放在一边。冯立眉头紧锁在一边看着。一张还没有看完,周梦臣另外一张稿纸就放上来,冯立立即将下面一张拿出来,与第二章稿纸铺开

    但是一会儿功夫,第三张稿纸也出来了。

    冯立随手一指,说道:“你,将稿纸铺开。”

    冯立并没有特别指谁?但是黄主薄却上去,小心翼翼的将稿纸铺开。片刻之间,就将整个桌子给铺满了。

    一来,这数字比较大。

    所谓天文数字。数字都是好几位,计算量很大,说需要的空间也很大。

    二来,就是毛笔了。

    周梦臣对毛笔不能说不会用,但是毛笔本身特征,让他不可能将字写得太小。如果看过古书就会发现,古人一页纸不过两三百字而已。

    冯立陷入沉思之中,周梦臣的解法,冯立有些能看得懂,有些看不懂,但是能看出玄妙所在。

    周梦臣解了好一阵子,最后算出来606510日的大周期。

    然后最后确定公元前二百四十八年冬至为上元。

    周梦臣恍惚想起,秦始皇登基就是公元前二百四十七年,而秦历似乎是十月为岁首的,也就是说,在秦历之中,乃是秦始皇登基那一日,就是上元年。而下一个上元,乃是一九六二年。

    这两个年份,不得不让周梦臣有一些别的联想。

    随即周梦臣摇摇头,将这些胡乱猜想从大脑之中甩出去。

    冯立此刻已经草草的看过一遍周梦臣的草稿。

    周梦臣已经尽量将很多数学术语,都以这个时代的话语写出来,比如说未知数,他设定的就是天元,地元,人元,神元,鬼元等等,如果不够用,就随便找一个字,在后面坠一个元,就代表了未知数。

    不过,周梦臣用阿拉伯数字的写法,却是改变不了的。

    冯立说道:“你用的草码,却是很有意思。”

    其实中国古代数字体系之中,有一套自己的数码。而且这个草码也如同书法一样,在不同的数学家上,也有或多或少的出入。在很多人印象之中,古代是有标准字体的,其实不然,只是约定成俗而已。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异体字了。

    冯立刚刚开始不认识这些数字,但是他本身精通数学,看一会就明白了。也没有觉得什么大不了,只是当成周梦臣自己计算的时候,写的一些草码,就好像有人在解题过程之中,写了一些自己才能懂的符号。

    不过,他也发现这个草码好像比较好用。

    周梦臣束手而立,说道:“谢过冯世叔夸奖。”

    王道之也跟着冯立看了一会儿,但周梦臣所写的对他来说,犹如天书,即便是看得头昏脑涨,却一点也看不明白。只是过来问冯立说道:“冯教授,这------”

    冯立翻了一个白眼给王道之,说道:“怎么,你看?”

    王道之连忙退后说道:“学生不敢,只是周兄算对了吗?”

    冯立说道:“不知道。不过凭这一手本身,去钦天监搓搓有余了,这样吧,你这个九品官,也不要了,我写信向叔父推荐,让你进钦天监。”

    冯立这番话一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

    王道之大喜过望,毕竟周梦臣如果去了钦天监,就没有人与他抢这个位置了。

    但是县尊却有另外的想法。

    冯立之所以被重视,一方面是因为冯立乃是府县教授,官职不高,却是士林中人,交游广阔。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冯立的家世了,冯立的叔叔就是前湖广提学使。而今虽然不在位置上了,但是官场人脉还在。

    不是一个举人出身的县令可以得罪的。

    县尊一听这话,心中顿时打了个突突。

    县尊虽然不懂数学,但是懂人心。懂人情。他对冯立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冯立科举不成,只能当一个教授,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在数学之道上,却是名声在外的,一个很高傲的人。

    今日来趟这一趟浑水,就让县尊有些吃惊了。

    冯立对周梦臣的态度转变,也是被县尊看在眼里,从一开始的漠视,到最后的视如子侄。乃至而今,要推荐钦天监的官职。

    其中原因自然不是周梦臣有别的本事,就是周梦臣的数学上的造诣。

    如果说周梦臣在算学上的造诣,得到了天下人的公认,那么这个否定周梦臣算学方面的人,就成为了什么人?岂不是跳梁小丑?

    县尊一瞬间,就有了决定,说道:“果然是家学渊源,而个阴阳官,本县就托付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辜负祖上的名声。”

    此刻,县尊早已将王道之的事情抛之脑后了,毕竟王道之的五百两已经花完了。